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西门婉的心思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进来吧。??  ≥.≈1ZW.”

    听见屋内,个淡淡的声音响起,西门婉娇躯抖,咬了咬下唇迈开**走了进去。

    再次见到这个几乎灭了她全族的梦魇般的男人,西门婉仍然忍不住腿软。

    男人泡在浴桶里,背对着她,赤着的后背,古铜色的肌肤,紧实且刀削般的流线肌肉,显示着这是个身体强壮,精力充沛的男人。

    想起前几天,曾经被这男人从后面贴身顶住,并被肆意羞辱,西门婉只觉得全身软。

    这个恶魔舒服地泡在浴桶里,后背空门大开,似乎毫无防备。

    步两步三步,距离他越来越近,只有十几米,如果此时突然出几记掌刀,应该可以轻易斩断这个恶魔的脖颈!

    西门婉的内心,突然升起这个念头,让她全身的热血下子涌上大脑。

    杀了他,动手吧!内心个强烈的声音在疯狂的呼喊。

    只要杀了他,那么父亲,弟弟以及全族的大仇都能报,剩余的族人也能马上脱离奴仆生涯。

    但同时另外脑海又响起另外个声音,“不可能,你杀不了他的。”

    “他是魔神,放弃吧,你根本不可能杀得了他。”

    “你如果动手,你和剩余的族人,会立刻灰飞烟灭永坠轮回!”

    西门婉的内心同时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在争吵,吵得越来越大。

    剩下的短短十几米,对她来说,几乎如漫漫长路!

    不,我不可能杀得了他!他已经是西门家的主人!我只是他的奴仆!

    最终第二种声音占据了全部脑海,西门婉单手捂住脸,边走边无声的哭泣。

    她的意志,内心,理智已经无条件向这个男人投降。

    赵君宇虽然背对着这个女人,悠然自得地泡在浴桶里,但是西门婉的举动,包括内心的波动,都丝毫不差的呈现在他的感官里。

    因为他割取了西门婉的丝精魂,对她的心理活动,了如指掌。

    哼,赵君宇根本毫不担心,

    不用说她的精魂在他手上,心念动即可灭杀。

    就说她只要动手叛主,天道瞬间就能将她抹去,根本不需自己动手。

    所以现在哪怕赵君宇是重伤在身,背后空门大开,也丝毫不担心。

    更何况西门婉修为已经掉落到金丹后期。

    但是到最后,感受到西门婉的崩溃情绪,和对自己的复杂情感,赵君宇反而有点讶异了。

    “主人,请过目。”西门婉来到赵君宇身后,强自平复心情,递上本厚厚的账册。

    嗯,赵君宇淡淡点头,接过账册开始翻看起来。

    这个西门世家,作为圣域的千年大世家,果然非同小可。

    光是各种属性的百年份灵药,灵草,就有三百多株。

    光是账面上流动的资产,换算成下品灵石,就有十万枚之多,这还不包括圣域各处的固定资产。

    各色法器,法宝更是不计其数。

    生意触手更是遍布各个方面。

    这西门世家的家底居然比二星宗门玄阳宗还要厚实,这要在俗世地球,这些东西虽然无法直接换算,但估算足有数百亿美金的价值。

    嗯,赵君宇满意地点了点头,交还给西门婉。

    抢了玄阳宗,皇极门,还有西门世家之后,赵君宇以及手下散修联盟的资产,其实已经可以媲美星宗门,梵天宗了。

    这些都是他建立自己势力的本钱。

    背后阵处子幽香袭来,罗衫轻解,长裙落地,双雪白修长的**站在浴桶旁。

    西门婉无比美好的玉体上,只着片紫色致命诱惑的薄纱,双手捂住上下身的紧要处,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豁出去了,反正已经被这恶魔当着数万修士的面,上下其手,极尽羞辱。

    已经早没有尊严可言,西门婉银牙紧咬,脸上泛起阵阵潮红。

    “主人,让奴婢服侍您沐浴吧。”

    西门婉声音颤抖,薄纱也脱落,身上再无寸缕,迈开长腿,跨入浴桶。

    赵君宇看着面前多分嫌肥,少分嫌瘦,雪白光滑的玉体,

    再看到西门婉手足无措地掩盖住紧要地方,雪白的玉丘被手臂压住,几乎随时要跳出来的样子,娇躯轻轻抖,美目轻阖,长长的眼睫毛不断颤抖,绝美的脸上涌起阵阵潮红,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赵君宇下腹不禁腾得下,窜起熊熊****。

    自从来到圣域两个月,赵君宇都没接触到女人。

    不同于千代美子名为侍女实际跟老婆样的地位。

    这是真正自己可以随心所欲,肆意妄为的奴婢。

    “就这样吧。”

    “反正自己迟早是这个恶魔的玩物。”

    “只要能救父亲,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

    西门婉内心喃喃自语,就像豁出去认命般,整个身子突然放松下来,手也从紧要处拿开。

    顿时,无限春光丝毫没有遮掩地显露出来。

    西门婉缓缓坐入浴桶,柔软地玉手,轻抚过赵君宇健壮的胸膛,在他的后背,肩头轻轻揉捏起来。

    嗯,赵君宇舒服地轻哼了几声。

    感受到浴桶内的温度越来越高

    西门婉全身都泛出桃红色,身体也越来越烫,她已经做好准备,承受狂风暴雨。

    然而,等了会,想象狂风暴雨的凌虐,并没有来临。

    “好了,你出去吧。”

    赵君宇闭上眼,两条精壮的胳膊搭在浴桶边,慵懒地说道。

    “是……”西门婉长舒口气,同时内心竟然有丝丝失落,她都被自己这感觉吓了跳。

    但是少女的羞耻还是让她赶紧穿上衣服,飞也似的逃离了出去。

    哼,赵君宇轻哼声。

    他对西门婉这种任性嚣张,本性并不算善良的女人,可没有对众老婆那样的感觉,至少现在没有。

    更何况,西门婉的心思他知道,切的举动,都是为了救出西门兴国的元婴,这样有目的的半胁迫似的,他觉得很是膈应。

    至于西门兴国的元婴么……,赵君宇本来想把他炼制成第二元婴,但现在改变了注意。

    赵君宇单手招,顿时黝黑的荒元灵木出现在手掌之。

    灵木里,阵幽光闪烁,两个元婴显露出来。

    个正在沉睡的正是西门兴国的元婴,另个元婴气息更为强大,灵光闪烁,似乎分分秒就要突破而出。

    这个元婴小人的脸上出怨毒的神色,死死盯着赵君宇。

    正是西门老祖的元婴。

    当日他使出北冥神拳,拳灭杀西门老祖肉身的时候,削平了几座山峰,激起漫天的烟尘,在西门老祖肉身崩碎的同时,电光火石之间,赵君宇就瞬间将还没来得及遁出的,西门老祖的元婴摄入荒元灵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