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西门婉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皱了皱眉,这百年份的地龙须虽然珍贵,比他所需的那墨羽花和蕴阳芝都要珍贵许多,但对他现在没什么用。?? ? ㈠1㈠Z㈧W?.㈧

    地龙须作为主药的地龙丹,能大大增强修士的肉身强度,对筑基期修士也有定作用,但赵君宇习练万象炼体诀,肉身强度本来就大大过同阶修仙者,所以这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但是别的元婴修士可不样了,尤其是主修术法的,本身**强度要大大逊色于同阶武修,所以这地龙须虽然对他们元婴修士的肉身强度促进作用有限,但是总好过没有不是么?

    “三万!”

    “四万!”

    “四万五!”

    “五万!”

    对三株百年地龙须的争夺进入白热化,最终被三号包间的个年元婴修士,以十万下品灵石拍得。

    接下来,各种档次的灵草灵药,丹药,法宝,玉符,甚至功法秘籍都有,这第二天的东西,果然比第天排卖的要强上许多。

    所有修士都纷纷出价,时间拍卖会上,热闹非凡。

    但这些对于赵君宇来说,基本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灵草灵药出现的他基本不需要,丹药法宝符箓他看不上眼,功法他更是嗤之以鼻,这些这里人视为珍宝的些秘籍功法,比他脑海浩如烟海的仙界功法差得是十万千里。

    正当他打了哈欠,打算走人了事的时候。

    “接下来的件宝物,叫荒元灵木!”

    主持人话音落,下面的两个男侍者,抬着截长长的黑黝黝泛着灵气的灵木走了上来。

    “此灵木,已知的作用是可以滋养寄托元神,即使肉身被灭杀,元魂也能保存在此灵木里,留待日后夺舍……。”

    “这不就是养魂木吗?”

    “有什么稀奇的?”

    主持人的话引起下面修士阵议论,高阶修士肉身被灭,如果丝元魂逃出,或者事先留下丝元魂在养魂木里,日后都有可能重新夺舍,这荒元灵木难道就这点功效?

    养魂木虽然价值不菲,但也不是非常稀罕的东西。

    主持人顿了下,脸上微微苦笑,这荒元灵木是梵天宗交于他拍卖,具体功效也没能完全弄清楚,所以有些含糊。

    “另外据梵天宗的元婴大修士说,如果能找到相应的元魂功法,直接借体这块灵木复活成功也不是没有可能,那样就不用冒风险夺舍重修了。”

    主持人有些不敢确定的说道,梵天宗的元婴修士,交给他的时候,也是含糊不清,不能完全确定。

    此言出,在场所有修士面面相觑,没有确定的东西拿来说什么?

    借体这块灵木复活?难道肉身就是块木头不成?

    众人纷纷摇头。

    而此时,四号包间,周边突然阵气息不稳,个年轻冷傲的女声含着丝激动说道:“这灵木有如此功效?那底价是多少灵石?”

    “这大块荒元灵木,底价是五万灵石!”

    主持人说道。

    “好,我出五万!”四号包间的冷傲女声急忙说道。

    时间,所有的修士竟然无人应价,此灵木具体功效不明,他们在犹豫,买来就当养魂木用?养魂木可用不了这么大块,也没这么贵。

    “我出六万!”就在众人犹豫的时候,个淡淡的声音响起,正是赵君宇。

    “又是这个蓝衫人。”

    众修士看向赵君宇,脸露怪异,你还敢竞价啊,还是想想日后怎么逃过齐老怪的追杀吧。

    赵君宇心也略微有些激动,这荒元灵木这么大块,对他可真是有作用。

    这荒元灵木,虽然不是先天灵木类。

    但是有个独有功效,就是可以炼制灵木分身,形成第二元婴。

    灵木分身,这与那些化身,和傀儡都不样。

    平时可以自主行事,做出决断。

    自己已有个银甲傀儡,还有个魔将化身,但这些都没有自主的神智,等于完全是自己的傀儡,和打手。

    而灵木分身,等于是第二元婴,第二个自己,但最终还是听从本尊的指令,而且本尊如果有需要,也可以瞬间的工夫,就能以神念控制灵木分身的行动。

    而且必要时,也可以和本尊完全合二为。

    即使分身和本尊方死去,还能以另方的形态,继续存活。

    那么自己可以留下灵木分身在圣域培植势力,本尊么还是回地球和众老婆起修炼比较好。

    灵木分身炼制的方法,赵君宇自然是有的,现在这么大块荒元灵木在此,他自然不肯放过。

    而且底价只要五万下品灵石,这修行小世界里面的人可真是不识货!

    赵君宇暗笑声,继续喊价。

    “七万!”

    “万!”

    “十万!”

    赵君宇和四号包间的冷傲女声竞相喊价,不会就将价格炒到了十万以上。

    所有修士都目瞪口呆,这蓝衫人似乎财力很雄厚的样子,但你即使拍下来,你个金丹修士能保得住你拥有的吗?

    号包间里的齐元凯,更是露出贪婪的神色,更加下了决心,不放过赵君宇。

    “阁下,我是西门世家的西门婉。”

    “这荒元灵木,对我西门世家有大用,你如果识趣就不必再争了。”

    当价格炒到十二万的时候,四号包间的冷傲女声,终于忍不住重重冷哼了声。

    话里话外,带着高高在上的态度和颐气指使。

    “原来是西门世家的大小姐!”

    “她也是圣域唯个女修天骄!”

    “哇,西门世家可是门两天骄啊!”

    “如此庞然大物,也只有梵天宗可以与之抗衡,这个蓝衫人即使有些来头,能比得上西门世家?”

    顿时,所有目光都聚焦在赵君宇身上,这蓝衫人,这回肯定是要怂了。

    “握草,你们这些世家不世家的,怎么都个叼样。”

    “别他么废话,有钱就继续,没钱别哔哔!”

    赵君宇冷笑声,如果是别人罢了,听是西门世家,这不是那个打自己老婆主意的西门宣的家族么?老子只是宰了西门宣,没灭了你们全族就不错了。

    还特么来威胁老子,找死啊。

    此言出,全场顿时死寂,随后片哗然。

    “我靠,这人叼炸天我也是服。”

    “不会是俗世里来的修士,不知道西门世家?”

    “这人昨天惹了齐家,今天又招惹了西门世家,这回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了。”

    时间,大部分修士都或以怜悯或以幸灾乐祸地目光瞄向赵君宇。

    “大胆,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家小姐无理,活腻歪了?”

    “狗东西,我看你是嫌命长了!”

    四号包间里,也是阵愕然,随后几个惊怒的男声纷纷怒喝,声音里含着杀意。

    在圣域还有如此嚣张,不将西门世家放在眼里之人?

    “很好,本小姐倒要看看,这荒元灵木你能保住几时,谁又能保得住你。”

    冷傲女声缓缓的说道,声音冰寒刺骨,显然是已经怒到极点,公然出口威胁。

    她暗暗下了决心,即使这人的背后势力不简单,也绝不会轻饶此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