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世代为奴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饶命,饶了他们!”

    “你来杀我,随便你怎么杀!”

    “断手断脚,五马分尸,随便你怎么折磨我,都可以!”

    此时的西门婉已经早已没了昔日高高在上的圣域第美女女修的样子,而是披头散,脸上的泪痕都已经干了,单薄的身子瑟瑟抖,朝着赵君宇不停地下又下木然地重重叩。  ㈠.1ZW.

    此时她早已放弃了尊严,放弃了脸面。

    再说在她心里,自从她被赵君宇当着数万修士的面,抽耳光和羞辱之后,她所有的骄傲,所有的优越,什么美若天仙,什么绝世资质,什么第女修的名号,早已被这个恶魔狠狠踩在脚下,踏得粉碎。

    再步步看到,自己的四叔,父亲,老祖,近千族人都死在此人手上,西门婉的意志早已崩溃。

    步错,步步错。

    宣弟惹上此恶魔,被直接打爆肉身。

    本来此恶魔,已经懒得理西门家,偏偏自己的任性强势,又惹上此人,终于招致灭门惨祸。

    西门婉早已悔不当初,但是,更为可怕的是,自己被这恶魔扣住,连抽耳光而且肢体上的羞辱,让她心若死灰,努力维持的形象早已不复存在。

    围观的上万修士,看见昔日的圣域第美女,朝着赵君宇不断叩,心不仅感慨万千。

    “哎,没想到她落得如此下场。”

    “也算是她以前,嚣张跋扈的报应吧。”

    众修士们,纷纷摇头叹息不已。

    “我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而且,你又有什么资格求我放过他们。”

    赵君宇俯视着下方的西门婉,冷笑着说道。

    “我们西门家,可以认你为主,世世代代为奴为仆。”

    “只求你行行好,我们西门家在圣域根基上千年,在俗世也颇有经营。”

    “西门家的触手,遍布各个行业,只要你留下我们,会是你大助力,相信我。”

    西门婉低声哀求道。

    赵君宇皱了皱眉,瞥了眼剩下的西门家核心族人,这些人眼神带着哀惧,瑟瑟抖地看着他。

    眼神没有恨意,只有浓浓的惊惧,很显然西门老祖的惨死,已经让他们吓破了胆。

    “奴仆?收你为奴?”

    “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赵君宇冷笑了声,笑容里泛着丝邪异。

    “是……是的。”

    西门婉低下头,单薄的身子出剧烈的颤抖。

    嗯,赵君宇沉吟了下,缓缓打量起面前的西门家的人。

    西门家剩下的族人,都杀了也没意义,剩下的核心族人修为都不是很高,但他们控制着西门家在圣域,和俗世的产业,

    更有些族人,还有外来的门客,供奉有不少是各方面的些天才,比如种植灵药的,还有炼器师,炼丹师等等,这都可以作为他展势力的帮衬。

    “饶他们可以,每个人都交出丝精魂,并立下为奴的天道誓言,包括你。”

    赵君宇俯视着西门婉,冷冷地说道,后者单薄的娇躯再次出剧烈的颤抖,最终只好答应。

    赵君宇收取了其的核心族人,每人丝精魂,刻在魂牌玉符里,只是心念动,即可灭杀。

    同时让他们所有人都出天道誓言,世世代代皆为奴,若是叛主立刻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西门家的人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照做,当他们出天道誓言的时候,只觉得股神秘的力量,直入紫府随即无影无踪,无形,他们已经被这股神秘的力量约束。

    而西门婉,只觉得自己灵魂生生被剥去块,从此自己的生死荣辱,举动都由这个恶魔操控,不由心若死灰。

    远处,所有的强者都静静地看着这幕,就在前天,还是圣域的庞然大物,连梵天宗都退避三舍的,高高在上的千年世家西门世家,夜之间几乎全族覆灭,沦为别人的奴仆。

    不由得心凛然。

    看着赵君宇身后的庞然大物,威风凛凛的真龙小白。

    还有虽然银甲破碎,几乎被拦腰斩断,但是气势仍然强横无匹的银甲傀儡。

    几个或明或暗,隐匿的些大宗门,世家的高手,看着赵君宇淡然负手而立的样子,不由暗自心惊。

    他们很多人,其实开始心都打着这样,那样的主意。

    想杀人夺宝的,不在少数。

    但是,看到赵君宇连这界的最强者,半步分神的西门老祖都杀了。

    再结合他之前几乎独力灭玄阳宗,皇极门的战绩。

    各个不禁心凛然。

    手上底牌无数,真龙,元婴后期的傀儡,极品法宝炼魂钟,天知道他还有什么底牌。

    最让人忌惮的是那根本不属于此界的恐怖拳法。

    如果群起围攻他,将他灭杀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谁起这个头呢,灭杀他的代价肯定会是极其惨重,别搞到最后几乎同归于尽,反而给别家做了嫁衣。

    思虑再三,所有人都悄悄打消了小心思。

    如此杀伐决断,实力强悍的人物,还是拉拢为妙。

    “赵道友,上次承蒙救了小女命,直没来得及致谢,还请务必光临洛家做客。”洛家家主,洛山第个上前见礼,热情的寒暄。

    似乎根本忘了,洛家是西门家世交的身份,而且之前准备参与围杀赵君宇的事情。

    无耻之尤,远处的众强者非常不齿这样的行为。

    但是,随即他们也纷纷干着同样的事。

    “赵道友,我是范无极,欢迎赵道友光临我们范家做客。”

    “赵道友,我是上官家的上官木,希望能有幸和赵道友起论道品茶。”

    “赵道友,本人是火雷宗的雷战山……”

    “本人是云海剑派的……”

    几乎所有的世家,宗门的领军人物都面含笑意,上前热情拉拢寒暄。

    哼,赵君宇声冷哼,这些人都是墙头草,只要自己稍微显露下软弱不支的样子,恐怕就要被立即群起围攻。

    连番大战伤了本源,体内翻腾的伤势越来越严重。

    赵君宇脸上古井无波。

    “本座要闭关月,概不见客!”赵君宇冷哼声,掉头就往燕山的后山而去。

    此刻他显得越狂傲,反而会越安全,这些人越不敢动。

    果然,众强者面面相觑,盯着他的背影面色数度变幻,良久之后,个个悄然离去。

    而围观的数万修士,也摇头嗟叹之后,渐渐散去,这场惊世大战,见证了夜之间个千年世家的灭亡,不由得不少人心五味杂陈。

    三天后,片狼藉的西门家后山宫殿已经早就收拾地干干净净。

    在富丽堂皇的座大宅里。

    赵君宇舒服地泡在桶,全部是百年灵药制成的药液里。

    里面醇和精纯的药力,正缓缓修复他的伤势。

    “主人,这是西门家所有财产,珍藏明细。”

    “请过目。”

    门外,个怯怯的声音响起,西门婉精心打扮了番艳光四射,忐忑地站在门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