第489章 惊骇的血巫师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你!”血巫师惊怒之下,还没来得及说话。?? ?.㈧?1㈧Z㈧W?.

    赵君宇已经遥遥掌拍来,泛着丝丝雷电之威的青光大手,纤毫毕现,带起强劲的云气波动,几乎将这片空间都压缩了!

    “破!”血巫师急念咒语,血袍如同鼓风机般,下子鼓涨起来,周身又泛起那种浓稠的黏液般的血雾,竟然堪堪将青光大手逼住,让后者时间无法落下!

    哦?有意思,赵君宇脸色冷然,单手握,爆!

    空的青光大手也随之捏,股毁天灭地的爆炸能量,从手心产生。

    轰地声,地动山摇,将这浓稠的血雾下子炸得四散飞溅。

    而血巫师则随之被炸飞出去,血光闪再次消失!

    哼,跟老子玩心眼,赵君宇声冷笑,身形闪,如影随形!

    这个血巫师根本没受伤,而是就着这爆炸的冲击波,再次施展遁法,想要逃走。

    这个半血杂种的遁法,类似于赵君宇的血影遁,虽然没有后者精妙,算不上瞬移,但是放在地球上,也绝对是惊世骇俗的身法之。

    只不过还是有迹可循。

    哪里跑!赵君宇单手点,道金色剑芒如同刺破天际的闪电般,斩向数百丈外的某处。

    嗤啦声,伴随着啊地声惨叫,血巫师从虚空遁出,条右臂已经被直接斩下!

    “小子,你欺人太甚!”

    血巫师口念念有词,顷刻间右臂就已经重新长出。

    单手翻,柄血色法杖出现在手。

    “伊利亚诅咒,之血罚!”

    随着他口咒语不断念出,顿时法杖时间血光大盛,爆出十数道近数十丈的血芒。

    带着邪恶血腥的诅咒之力,朝赵君宇四面方地穿刺而来!

    “来得好!”

    赵君宇单手指,六道金雷飞剑,分化出三十六道剑轮,如同风车般空剧烈转动,掀起片片凌厉的剑罡之气,将这十几道血芒顷刻间绞得粉碎!

    “给老子死来!”

    赵君宇指挥飞剑的同时,又是无声无息地拳打出!

    “真武十七式,穿云刺!”

    这记寸拳由他现在使出来,威力更是非同小可,拳力凝然如利箭,陡然暴涨百丈,穿过空气波纹,竟然在半息不到的时间内,下子击到血巫师面前!

    不好!血巫师刚要展开遁法的时候,穿云刺已至,猝不及防之下拼命遁出,但还是带起团血雨,右胸直接被穿云刺刺出个血洞,整个人再次被击飞!

    “你杀不死我,我是真正的不死之身!”

    血巫师半空疯狂大叫,似乎在给自己打气般。

    右胸的血洞,居然又神乎其神的复原了。

    血巫师站在高空,哈哈大笑,法杖指着赵君宇,似乎立足不败之地,信心十足。

    但此时他的心底早已掀起惊涛骇浪,恐惧地要死。

    这个华夏修士,手武技手术法,居然在同时指挥六柄飞剑的同时,还能打出如此精妙的武技,简直匪夷所思!

    现在他只求,心理上能给对方施加丝影响,好找到机会逃出去!

    如果是寻常修士,还真搞不好被他所骗,从而失去斗志,对方杀不死怎么打?

    然而……,“你们这些半血杂种,又故弄玄虚是吧?”

    赵君宇不屑地冷笑声,如果仔细看,血巫师的身影比之前虚淡了几分,身上的浓稠血雾也暗淡了不少。

    “给老子死来!”赵君宇单手点,六柄飞剑个大回环,无数道致命的金雷剑气,向血巫师绞杀过来!

    “德古拉诅咒,之永坠血牢!”

    血巫师大骇之下,拼尽全身法力,狂念咒语。

    法杖急点,顿时半空无数道血线出现,铺天盖地地朝六把飞剑缠绕过来。

    形成层层血之牢笼,将六把飞剑牢牢层层缠住。

    就像个个血色蚕蛹样。

    时间,飞剑竟然动弹不得!

    “雕虫小技!”赵君宇冷哼声,单手连点数下。

    “爆!”

    之间六个血色蚕蛹内,陡然爆出滔天耀眼的金光。

    只听见阵阵闷雷般的爆炸声传来,血色蚕蛹层层爆裂开来。

    然后终于轰的接连六声巨响,血色蚕蛹被炸成粉碎。

    六把闪着丝丝雷光的飞剑,再次化作三十六道剑轮,散着无数凌厉的剑气,向血巫师绞杀而来!

    此时,在这里高空上的战斗,终于惊动了港岛的些术法,武道高手,以及刚刚进入港岛不久的异能局人员。

    “是赵前辈!”远远地,港岛的这些高手们,现是赵君宇,纷纷大惊。

    自从上次,赵君宇灭杀欧阳元基之后,他的盖世神威,就已经深深烙印在港岛这些高手们的心里,对赵君宇是由衷的敬畏。

    尤其是最后,逐渐知道了,事件的真相,以及欧阳元基出卖祖宗的罪行后,众人对赵君宇更是敬若神明。

    “赵前辈,我来助你!”

    “还有我!”

    众港岛高手,见到和赵君宇对战的是,个头戴面具的血袍人,立刻明白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纷纷冲上来要助战。

    能和赵前辈,并肩作战,这可是无上的荣耀啊!

    “总顾问!”此时,异能局的人员也要冲上来。

    “都给我站住,老子不用你们帮忙!”赵君宇皱了皱眉,这些人实力太差,这个血巫师可是有元婴期的战力,上来不但帮不了忙,反而碍事。

    “给老子守住四周,并剿灭欧阳元基的余党!”赵君宇命令道。

    众人轰然应诺,分出部分人去围剿已经四散而逃的欧阳元基的余党。

    还有部分人守住外围,谨防漏之鱼。

    当然大部分人还是将注意力,放在赵君宇身上。

    血巫师见到敌方人员越来越多,心更是慌乱,此刻无数道金雷剑气以及绞杀而至。

    急忙狂念咒语,浑身浓稠无比的血雾再起,配合这法杖里爆出的血芒。

    拼命抵挡着剑轮剑气的攻击!

    “死吧!”赵君宇冷笑声,手指急点。

    三十六道金色剑轮,陡然间金光大盛!

    下子竟然如切豆腐般,将那充满血腥,诅咒气息的血雾下子全部绞碎。

    连同着后面的血巫师,也并绞成粉碎!半空蓬血雨洒下!

    “赢了!”远处围观的众港岛高手,已经异能局人员,纷纷出欢呼。

    然而赵君宇却皱了皱眉。

    “替死之术?”

    “老子让你跑!”

    赵君宇化作道流光,下子消失在天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