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破境丹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炸炉了!”

    “宋丹师炸炉了!”

    “哎呀,怎么会这样?”

    众人刚刚才反应过来,急忙过来查看,见到以往高高在上,万人崇敬的宋丹师,此刻长袍碎成破布条状,满脸焦黑,眼神呆滞,似乎已经丢了魂,目光空洞。  =.==1≥Z≠W≥.≈≈

    与以往众人眼里的形象天差地别,不由得纷纷心怪异。

    “宋丹师!您……您没事吧?”

    旁的庞龙急忙上前,扶起宋天桥。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输!”

    “对方不过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儿,个蝼蚁!”

    宋天桥喃喃自语,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自己惨败的结果。

    庞龙从头到尾目睹这切,他万万没想到之前,宝药阁的这个年轻丹师,还真的是名丹道大师!

    只是,他明明筑基期修士,是怎么炼制出四阶灵丹的?而且还是极品丹药?

    难道说,他本身是名金丹修士?或者说是,虽然是筑基期,但是真元和精神力,都远般的筑基期修士?是个天赋绝佳的天才?

    不仅是庞龙如此想,几乎同时,全场的修士心,纷纷泛起类似心思。

    这年轻丹师,难道是隐藏了自己的修为?或者是个万年天才?

    皇甫泰上下打量了下赵君宇,冷哼声,双眼再次微闭,这小虾米再怎么跳,难道能跳出本天骄的手掌心不成?

    “赢了,我们赢了!”

    “简直不敢相信啊!”

    此时,旁直是心悬在嗓子眼里的罗掌柜,此刻才刚刚回过神来,兴奋地大叫。

    宝药阁几十年来直被丹王殿压得死死的,难以望其项背。

    没想到,今天自己这方大大给宝药阁长了脸,赢了丹王殿。

    消息传到总号,上面定会大大嘉奖于我!那岂不是美滋滋?

    罗掌柜心花怒放。

    “好了,高城主,顾家主,云掌柜。”

    “现在结果已然明了,输掉的方是不是该履行赌约了?”

    赵君宇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自顾自地往嘴里丢了颗水果。

    淡淡地问道。

    “对!对!”罗掌柜这才想到还有赌约,那可是丹王殿乾元城分号宝库里的所有灵药啊,赵丹师肯定不会全部拿走,就是剩下点碎肉,也够宝药阁笔的了!

    然而,高奇等人闻听此言,面色有些踌躇,这事不会这么简单的。

    “且慢!”

    正当高奇犹豫的时候,个傲慢地声音响起,正是上直仿佛脱于外的皇甫泰。

    果然来了,围观的修士都不是傻子,这出戏才开始呢。

    “高城主,你说这位丹师炼制出四阶极品灵丹,可并没有说是何丹药,有什么效果。”

    皇甫泰缓缓地说道,还是眼没看赵君宇。

    即使是四阶丹师,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哦,对呀!”

    “宋丹师事前说明是要炼制疗伤圣药,龙元造血丹。”

    “而这位丹师似乎没有说明炼制的是何丹药啊?”

    众围观的修士,猛然反应过来,对呀,到现在不知道是什么丹药呢!

    “皇甫道友,话虽如此,但这似乎不影响斗丹的结果吧?”

    高奇苦笑声。

    “虽然,还不知道赵丹师炼制的是何种丹药,但是确实是四阶极品灵丹无疑。”

    “这是经过本城主,和顾家主,以及云掌柜认证的。”

    “话说回来,即便是对品阶和药效有异议,但宋丹师,却……嗯,炸炉了。”

    高奇顿了下说道。

    “对呀,即使赵丹师炼出来的,不是四阶极品丹药。”

    “甚至是阶二阶基础丹药,都没问题啊。”

    “因为宋丹师直接炸炉炼废了,这明显是赵丹师胜了斗丹。”

    “是什么丹药另说,斗丹输赢是已经确定了的。”

    围观的修士纷纷议论道。

    “高城主,此言差矣。”

    “如果,这位赵丹师炼制出的,是其实没有丝毫作用的伪丹,诡丹,也要算他赢不成?”

    “要知道,些炼丹师可是会玩这些把戏的。”

    皇甫泰面容古井无波,缓缓地说道。

    此言出,众人愣,气氛怪异。

    随即开始叽叽喳喳讨论起来。

    “爷爷,伪丹,诡丹是什么?”旁的黄杉少女高彤彤,好奇地向高奇问道。

    “所谓伪丹,诡丹,是些无良炼丹师,炼制出或者说造假出,些虚有其表,但实际没有什么效果的丹药来欺骗些分辨能力较差的修士。”

    “这些丹药外表,丹香丹晕与真丹无异,但服用之后没有丝效果或者效果极差。”

    高奇向孙女解释道。

    哦,后者点点头,美目望向旁悠然自若的赵君宇,这年轻人不会是骗子吧?

    但是高奇等高手却是心有数,皇甫泰这是在找茬了,般炼丹师自持身份,很少去炼制伪丹诡丹,都是些心术不正或者已经身败名裂的炼丹师,偶尔炼制出来欺骗些低阶修士罢了。

    赵君宇似笑非笑地瞟了皇甫泰眼,心泛起丝杀意。

    这人不安好心,须知炼制伪丹诡丹在丹师界是大忌,旦被打上这个标签,就别想混了。

    这个皇甫泰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从个元婴修士口传出去的话,无论真假与否,日后都会被有心人拿来作为把柄。

    皇甫泰如此说话,用心险恶,是在断个丹师的前途,然而,赵君宇是个靠炼丹混饭吃的普通丹师吗?

    “赵丹师,您就给大伙说说,这是什么丹药吧?”

    “叫什么名字,有何用途啊?”

    此时旁围观的修士,禁不止好奇心,纷纷叫起来。

    “不会真是伪丹,诡丹吧?”也有些人低声议论。

    “这丹药,叫做破境丹!”

    赵君宇缓缓地说道。

    “炼气期修士服用颗,直接提升个小境界!”

    “如果炼气十层的修士在冲击筑基期时服用,会大大节省时间,并增加至少三成的成功率。”

    “而我炼制的是极品破境丹,效率还会增强不少,对于筑基期修士也有作用,在突破筑基期小境界的时候吞服此丹,也会增加约二三成的成功率。”

    赵君宇语气淡然,似乎在讲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然而他的话,却引起全场哗然!很多修士,倒吸口冷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