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老老实实地跪着!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这又是哪个叼毛?赵君宇眉头皱,眼睛向外扫。?  ㈧.??1?Z㈠W㈧.㈠

    只见个身着长衫,面色青白,眼睛狭长的二十余岁青年,将长袍甩极为装逼地,踏着方步走了进来。

    这叼毛以为自己是黄飞鸿呢!

    赵君宇皱了皱眉,打量了下这个青年。

    青年身后还跟着名黑衣老者,悄无声息地站在阴影里。

    “不知阁下,师承何方?”

    “或是来自哪个家族?”赵君宇打量青年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他。

    青年就是方玉恒了,他在号包厢久等关二虎不回来,然后听到这里动静巨大,终于坐不住了。

    方玉恒毕竟是百年古武大家族,方家的嫡系,他飞快将赵君宇的面目和为数不多的那几个能和方家匹敌的,门派和家族,里面的嫡系弟子对比了下。

    觉没有相符的,于是渐渐放下心来,应该是个散修吧。

    果然,“老子没门派,也不是什么家族的。”赵君宇皱眉道,如果说是圣域里散修联盟的盟主,说出来这小子也未必知道什么是散修联盟。

    “哼,本人秦川方家,方玉恒。”听到赵君宇没有师承,家族的背景,方玉恒彻底放松下来,脸上恢复倨傲的神色,大马金刀地竟然在沙上坐了下来。

    “秦川方家?”赵君宇和安若兰双双愣,对视眼,脸上露出怪异的神色。

    然而方玉恒却会错了意,认为对方这两人是听到方家的名头,开始怕了。

    他眼珠子在安若兰身上转,顿时露出惊艳的神色,带上丝贪婪。

    此时,骨头断了好几根的关二虎,爬着过来抱住方玉恒的腿哭叫道:“方少,你可要为我做主,我可是为你……来出气的。”

    关二虎本来说是为你来抓女人,临到口反应过来,改成出气。

    “阁下,你这么毒打我的人,这事怎么说。”方玉恒皱眉扫了下,地上横七竖躺着的黑西装,还有骨头断了好几根的关二虎,冷冷说道。

    这些人对他来说算个p,只不过刚刚报出了方家的名字,这事就不能这么算了,方家要脸!

    此时,旁的黑衣老者观察了下安若兰,露出惊奇的神色,上前对方玉恒耳语了番。

    “原来是个筑基初期的修士,难怪这么嚣张。”

    “只是,你们知道惹上的是谁吗?小小个筑基初期,就敢在秦川地界嚣张?”

    方玉恒略带惊异的开始正视安若兰,心里暗暗盘算,旁边的这吊儿郎当的男的,虽然时看不出修为,但看样子修为不会太高。

    他自忖自己是地级期的武者,已经相当于修士的筑基期,而身后的雷伯,更是地级后期武者距离突破天级宗师,步之遥。

    根本无惧面前这两人。

    “你这叼毛算个鸟,趁早滚边去!”

    “别惹的老子火,到时谁也救不了你个兔崽子。”

    赵君宇冷笑声,毫不客气地说道,如果不是看在这是方雨琴族人的面子上,早就顺手杀了。

    “大胆,哪里来的狗东西,竟然敢辱骂我们少爷……”

    旁的黑衣老者听到赵君宇爆粗,顿时厉声大喝,浑身气势轰然爆。

    脚将地下的大理石地面跺得四分五裂!

    在众人的惊叫声,黑衣老者扬起凌厉的爪就向赵君宇抓来!

    这可是你自己找死,赵君宇声冷笑,看都没看黑衣老者下,抬起右手就是这么扫!

    赵君宇随意抬起右手的时候,黑衣老者已经惊骇地睁大眼睛,急忙想收爪飞退。

    但是已经完全来不及,股毁天灭地的劲气横冲直撞而来,下子将黑衣老者当众扫飞出去,半空猛喷大口的鲜血!

    蓬地声撞在墙上,将坚硬的墙壁撞出个大洞,胸口声声凹陷下去。

    “你……,少爷快……跑……”黑衣老者嘶哑的声音混着鲜血涌出,头猛然垂下,气绝而亡!

    啊!包厢内的众男女终于个个吓得瘫软在地。

    短短会儿出了两条人命,终于让他们所有人都崩溃了。

    “你……到底是何人。”

    “竟然敢杀我们方家的人!”

    “没听说过秦川方家的名头?”就是再傻,再嚣张,方玉恒此时也已经看出,面前这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才是个恐怖的巨兽!

    能随手将地级后期的雷伯打死,那么这个人至少也是天级宗师,甚至很有可能是天级期以上!

    想到这,方玉恒浑身冷汗直冒。

    只能拿方家的名头来吓唬吓唬对方。

    “我们方家,高手无数,族长方长庚更是天级后期大宗师,威震四海,你不要自误!”

    方玉恒看着步步朝他走过来的赵君宇,亡魂大冒,往后步步后退。

    “方……方长庚?方大师?”

    后面的众男女,有人突然想起什么,惊声大叫。

    “怎么,你知道这个方长庚?”旁有人奇怪道。

    他们都是普通人,没听说过什么秦川方家,之前听得头雾水。

    “我听说过,这个方长庚,方大师可是传说,飞天遁地,无坚不摧的神话般的存在啊。”

    “秦川这带,所有的顶天了的大人物,说到方大师都是毕恭毕敬!”先前惊叫的那个人向四周解释道。

    “难怪了……。”

    众人纷纷看向赵君宇,这个非常凶悍的神棍,能比得上方大师吗?

    “方长庚?老子倒是认识!”

    赵君宇冷笑声,把将方玉恒凭空摄取了过来,照脸就是啪啪啪几个耳光。

    直抽得对方牙齿掉了好几颗,满嘴流血。

    “给老子跪下!”随后赵君宇脚将方玉恒踹在地上,命令他跪着。

    方玉恒只觉得浑身修为被禁锢,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再也不敢嚣张,身子直抖地跪着。

    “你说说你来这娱乐场所干嘛的?老实点,如果敢说谎,老子再抽你!”赵君宇冷然道。

    方玉恒早已经吓得心胆俱裂,老老实实交代了来娱乐会所的起因。

    “我靠,原来你小子是专门来玩女人的啊!”赵君宇愣。

    “没想到,堂堂百年古武家族,竟然出了你这么个好色之徒,我真是替雨琴害燥!”边的安若兰面露鄙夷。

    咳咳,赵君宇突然莫名有些不自然,干咳了几声。

    “那个,既然你也算雨琴的族人,老子就替雨琴管教管教你!”

    “来,给你个机会,给方长庚打电话来领你回去。”

    “就说赵君宇,在乐豪等他!”

    “他来之前,你给老子老老实实地跪着!”

    赵君宇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