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血族现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此时,外面大厅里,人群早已做鸟兽散。?? ? ≥.≠≈1≤Z≈W≤.≠

    “华夏人,竟然敢对高贵的本爵,不敬。”

    “找死!”

    团黑影从刚才撞破的大洞里,闪电般冲了进来。

    正是刚刚被从这个洞里打出去的爱德华,但此刻他已经变了个模样,披头散满面灰尘,双目猩红。

    他自诩身份高贵,怎么能忍受来自东方华夏人的羞辱,哪怕这个华夏人,看上去很强!

    爱德华双臂震,泛起阵肃杀的血色真元,朝着赵君宇轰然击来。

    血色真元化作**锋利的气刃,将面前所有的切桌椅物什,全部切割成碎片,几乎是眨眼间就已经击到赵君宇身前!

    啊!已经躲到角落里的袁紫桐捂眼尖叫,脑海里已经预见到赵君宇被切割成碎片的血腥景象!

    蓬地声闷响,伴随着稀里哗啦桌椅碗筷碎裂声,不断响起,袁紫桐从手指缝里偷偷将眼睛睁开条线,只见宽敞的包间内,现在已经是片狼藉,漫天烟尘,砖瓦掉落。

    赵君宇好端端地站在那里,身上没有落下片灰尘,但是爱德华人呢?

    袁紫桐太远看,包间的天花板被打出个大洞。

    大洞直斜上方破到二楼,三楼,从三楼的外墙延伸到外面空!

    爱德华竟然又被招打飞,直打上天!

    哼,赵君宇声冷哼,双脚蹬,如火箭般从破洞里窜上天!

    此刻,外面的街上,早已经是片哗然。

    所有人都呆愣楞地仰起头,努力看向高空,但根本看不清生了什么,只见两道模糊的声音如履平地般踏空而立。

    “我的妈呀,这两人是神仙吗?”

    “怎么都能飞?”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众民众胆战心惊。

    “你到底是谁。”

    “有何目的?”

    爱德华已经恢复平静,面色冷厉,双眼泛起片片血雾。

    “老子早告诉过你,老子只想吃个饭拍屁股走入。”

    “你这叼毛咋这么贱呢,非得找抽。”

    赵君宇淡淡地冷笑道,心里泛起若有若无的杀意。

    从开始,这个爱德华进来,打量他的时候,赵君宇就已经感觉到这人对自己不怀好意。

    所以么,抽他没有任何心里负担,对本帝不怀好意的,般来说都是死人了。

    “哈哈,华夏人,我承认你很强。”

    “是华夏的异能者吧?”

    “但是,你知道本爵是谁吗?你惹到我族,会有什么下场你知道吗?”

    爱德华字句地说道,面色狰狞,猩红的双眼出残忍的目光,整个脸色更为苍白。

    “哔哔尼玛个头,给我死来!”

    赵君宇单手随意指,顿时道惊天的锐利剑气,眨眼间破空而至,将爱德华身体下子射出个血洞,蓬地声,后者化作团血雾,烟消云散。

    结束了么?地下的人们远远看见其个身影,突然爆裂分崩离析,不禁出齐齐惊呼。

    然而赵君宇站着没动,负手看向左边三十米开外,个血色身影再次凭空出现。

    转眼凝聚成爱德华的模样。

    “哈哈,华夏人你拳脚再强大又如何。”

    “本爵是不死之身!”

    “是不是很绝望很无力?”

    爱德华色厉内荏地狂笑着,但其实心里早已是惊涛骇浪。

    这是从哪冒出的华夏异能者,出手之间自己根本无法躲开!

    而此刻,在地面上围观的人群,看见刚刚那被打爆的身影,再次凝聚,吓得全部张口结舌。

    “我没看错吧,复活了?”

    “妈呀,真是见鬼了,大白天见鬼!”

    “看什么看,别看了,都散了!”

    “此地封锁,清场,所有人立刻离开!”

    只是会工夫,大批警察还有身着山装的异能局人员,就已经赶来,将围观群众驱离,此地封锁起来。

    “是哪两位异能者在相斗,赶紧去查。”

    位负责人,看见高空两道人影,心暗暗心惊。

    “个半血族,杂种而已,也敢称不死之身?”

    “你复活多少次,老子就杀你多少次!”

    赵君宇声冷哼,原地十指连弹,股股凌厉的指剑气,火球,巨石,冰锥快打出,如同机关炮连,各种术法,武技不简单的连击出!

    “什么,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本爵的身份!”爱德华满脸惊骇,出不可思议的尖叫,双眼猩红,浑身泛起浓浓的血雾,双手打出道道锐利的血芒,拼命抵挡赵君宇的攻击。

    “想知道,下冥界去问你们那老祖宗!”赵君宇声冷笑,十指轻弹,毫不费力地次次将爱德华打爆,后者再凝聚,转眼又被打爆。

    “不!”再被打爆次后,爱德华重新凝聚的身影已经略显虚淡,他心胆俱裂,再无侥幸心理,双白皙修长的手突然暴涨变成骷髅手臂般打出阵滔天血雾,遮蔽这片天空,同时他本人化作道血影,唰地声眨眼间下子就向远方遁出十几里!

    哪里跑,赵君宇出冷笑,身影同样闪消失,化作道流光。

    呼……下方的异能局人员和警察,齐齐松了口气,还好没造成大的破坏。

    “华夏人,你我本无仇怨,何必苦苦相逼!”

    数十里外的郊外,爱德华心胆俱裂,看着在后面不紧不慢吊着的赵君宇,惊叫道。

    “没仇没怨?这世确实和你族没啥仇怨。”赵君宇淡淡说道。

    嗯?什么意思,什么这世。爱德华头雾水。

    “不过,老子看你这叼毛不顺眼,就是想杀你,咋地吧!”

    赵君宇声长啸,双指并往下挥,顿时半空划出道耀眼的金线。

    爱德华拼命出道道充满黑暗之意的诅咒血芒,但是就被这道金线如同切豆腐般,下子切开,整个身子直直被劈成两半,分成两道血影,但已经暗淡了很多。

    待得这两道血影想再次融合在起的时候,“锁!”赵君宇两手大张。

    顿时,两道血影半空定住不动。

    “不可能,这是什么法术!”

    “没有法术能定住我们幽灵血族!”血影里的爱德华意识,疯狂大叫。

    但是下秒,“给我爆!”赵君宇面色冷厉,双手合。

    蓬地声,两道血影直接被凭空压爆蒸,化作片虚无,点气息都没逃逸出去。

    几乎是与此同时,距此数千公里外的奥地利,所荒废的古堡上空,阵血雾突然泛起,并剧烈波动起来。

    个嘶哑带着愤怒的声音突然暴喝道:“是谁,是谁杀了我孙子!”

    “本爵要抽干你全身鲜血,剥皮抽筋永不生!”

    “准备承受血族的怒火吧!”

    ……

    袁紫桐,满脸惊骇地抱着双臂从酒店里走出,木然地走向地下停车场。

    今天生的切,早已出了她的认知,吓得她魂不附体。

    拉开车门坐进车里,老半天回不过劲来,直呆呆坐着。

    “怎么还不开车?”

    后座上,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