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你只是一只弱鸡,还是母的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哥,你干嘛啊!”

    “你不是说了不插手的吗?”

    “加上你,你们三个人打他个,这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洛凝霜急道,拦住洛天依。?   .

    “凝霜,你闪开,难道我就看着他伤害婉儿,不管吗?”

    洛天依叫道,把将洛凝霜拉开。

    然而刚把洛凝霜拉开,个巨大的拳头就迎面而至。

    只见赵君宇脸上血光闪,已经瞬间出现在他面前。

    赵大仙帝这下是怒了,老子看你妹面子上,没怎么抽你,****的直跳啊跳,皮痒了是不?

    洛天依大惊之下,双掌平推,掌力还没来得及出,真元护罩刚升起就被拳重重击飞,轰地声,身体在长长的碎石地面上,划出长长的道深沟。

    这下受伤颇重,连喷数口鲜血。

    刚被拉开的洛凝霜在这剧烈的真元撞击之下,也被余波震飞落到远处,直接昏了过去。

    赵君宇随后电光火石之间,双手十指急弹,无数道雷弧般的剑气,从十指之间迸向西门婉凌厉地击而来。

    而与此同时,齐元凯牙关咬,拐杖急点,漫天的黑芒当头向赵君宇爆射而至!

    而对方似乎竟然来不及躲闪!下被黑芒罩住!

    “打了?”

    “这贼子死定了!”另边操控月白色镜子,出灿烂的光柱,堪堪抵御住雷弧剑气的西门婉见此情景,狂喜大叫。

    然而下刻,赵君宇全身上下皮肤都泛起冷冽的金属光辉,而且体表灵纹闪烁件玄色法袍隐然闪现!

    那凌厉的黑芒打在赵君宇身上,出锵嗤锵嗤地闷响,全部被弹飞!

    “我的老天,这还怎么打!”齐元凯见到,几乎惊掉了下巴。

    本就战意不决的他,退意已生。

    然而当他还在愣神的时候,空血光闪,赵君宇已经瞬息而至,暴烈的劲风响起,带起天地伟力的威势,又是重重拳近距离击出!

    齐元凯刚从惊诧反应过来,那暴戾的拳风已近在咫尺!

    “去!”齐元凯大骇之下,黑色拐杖半空急旋转,幻化成个带有莫大吸力的黑色漩涡,逐节将如柱般的暴戾拳风吞没!

    然而黑色漩涡只支撑了数息,蓬地声闷响,黑色漩涡就片片碎裂,半空显出拐杖本体,齐元凯急忙又拍出掌,这才将赵君宇余下的拳势堪堪抵消,心震惊对方的强大。

    而赵君宇此时却陡然拔高数丈,出现个巨人虚影,手持双金色大剑,如风车般轮转,十数道强劲无匹,撕裂苍穹的剑光分射而出,向齐元凯,西门婉两人袭来!

    这几位元婴期的大战,早已惊动了乾元城以及城外正在离开的修士。

    纷纷在远处观看。

    “这是……是西门大小姐!”

    “还有齐元凯!”

    “这可是两名元婴修士联手啊,而对方只有个人,却被压着打!”

    “奇景,奇景啊!”

    时间众修士,瞠目结舌。

    只有参加过拍卖会的些修士,想起拍卖会上的幕,脸色怪异。

    “这名强悍的元婴修士,就是那个蓝衫人背后的靠山?”

    “是何来路?”

    很多修士们交头接耳,心震惊,从散修联盟严盟主被追杀,到玄阳宗,皇极门被灭,圣域里最近风波不断,元婴修士行列在重新洗牌。

    “这是赵丹师!”

    “是我们乾元城新冒出来的风云人物!”

    “丹道水平大师级,而且战力彪悍,连玄阳宗的天骄皇甫泰都死在他手上呢。”

    此时,有乾元城的本地修士,认出了赵君宇,骄傲地向四周外来修士宣布道。

    “什么?皇甫泰是他杀的?”

    “那玄阳宗被灭,岂不是……”

    时间,所有修士心泛起寒意,相传玄阳宗几乎是被人所灭,难不成就是这个赵丹师?

    “哎,你们齐家和西门家,惹上谁不好,偏偏惹上这位煞神。”

    远处的乾元城头,高奇远远看着这里生的切,面露苦笑。

    赵君宇手持双剑,长达十数丈的金色剑气,被他抡成个接个的大风车。

    追着齐元凯和西门婉砍。

    锵嗤!蓬!咔嚓!

    连续硬接了金色大剑数道攻击,齐元凯的黑色拐杖终于支撑不住,倒飞回来,出阵哀鸣,杖身灵光暗淡,显然是受了重创。

    本命法宝受损,齐云凯口鲜血喷出,脸色阵煞白。

    老狐狸竟然不假思索,掉头就跑!

    他经验丰富知道再打下去也没什么胜算,跟赵君宇又没什么生死大仇。

    不值得为了块庚精,把命都陪上吧!

    当下身体,幻化成道黑光,只是闪之下,已在数十里之外!

    赵君宇冷哼声,单手收起大剑,轻描淡写轻轻打出拳。

    “真武十七式,穿云刺!”

    周边气流,真元被急剧压缩在点,赵君宇的拳头之上陡然爆出灿烂光华,道如标枪般凝练锋锐的拳芒,下子****而出,向数十里外的黑光凯追击而去!

    啪嗤,啊!远处出声惨叫,阵血雾从空洒下。

    在远处观察的些高阶修士,看得真切。

    电光火石之间,穿云刺追上了齐元凯。

    竟然下子击断了后者本来就已经受损的本命法宝,黑色拐杖,随后狠狠打在齐元凯身上,虽然有真元护罩护体,但还是受了不小的伤势。

    齐元凯大骇之下,既惊且恨,但丝毫不敢停顿,拼命鼓足真元,只是再闪,就消失在天际。

    赵君宇冷哼声,也不再追击。

    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被他另柄大剑,逼得手忙脚乱的西门婉。

    西门婉额头上香汗淋漓,面上的白纱都几乎湿透。

    月白的镜子,硬接了赵君宇的几**剑攻击,竟然出现了丝丝细细的裂纹。

    西门婉美目,出浓浓的恨意,盯着赵君宇,字句地问道:

    “贼子,你到底是谁。”

    “你处心积虑,事先布局,到底意欲何为?”

    西门婉此刻竟然误以为这切都是赵君宇的圈套,专为针对她而设。

    “臭娘们,别他么太看得起自己。”

    “不过只弱鸡,还是母的,需要让本座花心思设计对付你?”

    赵君宇嗤笑声,两眼望天,话语流露出浓浓的不屑和讽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