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银甲傀儡显威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其实从赵君宇高空轰击玄阳宗,直到6飞虎来援,不过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  .

    他之所以久拖不决,主要是想吸引玄阳宗所有势力现身,以求打尽。

    而现在,赵君宇下了战决的决心。

    与此同时,他感受到数个元婴强者的淡淡气息。

    这些人在远处暗自窥探,却并没有动作。

    哼,赵君宇冷笑声,这些人都是墙头草,如果自己输了,这些人不介意痛打落水狗,毕竟自己身上宝物也不少,还能讨好玄阳宗。

    而玄阳宗败了,这些人当然也会打秋风。

    想得倒美,来个老子杀个!

    赵君宇冷笑声,双手各柄金色大剑,带起炸雷之声,响彻虚空,几乎是原地不动,狠狠分劈两人!

    不好!两人刚刚被劈飞,气血震动,就看见赵君宇几乎不需要回复真元,不需要蓄力,又是两剑劈来,顿时大骇。

    “方逐日剑阵!”

    太上长老厉叫道,手雪白长剑竟然下子分为柄粗长,烈焰腾空的长剑,下子竟然在方圆十数里之内,形成个剑之囚笼,闪着灼热的高温。

    从方向着赵君宇绞杀而来,周边空间被轰然搅动,光形成的剧烈漩涡就能轻易灭杀金丹修士!

    这是玄阳宗的镇宗无上剑阵,开山祖师亲传!这下,几乎抽取了他大半真元修为!

    与此同时,6飞虎的长枪急抖,道贯穿长空的粗大枪影,似乎捅破天,以电闪雷鸣之势向赵君宇前胸疾刺而来。

    天上地下,前方气机全被方逐日剑阵锁定,躲无可躲,步步杀机。

    赵君宇的两柄大剑,不能同时四面方防御方之剑阵,更何况还有如山枪影袭杀!

    “自己找死,怪不得老子了!”

    啊!这时,山脚下众已经退到安全区域的散修联盟修士,纷纷出惊呼。

    因为他们看到,6飞虎的如山般枪影,已经将赵君宇贯穿个透心凉!

    而随即方剑阵,又将赵君宇绞得粉碎!

    “赵前辈,死了?”

    “不会吧!”

    “弟兄们,为赵前辈报仇啊!”

    众散修联盟修士,厉声叫道,他们在被生死追杀之际,被赵君宇收留,后者更是随手治好了他们许多人的重伤。

    内心充满感激,此时见到赵君宇被杀,纷纷目呲欲裂,不少人眼含热泪。

    而大阵内的玄阳宗修士,则出震天的喝彩声。

    许青山震惊之下,不禁喟然长叹,赵前辈死,对方绝不会放过自己这帮人。

    自己这帮人在两大元婴修士面前,只是随手捏死的蝼蚁。

    不过,死也要壮烈!许青山正要殊死想搏。

    太上长老和6飞虎刚刚松,正要高声狞笑,突然觉得不对。

    被刺的那个赵君宇影像,原地片片碎裂,空无物。枪影,剑阵竟然绞杀的是他的虚影!

    “哭个头啊!”

    “老子好好的!”

    赵君宇下子出现在太上长老上空,金色大剑带起骇人的厉啸声,当头劈下!

    “这怎么可能!”

    太上长老脸色煞白,自己燃烧大半真元,祭起的方逐日剑阵,剑阵之意在于锁!方剑锁,锁住所有气息!然后才是绞杀。

    配合他的元婴修士,独有的域之力量。

    即使是同阶的元婴后期大圆满,也会被锁住两息,而6飞虎的枪影,如山破空而至,不说灭杀,至少对方身手重伤没问题!

    可是这初期的小子,怎么跑出来的。

    赵君宇脸上血光闪,脸色微微煞白,真元也损耗不少。

    尼玛,这血魔帝的血影遁,本帝向不屑,偶尔练下,火候不精,不料此时排上用场了。

    虽然刚才不用血影遁,也能破除这几乎天衣无缝的袭杀,但对热衷装逼的赵大仙帝来说,可能会狼狈点。

    使出这招,显得风轻云淡!

    “赵前辈威武,我就知道他不会死!”

    “尼玛,刚才谁哭得那个伤心。”

    “他老人家神通无敌,自然是无恙,看大气都没喘几声。”

    赵君宇听到下面的议论,老脸红,真元却是真有些乏力。

    而大阵内的玄阳宗修士,个个张口结舌,心泛起无边的恐惧,这都杀不死?

    而此时的皇极门主6飞虎,刚要下意识地挺枪再次,突然道银色阴影,挡在他面前。

    阴影只是挥拳,顿时道如灭世般的巨力,当面袭来。

    6飞虎大惊之下,黑色长枪急挥,全身所有真元凝聚枪尖点,爆出凌厉的黑芒,狠狠向银色阴影的巨拳迎去。

    蓬地声,夹杂着声令人牙酸的摩擦声,6飞虎的黑枪几乎弯成椭圆,随后扑地声折断,而他本人则口喷鲜血,向后倒飞!

    与此同时,另边说时迟,那时快,太上长老来不及收回剑阵,赵君宇毁天灭地的金色剑浪已经扑面而至!

    “给我爆爆爆!”

    太上长老连连厉喝,身上七种品法宝往上抛出。

    接连自爆,而他则凭着被震伤,飞向大阵飞退。

    事不可为!

    七种品法宝自爆掀起的滔天巨浪,将金色大剑的剑浪全部震散。

    “真武十七式,穿云刺!”

    赵君宇记刺拳,个如长空标枪般凌厉锋锐的拳力,压缩在极小的点,下子轰然爆开,形成十数丈的拳刺,向太上长老疾刺而去。

    “赤阳幡,爆!”太上长老心痛之际,上品法宝赤阳幡终于自爆。

    将穿云刺的拳力,下子轰灭,但劲气和爆炸余波,仍然将他波及,太上长老连喷数口鲜血,祭起的真元光盾,如纸壳般碎裂。他满口鲜血,个前扑,终于没入护山大阵。

    心安定下来,这护山大阵,如果自己操纵,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就是三四个也休息破开!

    只能坚守待援,希望还在荒漠秘境里的宗主,尽快返回,诛杀此子!

    同时心暗恨不已,如果刚才法袍还在,定不会受伤如此严重。只是之前法袍已经被震碎。

    直到这时,众人才定睛看,只见另边大阵外面的6飞虎,浑身鲜血淋漓,口冒着泊泊鲜血,满脸惊恐地看着面前,个高大的银甲傀儡,这正是赵君宇在散仙遗迹,得到的元婴后期战力的银甲傀儡。

    经过长久祭炼,终于可堪使用,但是赵君宇还不熟练操控这个本身有散仙意识的傀儡,虽然已经抹杀意识,但残存的丝意识碎片反抗力也不能小觑。

    这次只是拿出来试试手,力求在间不容时,击杀敌。

    银甲傀儡,双目幽光闪,步履机械,但步跨出数十丈,下子跨到正在吐血的6飞虎身前,后者受伤颇重,亡魂皆冒,正要燃烧本源,冲进玄阳宗的护山大阵。

    记重拳含着压爆空气的厉啸,贯体而入。

    蓬地声,元婴期战力的皇极门主,6飞虎,被生生打爆,血雨洒下天空。

    时间,护山大阵内外,全场死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