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蹊跷车祸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而另边,张帆被掐住脖子提起,只觉得大脑片空白,手脚拼命舞动,嘴里出赫赫的声音。???? ?.1ZW.

    他拼命将眼珠子转向王秘书,出求援的信号。

    然而此时,啪!赵君宇已经巴掌抽了上去。

    顿时,张帆几颗牙齿连带着血沫飞出。

    喉咙里刚出惨叫的时候,赵君宇反手又是巴掌,再带出几颗牙齿,张帆的脸已经肿成猪头。

    “嘶……这小伙谁啊。”

    “当着王秘书的面还敢动手打人,把人牙齿都打掉了。”

    “就是天海那几个有名的大少,也不敢这么嚣张啊。”

    远处的众人见到赵君宇丝毫没有顾忌地重重抽着张帆的耳光,不由个个震惊不已。

    “赵先生,消消气。”

    “哎,他是市里的客人,别把人打死了。”王秘书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时不知道怎么办,只能低声请求。

    “老公,算了别打了,犯不着啊。”方雨琴看到张帆满脸是血,有些不忍,拉住赵君宇。

    哼,赵君宇冷哼声,啪地声将张帆死狗样扔在地上。

    “这是最后次,老子警告你,下次再犯贱。”

    “老子把你狗头拧下来当夜壶!”

    说完,赵君宇也不跟王秘书打招呼,拉着方雨琴大摇大摆地开车离去。

    “这位这么叼。”

    “不知是何来历啊!”远处围观的众人窃窃私语,对赵君宇的身份很是好奇。

    “王秘书,你就这么放他走了?”

    “这是个亡命凶犯!”

    “你纵容凶犯,我要去市里告你,当然还有那小子,我定要告到底!”

    当王秘书等人扶起满脸是血的张帆时,后者从惊魂未定缓过来,张着漏风的嘴,嘶叫道。

    “蠢货,你知道你惹到是谁吗?”

    “能留下条命已经算你走运了,你去告吧,随你告告到燕京枢都没用。”

    “不过,我劝你别这样做,下次可谁也救不了你。”

    王秘书瞥了眼嘴角流血的张帆,冷冷地说道,说完也不理张帆,自顾自的率人离去。

    只留下脸肿成猪头,呆若木鸡的张帆,此人到底是谁,为何连王秘书都副见了煞神的模样?

    ……

    “老于,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赵君宇来到洪宝镇酒厂,视察了番龙宇酒业的情况,很是满意。

    虽然这段时间,赵洪胜远赴港岛处理何家产业,但是于涛不愧也是经商方面的人才,天天吃住在厂子里,将龙宇酒业打理得井井有条。

    紫霖酒已经占到全国销售第二名的位置,而且销路逐渐向国外拓展,在南韩,RB,东南亚都颇受欢迎。

    其他低档的酒类,同样销售喜人,尤其是价格百元左右的药酒,不仅口感够辣有劲,更有舒筋活血,增强气力的作用,颇受好酒男士的欢迎。

    光是这个酒业,每个月源源不断的财富就够惊人。

    “宇哥,瞧你说的,咱们是哥们。”

    “给你白干都没问题,更何况,你给我们的待遇那么丰厚,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说到最后,于涛都有些哽咽。

    赵君宇给他个月五万的基本工资,再加上奖金,过节红包,销售提成,他年的收入已经过百万,早就改善了家老小的生活。

    更别说,赵君宇还替他母亲治好了病。

    还有,通过种植紫霖果,他也带动了村里的富裕,他父亲于和成也因此当上了石鼓村的村长。

    “就像你说的,咱们是哥们,这点小事算什么。”赵君宇也有些感慨。

    自己迟早要离开地球,到时会把龙宇酒业的半股份,留给好友。

    和于涛狂喝了通之后,清醒无比的赵君宇将大醉的好友安顿好,开车返回天海市区。

    此时,已经是傍晚,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刚转出镇子公路的路口,准备上高的时候,突然前方传来阵急刹车轮胎在路上剧烈摩擦的声音,伴随着阵阵惊叫,只听见前方人群阵嘈杂,前方的车流都停了下来,许多人都走出驾驶室观望,却见个老态龙钟,身着农民衣服的老头子,流露无比痛苦之色,右腿整个半条腿被压在辆厢式货车底下。

    而货车的驾驶员,却接着夜幕的掩护,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靠,撞人了!”

    “在这种村道上,开车就是要小心啊!”

    “是啊,行人和机动车几乎都走到起去了,哎!”

    “幸亏都等着上高,度不快,这老人应该是不小心被卷到车底的。”

    此时,从后面的车流上,下来了不少人过来围观。

    而老人出痛苦的呻吟,“快,快救我!”

    “司机呢?我靠,跑了?”

    “草,太特么没道德!”

    “谁上去,把车子动下啊。”

    几个人有的已经打电话报警,但更多的是商量怎么办,你推我我推你,上去动车子。

    但没有谁真的上去动车子如果弄不好,把老头再压出个好歹来,谁也说不清。

    而赵君宇此刻也慢悠悠地下车,走了过来,瞥了眼这个被压的老农夫皱了皱眉。

    而此时,从旁辆豪华轿车上,下来个身着紫衣,长得很是标致的美女。

    “群男人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这车抬开把人先救出来再说啊。”

    “前方堵车,等警察和救护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呢!”

    紫衣美女朝着几个男人大声说道。

    美女话了,几个男人也立刻上来尝试搬开这辆厢式货车,但是他们使出吃奶的力气,厢式货车都纹丝不动。

    “再来几个男的啊,喂,你站在那干嘛,看风景啊!”紫衣美女转头见到,后面的赵君宇正双手抱胸,似乎事不关己的模样,不由陡然升起股怒火。

    “你还算什么男人,为什么不过来帮忙抬车?”紫衣美女看赵君宇那漠然的态度,左看右看都不顺眼,怒喝道。

    “关老子p事。”赵君宇对这紫衣美女颐气指使的态度很是不满,也不叼她,两眼望天。

    “你这人,衣冠楚楚,心底丑恶!”

    紫衣美女家庭条件很好,从小被保护的很好,此刻心正义感爆棚,越厌恶赵君宇的冷漠。

    “让我帮忙抬车是吧,好啊!”赵君宇淡笑声,慢慢走了过来。

    没有人注意到,被压在车轮下还在呻吟的老头,眼里流露出丝喜色,随即闪而没。

    “你动作快点,没看到老人家已经被压得快死了吗?”紫衣美女看到赵君宇慢腾腾的样子,心头火起。

    “都让开,别在这碍事。”赵君宇走到车后,手抡,正在抬车的众人不由自主地被推了出去。

    “怎么,这是要个人抬车不成?”紫衣美女包括众人纷纷愣,这家伙疯了?

    只见赵君宇居然单手下子将整个货车提了起来!哇哦,就在众人的惊叫和目瞪口呆。

    赵君宇下秒又做了个让人震惊的举动,举着货车狠狠朝地上的老头砸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