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绿袍老者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火红的刀浪翻卷,似乎已成片火云,将赵君宇凌厉的掌刀气芒吞没。()()()()() | ().8()1()Z()W().bsp;O M

    轰轰!蓬!

    连串剧烈的空气压爆声传来,随后空升起片淡红色的迷蒙烟云,猛然间,两道刀浪从烟云爆而出,狠狠劈向赵君宇。

    哼,赵君宇冷哼声,轻轻拳挥出,七绝皇拳,泯灭!

    拳头前方凸显出道虚幻的黑洞形象,两道赤色刀浪,随即就如薄雪遇到开水,悄无声息的尽数泯灭。

    你!皇甫泰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他这秘传绝技,神炎七斩是他最强的压箱底手段之,表面只是刀,但其实暗含七道凌厉的攻击,没想到足足五道攻击才将对方的掌刀气芒抵消,而剩下两道被对方轻松拳化解。

    这人的战力,非同小可!

    “剑来!”赵君宇单手招,柄金色大剑突然出现掌。

    “接老子剑!”赵君宇剑劈出,金色剑浪翻滚,夹杂着噼里啪啦的雷霆之声。

    皇甫泰紧咬牙关,奋力挥刀,赤色刀气四射,带起撕裂空气的厉啸,狠狠迎了上去!

    轰轰轰!声声巨响震彻高空,两人在远离乾元城数十里的高空激烈对攻。

    城里众修士,纷纷昂着头,注视着远处城外高空,天骄之战。

    只有庞龙和宋天桥,身子如筛糖般瑟瑟抖,趴在地上,不敢起身。

    “赵丹师,人之龙。”

    “自始至终风轻云淡,出手之间举重若轻,这才是天骄本色啊。”

    “相比之下,皇甫泰逊色多了。”些修士私底下悄悄讨论

    “爷爷,他到底什么人?”

    “就像凭空冒出来样,没听说过哪个世家或者大门派,有这号人物啊。”

    高彤彤看着远处那抹几乎看不见的身影,眼睛里异彩连连,有些痴痴地说道。

    高奇苦笑声,望向远方,他隐隐感觉到今天起,圣域里由世家和大宗门把持的时期,即将成为过去时。

    如果公平的说,皇甫泰的战力虽然比西门宣要强上那么截,但是以赵君宇的实力,几个回合没拿下对方,也颇让人意外。

    关键是皇甫泰各种保命的手段层出不穷。

    这不,赵君宇的大剑和皇甫泰的长刀刚刚对攻了几个回合,接着被赵君宇震飞的空档,皇甫泰再吐口鲜血的同时,身形闪而没,消失在天际。

    远处乾元城的众修士,纷纷惊呼。

    “握草,又跑了?”

    “这是有什么秘法吗?”

    “他跑得好快啊。”

    有意思,传送玉符,赵君宇微微讶然。

    不过这圣域里的修士,炼制的传送玉符似乎品阶都不高。

    想跑?赵君宇冷笑声,身形同样闪而过,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范围内。

    数百余里之外的处茂密树林里,皇甫泰的身影悄然出现之后,立刻没入地下,如同老龟屏息,动不动似乎都没了呼吸。

    体内翻腾的气血让他难受不已,嘴角不断有鲜血溢出,刚才和赵君宇对攻了几招,让他的伤势更加重了几分,拼尽全力才得以逃脱。

    心又怕又恨,等到本座脱困,定要禀明师尊,誓杀此子!

    他向自持天纵奇才,但现赵君宇各方面都碾压他之后,心嫉恨如火。

    炷香后,四周悄然无息,片寂静,只听得簌簌的风声带起树叶的哗哗之声。

    差不多了,皇甫泰小心地在地下穿行,他毕竟是元婴修士,地下的碎石厚土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阻碍。

    然而他刚只是穿行出去十来米。

    “原来,你躲在这里!”

    声长笑从远处传来,紧接着道冲天剑气,狠狠劈入地下!

    皇甫泰亡魂大冒,咬舌尖喷出口鲜血,足尖加力,身子在地下急蹿。

    只见地面上道土堆隆起,迅向树林深处蔓延而去。

    “往哪里跑!”道身影从远处电射而来,正是赵君宇。

    他的神识覆盖数百里范围,这个范围内,只要有风吹草动即会被他觉!

    赵君宇面色古井无波,手里的金色大剑不带感情的剑接剑挥下。

    只见地面上,树木,碎石,土块横飞,这片土地,如同被大马力的犁地机深深犁了遍。

    道道深沟翻起,啊!地声惨叫,道狼狈不堪地身影冲天而起。

    正是浑身鲜血淋漓的皇甫泰,他在地底穿行时被赵君宇的剑气所伤,没有了法袍的护体,已经是遍体鳞伤!

    “阁下为何如此苦苦相逼?我愿意将全部身家奉上,只求阁下停手。”

    “你我都是天骄级别修士,你如果加入玄阳宗,定能被宗门全力培养,日后得以突破传说的境界,也说不定!”

    皇甫泰此时战斗意志濒临崩溃,打不过,跑又跑不掉,脊背上冷汗直流,只好苦苦哀求。

    赵君宇冷笑声,他可是心智万年的老怪物,岂会被此人言语忽悠,与玄阳宗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杀个是个!

    再说突破境界,不就是分神期么?对他来说有何难度?

    “给我死来!”

    赵君宇声冷笑,正要挥剑灭杀此人。

    猛然间,股危机感陡现心头,回身猛然剑劈出!

    蓬地声闷响,剑气波动四散而开!

    道无声无息的绿芒,本已飞接近他的后心,被他的金色大剑下子劈散。

    呦呵,又来个?远处,个身着绿袍,面目阴沉的老者,悄然从空闪现,只见他面带惊疑地上下打量着赵君宇,干瘦的脸上,泛起丝凝重。

    “辛师叔!您老来了!”

    “太好了!”

    皇甫泰见来人,如同见了救星,尖声大叫。

    绿袍老者见到皇甫泰狼狈不堪,惊恐万分的表情,不禁皱了皱眉,似乎对他这年青天骄的表现极为不满。

    “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绿袍老者皱眉道。

    “这位道友,你是何人?”

    “竟敢袭杀我们玄阳宗的人,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绿袍老者转身朝着赵君宇阴测测地说道。

    “辛师叔,他是散修联盟余孽!”皇甫泰旁大叫道。

    哦?绿袍老者愣,散修联盟里还有这号人物?没听说啊。

    “散修联盟已经被灭了,小子不管你是谁,胆敢冒犯玄阳宗威严,就是死路条!”

    绿袍老者面色狰狞,五指屈爪,猛地挥,顿时五道幽绿的爪芒电射而出!

    疾射赵君宇面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