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拍得庚精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居然在这种修行小世界,还能找到庚精!”

    赵君宇愣,内心开始剧烈的思考。  ≠.=1ZW.

    他的金雷飞剑,只有三柄,虽然是以金雷木,深海玄铁和陨铁为主材炼制,但是到了元婴期的连番大战,还是积累了些磨损,最严重的时候剑身上甚至出现细细的裂纹。

    他闲暇时也在不间断的修补之。

    如果掺入庚精,无论坚硬度和杀伤力都会大大提升。

    更重要的是以后如果飞剑数量增加,庚精更是必不可少的炼器材料。

    此时,号包间个低沉的老者声音已经喊下了五万灵石的价格,时间没人再喊价。

    “诸位道友,还有要竞价的吗?”主持人朗声问道。

    “五万第次。”

    “五万第二次。”

    “五万第……”

    主持人正要槌敲下。

    “五万五下品灵石!”赵君宇风轻云淡,口喊出。

    他手连带在宝药阁挣得,还有抢了玄阳宗和皇极门部分的,总共下品灵石是二十五万枚,无论是竞拍庚精还是购买两味百年主灵药,都应该是足够了。

    众人寻声望去,现喊价者竟然是名坐在大厅的蓝衫修士,不由阵愕然。

    “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

    “不知道这东西是元婴修士在争夺吗?”

    “这人身上的气息似乎只是金丹期,这是找不自在啊。”

    “那也不定,如果是他是替某个隐世元婴老怪竞拍呢?”

    时间,大厅里的众人议论纷纷。

    号包间的老者声音窒,觉声音是从大厅里传出,不由微微冷哼。

    “六万!”

    “六万五!”

    “七万!”

    “七万五!”

    ……

    赵君宇叫到九万的时候,号包间的老者,重重哼了声。

    “阁下,不知师承何方?或是来自哪个家族?”

    老者问道。

    赵君宇面无表情,甚至懒得往上看眼,没有反应。

    “本座齐元凯,这庚精对我有大用。”

    “还请阁下卖老朽个薄面,务必割爱。”

    号包间老者,见赵君宇不答话,缓缓地说道,话语里隐含威胁,透露出不容置疑。

    “原来是他,是这个老怪!”

    “齐家齐元凯,喜怒无常,手段冷酷,大厅里这个人最好识相点,不然……”

    大厅里众人听闻老者身份,纷纷惊,开始议论起来。

    在他们看来,大厅里的这人不过个金丹修士,即使背后有元婴期撑腰,也不宜得罪个世家里的元婴老怪。

    还是早早退让为妙,然而……

    “老子管你是谁!”

    “价高者得,没钱就别哔哔!”

    个嚣张的声音响起,赵君宇坐着不动,翻了翻白眼。

    “我靠,这人够嚣张啊!”

    “我看是无知吧,活得不耐烦了。”

    大厅里所有人以怪异的目光看着赵君宇,即使你背后有人撑腰,你对个元婴老怪出言不逊,迟早也是尸骨无存。

    楼上各个包间内,片沉默,时间所有元婴修士,都纷纷将感官投向赵君宇这边。

    见对方只是个陌生的金丹修士,不由纷纷愕然。

    这是找死吗?是某个元婴老怪的子侄还是徒弟?但即使如此,你对另个元婴老怪出言不逊,是嫌命长了?

    号包间里的齐元凯愣了会,重重哼了声,气势轰然爆,几乎将整个包间震裂。

    “老夫久未出世,看来圣域里已经有人将老夫不放在眼里了!”

    阵阵杀意,向赵君宇袭来。

    “齐道友,请息怒,拍卖会有拍卖会的规矩。”旁的高奇无奈声道,赵丹师可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小辈,你很好,老夫倒要看看,你嚣张到几时。”号包间的齐元凯,此刻已经拍案而起,但转念想,又冷笑着缓缓坐下。

    此次拍卖会,是由梵天宗举办,毕竟是唯的星宗门,自己也不好公然破坏规矩,反正我就不信,这不知死活的小辈能逃脱得了本座的手掌心。

    赵君宇微微冷哼,他毕竟刚灭了两个大宗门,不欲张扬,所以改换了面貌隐匿了修为参加拍卖会,没曾想被人当软柿子捏。

    要说,这齐家的齐元凯,没有财力继续竞拍他是不信的。

    还不是看老子当先修为是金丹期,打着以势压人的心思。

    “最好别上杆子找死,不然老子不介意多灭个世家。”赵君宇心冷笑。

    “好了,九万第次!”

    “九万第二次!”

    “第三次!成交!”

    “恭喜这位道友,获得庚精!”

    主持人见无人再出价,槌定音。

    赵君宇随即跟随托盘子的女修,来到后台,从储物戒取出等同于九万下品灵石的,九百块品灵石,交割完毕,获得块泛着淡金色精气岩石状之物,正是庚精。

    不错,赵君宇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斤能掺入至少七柄飞剑,攻击力和坚硬度都会大大提高。

    “好了,第天的竞拍到此结束,明日继续。”

    主持人宣布道。

    第二天,拍卖会继续,昨日的大部分修士又汇聚在起,看到化作为蓝衫年人的赵君宇还好端端地又来了。

    不由愣,怎么这不知死活的家伙还活着?

    但随即众人反应过来,这拍卖会是由梵天宗举办,在拍卖会期间,以及乾元城范围内,不允许公然抢夺,否则就是与梵天宗为敌。

    齐老怪是给梵天宗面子,没有违反规矩,不立即找麻烦,但是拍卖会结束,这蓝衫年人就下场堪忧了。

    哼,号包间里的齐元凯重重冷哼声,股冰寒的杀意向赵君宇袭来。

    后者视若无物,毫不在意。

    “就让你再嚣张个两天!”齐元凯狞笑着自言自语。

    “今天拍卖的第件宝物,是份百年份的灵药。”

    主持人刚宣布第件拍卖的宝物,赵君宇就精神振。

    百年份的灵药?

    “这是大部分修士都感兴趣的东西,它的名字大家都熟悉它叫地龙须,地龙须它是炼制五阶灵丹,地龙丹的主药,只要得到它…”。

    “好了,这地龙须的功效在座的各位都知道,你就说吧这灵药的底价是多少灵石就行了?”这时个年轻的声音从二号包间里的传了出来。

    “是呀,底价是多少灵石说出来吧”其他包间包括大厅里的修士,也纷纷说道,

    “看来对这灵药感兴趣的人蛮多的啊,好了老朽也不多话了,这里共是三株百年地龙须起拍卖,底价也是二万下品灵石,开始出价吧”主持人也不废话了,直接报出底价。

    二万!这底价出,大厅里的修士基本熄火,又变成了元婴修士之间的竞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