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血巫咒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老公,你怎么来了?”

    “我们过几天就回去了啊!”

    港岛龙宇集团分公司,尹冰月大的办公室内,尹冰月睁着大眼睛,不解地问道。????  .

    老公来了她虽然高兴,但也有不解。

    “爸呢?”赵君宇摸了摸尹冰月的头,问道。

    “哦,爸出去谈生意了,马上就回来。”

    “他前几天有些不舒服,休息了几天。”尹冰月说着,看到赵君宇的脸色。

    “哪里不对吗?”尹冰月顿了下,缓缓说道。

    似乎猜到了什么,最担心的事。

    赵洪胜也是炼气期修士了,怎么还会得些小风寒?

    “爸呢?赶紧叫他回来。”赵君宇沉声说道,刚要展开神识,全港搜寻赵洪胜的时候。

    感官动,父亲来了。

    “宇儿,你怎么来了。”赵洪胜爽朗地笑声从办公室外响起。

    赵君宇迎出去,只见赵洪胜,正满脸红光地走了进来。

    把拥抱住他,手臂很是有力,精神奕奕。

    “半年没见了,这几天我们忙完了,就起回天海。”

    赵洪胜笑道,林婉云在天海闭关修炼,他也想爱妻了。

    赵君宇眼光扫了下父亲全身,微微皱眉。

    虽然父亲精神状态不错,但是血气太过旺盛了些,有些不太对头。

    “父亲,你前几天不舒服?”

    “哦,只是偶感风寒,算不得什么,早好了。”

    “而且,最近感觉精力充沛了很多,修炼起来也进步蛮快的。”

    赵洪胜笑道,并要拉着赵君宇去郊外,展示他的修炼成果。

    “爸,你坐下别动。”赵君宇面容严肃下来。

    “怎么了,小宇。”赵洪胜头雾水,听言坐了下来,旁的尹冰月也是愣,哪里出问题了?

    “父亲,相信我,抱元守,平心静气。”听到赵君宇严肃的声音,赵洪胜虽然心疑惑,但是立刻照做。

    赵君宇闭上双眼,神识凝线如丝,缓缓进入赵洪胜体内。

    精准地探查赵洪胜的骨骼,血液,脏器,神经的情况。

    “是谁如此大胆,竟然敢用巫咒,害我父亲!”足足探查了半个多小时,赵君宇神识退出赵洪胜的身体,低声喝道。

    声音,含有无穷的杀意。

    港岛郊外,座不起眼的二层农家小楼里。

    “你确定,那个赵洪胜赵董,就是那个小子的亲生父亲?”

    个身着世纪血色长袍,头戴面罩的怪人,转身对着旁恭敬而立的名年男子说道。

    “我确定,我们几个人,秘密奔赴内地调查,确认这个赵洪胜就那个人的亲生父亲。”

    “也就是那个人,杀了爱德华殿下。”

    年男子低声恭敬地说道。

    这个年男子,就是当初在西湖,被赵君宇凌空抓取起来,狠狠拍在西湖湖面上好几下,被拍的骨头脏腑受了重伤的,蒋先生。

    同时,也是欧阳元基的徒弟之。

    欧阳元基被杀之后,他们残余的势力被以前的仇家,痛打落水狗,死的死逃的逃。

    只剩下蒋先生几个人在内,潜伏下来

    “那就好,了我的血巫咒,没有人能觉更没人能救得了他。”身着血色长袍的怪人,满意地点了点头。

    “血巫大人,在下有事不明,为何选这个人施法。”

    “干脆直接杀了他不就得了。”

    蒋先生不解地问道。

    “哼,你懂什么,杀了他能起到多大意义?本大人的血巫咒,结合了血族和巫族的秘法。”

    “可以将咒人,步步炼成血奴!”

    “逐渐失去神智,举动都受本大人操控。”

    “这个赵洪胜是那小子的亲生父亲,也是最有机会经常接近那小子的人之。”

    “只要控制了他父亲,总能在那小子松懈的时候,找到刺杀他的机会!”

    “而且,这个人在所有和他亲近的人之,修为最低,刚刚修炼不久,也最容易施咒和控制。”

    “我这咒术,如果施展在其他人身上,比较容易被现,到时就得不偿失了。”

    血袍人缓缓地解释道。

    “这小子,居然敢杀我族爱德华殿下,实在是罪不容诛!”

    “只不过,血骑士和血剑士很有可能也是死在此人手,可见他战力确实不凡,所以要另辟蹊径,从长计议。”

    “退万步说,即使无法直接刺杀他,我这血巫咒也能通过血缘,作用在与他有直系血亲关系的亲人身上,旦咒,这小子即使不死也要丢半条命!”

    血袍人淡淡地说道,语气里有着不可掩饰地得意。

    “血巫大人果然英明神算,如此,那小子修为再高,再能打又如何?”

    “现代社会,讲究的是智商!”

    “按照大人的计划,定能为爱德华殿下,还有我师尊报仇!”

    旁的蒋先生,眼出仇恨的目光,他们这些欧阳元基的弟子,从以往的高高在上变成人人喊打,四处躲藏,狼狈不已。

    所以比较以往天堂般的生活,对比现在的窘迫,他们是对赵君宇仇恨无比。

    “是么,只可惜你们没机会了。”

    此时,个淡淡的声音突兀地在两人耳旁响起,如果半夜惊雷,吓了两人大跳!

    “不好!”血袍人声大喝,身形闪化作道血影消失。

    几乎同时间,轰隆声巨响,整个二层小楼被道毁天灭地的巨力轰为片齑粉。

    蒋先生,以及几个在外面望风的弟子直接被拍成碎渣。

    “这是怎么回事?”

    “这小子怎么这么快就现了?”

    血袍人化作道血光,飞快地向海上遁去,同时他感受到种在赵洪胜体内的血巫咒,已经被完全拔除。

    不禁暗暗心惊,急忙催动法力飞窜。

    “给老子滚下来!”身后远处,股直射日月的,浩瀚拳力击破音障,瞬息而至!

    死亡的气息,迫在眉睫!

    血袍人声大喝,嘴里念出古怪的咒语,浑身爆出阵浓稠如黏液般的血雾。

    拳力击在这团血雾上,竟然大半拳力被直接卸掉,但饶是如此,血袍人还是被剩余的拳力击飞。

    在数百米开外高空站定,回过头,惊骇地望着远方负手踏空而来的赵君宇。

    “你,你怎么会解除血咒术。”

    “这可是上古秘术,你怎么可能知道。”

    血袍人涩声问道。

    噗,赵君宇哑然失笑。

    雕虫小技而已,而且还只是个四不像的血巫咒术。

    老子当年碰到的血族和巫族的法师,可比你强多了。

    赵君宇冷笑声,上下打量了下血袍人,皱了皱眉。

    “幽灵血族,血巫师萨曼见过阁下。”

    血袍人见无路可逃,微微躬身施礼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这是你的遗言,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赵君宇冷冷说道。

    “阁下法力高深,本人很是佩服。”

    “但是,阁下毕竟也不是个人,也有自己庞大的家族,还有亲人。”

    “你能护住你父亲个人,但能随时护住所有人吗?”

    血巫师萨曼缓缓说道,语含威胁。

    “而我幽灵血族,根基千年,族人众多,你与我们为敌,实在不明智,不如……”

    “哔哔尼玛个头,老子把你们这群半血杂种,全部杀光不就得了?”

    个不耐烦的声音,直接将他打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