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追着暴揍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此言出,下方片哗然。? ?? ≤.≤=1≈Z≈W≠.≥

    “堂堂元婴修士,就这么把自己人卖了?”

    “这所谓天骄,我看也不过如此。”

    众修士纷纷不齿。

    而宋天桥和庞龙更是面无血色,吓得跪倒在地。

    连连叩,“前辈,饶命啊,我们有眼不识泰山,罪该万死。”

    砰砰砰,两人不敢运起真元护体,而是任凭额头重重下下磕在青石地面上,片片血肉模糊。

    “阁下最好知趣退去,我们玄阳宗乃是……”

    皇甫泰见赵君宇不说话,又搬出玄阳宗的背景,语含威胁,眼里丝狰狞闪而过。

    “退尼玛个头,老子打的就是你玄阳宗!”

    赵君宇暴喝声,单手急掐法诀,去!

    顿时,刺目的金光陡然大盛,三柄金色飞剑,厉啸而出,成品字形,朝着皇甫泰爆射而出!

    他是何等人物,岂会看不出这皇甫泰心怀鬼胎,方面出言讲和,方面又隐含威胁。

    给人的意思就是,此事最好就此揭过,不然我的背景你也惹不起。

    但如果真的就此罢手退去。

    怕是这人转头就会找来帮手,围攻自己!

    所以,赵君宇岂会上他这个当,而且他本身与玄阳宗早已是结下深仇,玄阳宗的高手,能多杀个是个!

    赵君宇的飞剑出,地面上的众人再次齐齐出惊呼!

    “御剑术!飞剑!”

    “赵丹师,不仅是武修,他还会术法,是修仙者!”

    “天呐,术武兼修,又是个天骄!”

    众修士惊呼声此起彼伏,高奇等人也不知道这是惊叹多少次了,这个开始不起眼的年轻丹师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大多了!

    而庞龙和宋天桥,早已吓得亡魂皆冒,瘫软在地。

    心万头***奔腾而过,这也是日了狗了,个元婴期的天骄,是各大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好好地高高在上享受各种资源不就得了,非要装什么筑基期炼丹师,游戏人间。

    还让不让人活了!

    三柄金色飞剑瞬息而至,分化成十二道金光,带着雷暴之威的剑气纵横,几乎组成道雷霆剑,将皇甫泰整个罩住!

    皇甫泰大骇之下,不及细想。

    “给我爆!”

    袖口急抖,顿时五颗火红色的珠子,从袖口飞出,挡在他面前,同时间他本人如电般的急飞退!

    轰地声,五颗火红珠子接连爆炸。

    朵朵的暗红色火焰凭空冒出,顷刻间组成了道冲天而起的暗红色火焰墙,似乎要烧破半边天!挡在了皇甫泰身前。

    下子五颗品法宝自爆?赵君宇也是意外,这皇甫泰心态还算果决,身上宝物也不少。

    噗嗤噗嗤,十二道金色剑光没入这火焰墙,出难听的嗤啦啦裂帛摩擦声。

    大部分剑光泯灭,只有两三道穿透火焰墙,但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歪歪斜斜飞出后消失。

    而与此同时,皇甫泰已经刹那间飞退出去十几里!

    “哪里跑!”

    “真武十七式,之穿云刺!”

    赵君宇高高跃起,只手收回飞剑,另只手,同时间凭空无声无息打出记短促的刺拳!

    寸拳如刺!

    只见周边空气竟然产生个个漩涡状,强劲的气流下子被极度压缩,全部汇聚在赵君宇拳头上点,随着他这拳轻轻击出,陡然爆开!道凝练至极利箭般的气芒,立刻电射而出!宛若实质!

    在地面上众人齐齐的惊呼声,利箭状的气芒,如同长弓满月,电射而出。

    以惊人的度,飞向十几里外的皇甫泰后心刺去!

    “手武技,手术法!”

    “心二用,我的老天!”

    高奇的心脏早已被赵君宇震撼地麻木,但在看到赵君宇手指挥飞剑,另手击出门奇怪的武技时,忍不住再次失声惊叫。

    他自从晋升元婴期,几十年来没有如此失态了。

    “而且这是什么武技,威力竟然如此骇人?”

    “即使那些隐世宗门的秘传,也不过如此。”

    高奇喃喃地自言自语。

    这年轻人到底是何来头,为何浑身上下,各种惊世招数层出不穷?

    而且,他还有种预感,这年轻人根本还没出全力!

    “天骄频现。”

    “大盛之世,要来了吗?”

    高奇喃喃自语,大盛之世,也是大争之世!天才辈出!

    说时迟那时快,利箭气芒已经后先至,瞬间追上皇甫泰!

    后者亡魂大冒,回身大喝声,双手急挥,顿时道银白色光盾出现,刚出现利箭气芒就已经头扎上!

    “扑哧”声轻响,看似十分凝厚的光盾,竟被硬生生扎碎裂而开。并余势不减又下扎在皇甫泰的赤色法袍上。

    嗤啦声,皇甫泰的防御法宝,赤色法袍终于裂开!

    此前遭遇数次重击,又激了上面的符,法袍终于支撑不住。

    噗嗤声,皇甫泰又喷出数口鲜血,朝前急扑。

    几乎同时间,赵君宇已经是急掩杀而至,两手急弹,行云流水!两道银色电弧急弹而出。

    “欺人太甚,拼了!”

    皇甫泰狼狈至极,披头散厉声叫道,柄赤红长刀半空急斩而下。

    砰砰砰,数声爆响,将两道银色电弧斩灭。

    “辣鸡!”赵君宇不屑地摇了摇头。

    打到现在,对方才祭出本命法宝,全力相抗,这倒不是对方托大。

    而是这个所谓的天骄皇甫泰,开始就心志不坚,没有存死战之意,直打算跑掉去找帮手。

    而且此人极为惜命,身上好几件法宝都是防御性的。

    “阁下当真要赶尽杀绝?”

    “我们之间根本没有深仇大恨,这是何苦?”

    皇甫泰全力戒备,危机如阴影般没上心头,对方也是天骄级别,术武兼修,而且法力明显在他之上,个不小心就要交代这里。

    只是他不明白,这个来历神秘的高手,和玄阳宗有何过节?

    “你不是来调查你们玄阳宗,几个长老的死因么?”

    “那我告诉你,他们全是死在老子手上!”

    赵君宇冷笑声,掌劈出!

    “真武十七式,裂空斩!”

    道撕裂苍穹的掌刀气芒,带着剧烈的气流风暴,当头朝皇甫泰劈下!

    “你是散修联盟余孽!”

    皇甫泰心大骇,心再无侥幸,全力死战。

    “神炎七斩!”皇甫泰赤红长刀斜劈,刀身上枚枚符闪烁,带起串串噼里啪啦的火光,汇聚成道冲天的火焰刀芒,朝着迎面而来的掌刀气芒狠狠斩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