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曹政遇险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龙宇酒业这次风波,出人意料的个大反转,经过媒体,络直播的传播作用,反而是大大的利好。?? .

    销售额更上层楼,其主打品牌紫霖酒,已经霸占了高端酒市场的龙头。

    而随之推出的低端药酒,口碑也在迅传播开来。

    而上次密谋要对付龙宇酒业的几个名牌酒业的老总,要么失踪要么暴毙,如此来,再也没有人敢打龙宇酒业的主意。

    财富在迅的积累。

    午夜,赵君宇端坐在佘山半山腰大宅的后院。

    周身空间浮起星光点点。

    聚灵阵,天地灵气源源不断被抽取而来,这断时间以来,有了聚灵阵的作用,辅以聚元丹再加上双修反哺真元,诸女的修炼进度喜人。

    尹冰月和叶莲馨,已经是炼气层。

    而尹雪和安若兰,则已经是炼气十层的修为,要为筑基做准备了。

    方雨琴则起步较晚,现在还是炼气五层。

    至于千代美子,则暂时不需要赵君宇操心。

    “是时候,给她们准备筑基丹了。”赵君宇暗自思忖。

    赵君宇有逆天体质九阳圣体,还有逆天的功法万象炼体诀,所以他当时突破筑基期的时候,只是用相同属性的名贵药材替代既能完美筑基。

    而修炼资质般的众女,完美筑基是不可能了,但是达到上品筑基层次,还是可能的,但这就需要修真界的极品筑基丹帮助冲关。

    修真界的筑基丹,乃是品丹药之最难炼制的丹药之,光是灵药便需要十二种,这十二种灵药相互之间药力组合,配比顺序等复杂程度比较聚元丹等基础丹药复杂了何止十数倍,而且虽然这些灵药不是很珍惜,但是成丹率却是极低,是极为考验炼丹术的种丹药,炼丹术对赵君宇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灵药。

    而地球上的筑基丹,赵君宇还没见过,但是所用原料估计也主要是与十二种灵药,同属性的百年老药或者半灵药替代,这样的筑基丹杂质较多,品级也肯定不会高,所以赵君宇并不打算给众女服用地球上的筑基丹。

    而是打算炼制出修真界里的极品筑基丹,帮助众女冲关,给自己老婆要用就用最好的。

    所以,药材替代根本行不通,必须是十二种灵药,而且灵药品级还必须相当高。

    赵君宇从地球其他被他所灭的势力还有个人手,抢来的,基本只是百年老药,或者半灵药。

    而只有从散仙遗迹处搜刮来的,种植在后院药田里的,才算得上灵药。

    紫心草,正阳花,玉竹兰,开阳叶……

    赵君宇皱着眉头把药田里现有的默数了下,十二味灵药,还差六味灵药。

    俗世里难以找齐,看来必须去趟传说的修行圣地,圣域了。

    话说,曹政回圣域散修联盟已经好几个月了,怎么没点消息?

    正在此时,赵君宇眉头皱,长身而起,说曹政,曹政到。

    只是这个曹政,貌似情况有些不妙。

    “前辈,赵前辈!救命!”

    远处,道流光,电射而来。

    正是许久不见的曹政,只见他满身鲜血,衣衫破碎。

    正咬牙全力飞遁,朝佘山半山腰逃来,边跑边吐血。

    “哈哈,真是蠢货。”

    “曹政,圣域里那么多地方你不躲,跑到俗世来。”

    “你是蠢呢,还是蠢呢?”

    “你们散修联盟的高手,几乎被我几宗屠戮空,俗世这些滥竽充数的家伙,有谁能救得了你,有谁敢救你?”

    远处,几个人影不紧不慢地吊在曹政后面,猫戏老鼠般,时不时随手打出几道攻击,逼得前面的曹政手忙脚乱,四处乱跳。

    更是逗得后面几人哈哈大笑。

    蓬地声,曹政后心再道拳风,口大块大块的鲜血内脏碎片,喷涌而出。

    身体向前扑,摇摇晃晃了阵,眼看就要失去知觉,从空坠下。

    此时,个有力的手扶住他的胳膊。

    “赵,赵前辈,救命!”看到来人是赵君宇,曹政松了口气,整个精神下子松弛下来,晕死过去。

    “你是谁?”

    “何方小子,竟然敢管我们玄阳宗,皇极门的事。”

    “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此时,远处不紧不慢的几个人影,见到赵君宇凭空出现,不由愣。

    随即站住,厉声喝问。

    赵君宇正旁若无人地手将枚疗伤丹药塞进曹政嘴里,另手贴在他后心,源源不断精纯的真元,输入曹政体内。

    听到来人话语,不由得愣,玄阳宗?赵君宇脸上泛起若有若无的笑意。

    当先的是名,面白无须的白袍年人,见到此景,不由哈哈笑。

    “怕了吧?听到玄阳宗名号,还不赶紧滚边去。”

    “免得耽误小爷们办事。”

    此时,另外几个人影,要么身着白袍,要么身着青袍,纷纷围了上来。

    “哈,这人就是曹政嘴里什么前辈吧?个俗世黄口小儿而已。”

    “吃错药了吧?”

    “前辈?哈,我是前辈他爷……”个白袍的黄脸汉子哈哈大笑着。

    死!赵君宇面容厉,指点出!

    蓬的声闷响,血肉四溅,黄脸汉子上秒还保持着狂笑之意,下瞬间身体就已经凭空炸裂,化作团血雾。

    “不好!”

    “此人诡异!”

    白袍年人惊,随即大喝道,其余几人也是急忙四散而开,凝神戒备。

    “阁下,尊姓大名?师承何方?”

    白袍年人浑身真元徐徐燃烧,字句地问道。

    刚才黄脸汉子,也是玄阳宗的名战力颇为不错的弟子,筑基大圆满的境界,竟然毫无抵抗力地被此人指点杀。

    自己这边没有人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

    面前这个俗世人,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难道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白袍年人,内心泛起丝寒意。

    但随即定了定神,“我们玄阳宗和皇极门,缉拿敌人,还请阁下无关人员,不要干涉。”

    “否则我们两宗如果问罪,你也担待不起。”

    白袍年人,字句地说道,语带威胁。

    自己是金丹期,身旁的皇极门高手,也有个金丹初期。

    再加上几个筑基期弟子,对方即使是金丹后期,也可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