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咒杀!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声冷笑,单手翻,滴似乎仍然跳跃的血珠浮现在他掌。?? .

    正是当时,权昌名在与千代美子交手时,留下的滴精血。

    “去!”赵君宇将这滴似乎仍在跳动的血珠,指弹向半空,血珠悬浮在半空之,散着诡异的形象。

    “爆!”赵君宇微闭双目,口念念有词,单手急掐法诀之后点,顿时血珠突然在空爆开,幻化成无数道比头丝还细的血线,漂浮在空,端的是十分诡异。

    这是……李玄风目瞪口呆,心泛起不妙的预感。

    “精血为引,咒杀血亲!”

    赵君宇冷笑声,双手张,顿时那无数道比头丝还细的血线,朝空四面方唰地下,蔓延而去!

    “伤我雪儿,就是天涯海角,也要灭他满门!”

    赵君宇面色冷厉,强的精神力汇聚而成的咒杀之力,顺着血线蔓延到空的另端。

    不!李玄风厉声大叫。

    汉城,市心座高级写字楼里,个身份显赫的年巨贾,正在召集手下开着董事会,他的集团位列南韩几大新晋财阀之,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

    年巨贾端坐在长桌头,就像个国家元样,微闭双目,敲击着桌面,听着手下人小心翼翼地汇报业绩。

    正当他清了清嗓子,准备号施令的时候,突然只觉得心脏微微麻,随后大脑失去知觉,生机迅消逝。

    根比头丝还细的血线,从他心脏内,唰地收回,甚至没有滴鲜血被带出。

    年巨贾的眼神逐渐失去神采,头缓缓低下。

    下属们面面相觑,睡着了?“董事长?”个下属轻轻叫了声,见好半天没有反应上去查看,才出惊惶至极的大叫!

    同时间,南韩釜山,个隐蔽的豪华会所里,个长相英俊,面带轻佻之色的时髦青年,正搂着两个极品嫩模在喝酒调笑。

    “哎,我的大少爷。”

    “你怎么这么久才来会所啊。”两个浓妆艳抹的嫩模看就是整容货,大腿在青年身上轻蹭,娇滴滴地说道。

    “还不是家族里那些食古不化的老家伙看得紧,我这是好容易才溜出来的。”

    时髦青年调笑着,上下其手,突然间他身子剧震手脚颤抖,口吐出白沫,只是片刻头就向旁歪。

    “啊!大少爷,怎么了?”

    “犯心脏病了?”两个嫩模尖声大叫。

    几乎同时间,相似的幕生在南韩各个角落。

    凡是和权昌名有血亲关系的三代老青,要么在公司大楼,要么在豪华别墅,要么在戒备森严的部队里,个个心脏被根比头丝还细的血线刺穿,死于非命。

    外表都像犯了心脏病的模样。

    合气道山门所在地,赵君宇踏空而立,面色冷厉,双手十指连弹。

    隔空操控着这无数条细细的血线。

    他面色有些白,毕竟只靠滴精血,实行这个血脉咒杀之术,颇耗费精神力。

    以赵君宇元婴期之能,也只能笼罩南韩全境,如果权昌名在国外还有血亲,那就算他们走运了。

    短短十几分钟内,就像弹棉花样,赵君宇就灭杀了权昌名的血亲足足四十余名,

    这些人非富即贵,很多都是在南韩军界,商界甚至娱乐界了不得的人物。

    “你们这个权昌名,看来来头不小啊!”

    刚才生的幕幕,出现在虚空影像,李玄风如同见了鬼样,指着赵君宇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你怎么会巫术,是巫师?”

    巫术?老子这是正大光明的道门功法好不好。

    “你……你这个疯子,你知道你杀的这些人是什么身份吗?”李玄风目呲欲裂。

    赵君宇微微冷笑,不理这个垂死的老头,神识全面覆盖这片天地。

    每杀个血亲,权昌名必有感应,不出来我就接着杀,杀光为止!

    赵君宇面色冷厉,看你还躲得住么!

    果然据此两百里之外的地底深处,赵君宇感应到了丝若有若无细微的波动,正是权昌名的气息,原来你躲在那!

    赵君宇冷笑声,你跑不了!

    “你不能杀他!”李玄风拼尽全力扑了过来。

    “昌名是高丽王族后裔,你这个华夏小儿,怎么敢冒犯王族!”李玄风嘶声叫道。

    “去尼玛的吧,什么狗屁王族,老子杀的就是皇室,王族!”赵君宇脚将李玄风踢飞,正要飞纵而起的时候。

    远处天际,突然大片足有千余名南韩武者,术士汹涌而来!

    “李前辈莫慌,我等助你,灭杀此獠!”

    “华夏小儿,在我大韩民国,休得猖狂!”

    两千名来自南韩各大武道,术法门派的武者,术士,出震天的怒吼,掩杀而至。

    时间,漫天的拳风,剑气,刀浪,夹杂着各种火球,雷电,冰龙,巨石术法齐出,足足两千道凌厉的攻击,朝赵君宇汹涌袭来,声势惊人!

    其足有近百名天级武者,和金丹修士!

    嗯……赵君宇微感讶异,不得不说,南韩下从国民,上到各大门派,基本都十分团结,致对外。

    收到第大武道门派合气道被华夏武者攻破山门的消息后,加上李玄风在南韩武道界德高望重,许多宗门武者,术士自来援。

    南韩武道,术法界,几乎精英尽出,全力攻击赵君宇人!

    不过很可惜,他们根本没搞清楚,来人是谁,就冲来救援。

    是自寻死路。

    “找死!”赵君宇双脚蹬,整个人如火箭般窜起,浑身真元爆,使出十成法力,手金色大剑,如同车轮般唰唰唰连砍十数剑,爆出十数道璀璨暴虐的百丈剑芒,接连劈下,和漫天的两千道武技,术法狠狠撞击在起。

    轰隆隆地动山摇,时间,几乎是世界末日来临!

    震天的巨响之后,两千名武者术士,下子被劈飞近半,漫天血雨四溅,伴随着内脏残肢,犹如人间地狱。

    元婴期修士之威,不是靠人数多可以阻挡!

    “老子要杀的人。”

    “就是你南韩全国人来挡,也挡不住!”

    赵君宇面色冷厉,单手急点,六柄金雷飞剑齐齐飞出,幻化成三十六道分光剑影,剧烈旋转起来,如同道道致命的剑轮。

    下子杀进南韩武者,术士大军,如同割韭菜般,轻松收割着所有人的生命!

    漫天血雨伴随着惨叫声此起彼伏,这仗,南韩武道,术法界必遭灭顶之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