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又犯贱是不?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老公,人家真的和那个张帆没什么关系吗!”阿斯顿马丁限量版跑车上,赵君宇半天沉默不语,早已忐忑不已的方雨琴,实在忍受不住这气氛,娇嗔道。??? ? ≠.≤≥1≤Z≤W≥.≤

    “真的只是学校师兄的关系,当时相处的也比较愉快,但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而且他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也早就不是路人了,未来也不会有交集。”方雨琴性格火辣,嘎嘣脆的连串解释。

    哦,赵君宇回过神,他其实根本没把那口口声声把上亿美元身家挂嘴边的叼毛放心上,只是在考虑别的事,听到方雨琴急切的解释,不禁哑然失笑。

    但赵君宇心里泛起捉狭的心思,故意板着脸不说话。

    车内气氛僵硬起来,方雨琴美目泛上委屈的泪花,看向窗外,不会掉下泪来。

    “哈哈,雨琴老婆,我是故意逗你的。”

    “我相信你,再说本座的魅力怎是那个叼毛可以比。”

    看到方雨琴掉泪,赵君宇急忙手操控方向盘,手将她搂入怀,轻声安慰。

    “你好坏,就知道逗人家。”

    方雨琴反应过来,破涕为笑。

    “哎,你别……好好开车。”此时赵君宇的大手不老实地从她领口伸了进去,在雪白的玉丘上揉捏,方雨琴全身如遭电击,浑身软,哀求赵君宇道。

    “好啦,我们去西尔顿吃饭。”直到占够了便宜,赵君宇才收回时,笑道。

    “你的手,怎么像带电样。”方雨琴玉脸通红,好容易提起丝气力整理下裙摆。

    ……

    “什么,张总你在警察局门口被无故打了,没有人管?”电话里那头个声音窒,冷了下来。

    “是的,王秘书,就是这么不可思议,朗朗乾坤,这等凶徒出手伤人。”

    “不禁打伤我,并将我的人打成骨折,躺倒医院里。”

    “却根本没人管,警察支支吾吾互相推诿。”

    “朗朗乾坤,竟然纵容恶徒行凶,让我很怀疑天海的治安,是否需要重新考虑在天海投资的事!”已经换了套衣服的张帆,头上还散着垃圾的臭味,对着电话怒不可遏的说道。

    如果电话那头不是市府负责与外商接洽的王秘书,他早就破口大骂了。

    “张总,请您稍稍平息下怒气,这事我亲自来处理!”

    另头的王秘书,心也是大骂,天海市外商推介会就要在市政府举行了,现在贵宾居然在警察局门口被人打了,此事如果处理不好,定然会掀起不小的风波,整个推介会搞砸了也说不定,当下心大急,放下手头的事就急忙赶来。

    “王秘书,他现在在西尔顿饭店吃饭,等会你带人直接去那里就行!”

    “哼,我倒要看看你是何等人物!”

    “看我怎么收拾你!”张帆当年也是警校的佼佼者,当下紧咬牙关,左手扶住右手手腕这么推合,咔嚓声,脱臼的手腕立刻归位,不过剧痛还是让他疼得脸色白,心的愤恨更甚。

    他刚才派自己的司机跟着赵君宇,司机看到对方进了西尔顿酒店后通知了他,按捺不住愤恨的张帆立刻拨通了直与自己关系良好的王秘书的电话。

    但是张帆被自己的自负,还有怒气冲昏了头,也不想想开阿斯顿马丁限量版跑车的,能是普通人吗?

    半个多小时后,赵君宇领着方雨琴,慢悠悠地从西尔顿饭店走了出来。

    “张帆,怎么又是你?”方雨琴见到站在门口,正怒目瞪着他俩的张帆,不禁皱眉道。

    “雨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猪油蒙了心,和这种小流氓在起。”

    “但是此人出手伤人,我绝不会放过他!”张帆瞪着叼都不叼他的赵君宇,怒气冲冲地说道。

    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身体往后退了好几步,保持个自以为的安全距离,见到此人随手将自己两个格斗高手的保镖踢飞后,他深知不是赵君宇的对手。

    “你这叼毛没完了,是吧,还找抽?”赵君宇狞笑着活动下手腕就要上前。

    “张帆,这是我最后念着同校情谊警告你,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你如果识趣最好现在掉头就走,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方雨琴拼命拉住赵君宇,朝着张帆冷然说道。

    见到方雨琴如此态度,张帆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他根本不会想到其实方雨琴是真的为他好,相反心怒如狂。

    “好好,你们这对狗男女……”

    “踏马的,我看你真是找抽了。”赵君宇把挣开方雨琴,刚要动手。

    卡啦!不远处传来轮胎的摩擦声,几辆警车急刹停了下来。

    从车上下来个质彬彬穿着西装的年人,领着几个警察从侧面急匆匆走了过来。

    “张总,伤人嫌犯在哪?”

    “你放心,我们市府定会给你个公道!”年人正是王秘书,脸色严肃地走了过来。

    招商推介会在即,定不能出岔子!

    “就是他!”

    “王秘书,就是他,无理动手打人,你可以调取监控,切明明白白!”

    “必须将此人抓起来!”

    张帆指着赵君宇叫道。

    而此时,西尔顿饭店门口,见到警察出现,已经不少人将注意力投送过来。

    在西尔顿饭店出没的,不少是当地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些人认得市府的王秘书。

    “怎么王秘书亲自带人来了。”

    “满脸怒气冲冲,看样子事情挺严重的啊。”

    众人议论纷纷。

    此时,张帆也早从愤怒回过味来,这狂妄的小子开着跑车,来西尔顿饭店吃饭,估计家里也有不小的势力,但自己这口气实在难以下咽。

    虽然这小子很可能前脚被抓进去,后脚就被放出来,但自己这个面子不能丢,好歹出了口气不是。

    “就是你,公然在公众场合伤人?”王秘书板着脸,看向边直双手插兜,侧头望向远方似乎在看风景的赵君宇。

    “小子,你不是狂吗,不是能打吗?怎么现在不狂了?”张帆指着赵君宇狂笑。

    “又犯贱是不?”

    赵君宇声冷笑,将头慢慢转了过来,看也没看王秘书眼,右手闪电般伸出,下子掐住张帆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你……是赵……赵先生?”王秘书揉了揉眼,仔细辨认了下,个面容慢慢浮现在脑海里。

    他虽然没亲眼见过赵君宇,但是天海市高层里,几乎是人人皆知。

    那叼炸天的事迹,早已传遍天海市府高层。

    自己曾不止次翻看赵君宇的照片,记住容貌,提醒自己万见到这位,可得悠着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