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陷害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伍先生,这次麻烦您老了!”

    “不过这次非您老出手不可啊。??  .”

    座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内,原某国企酒业的老总,也就是那个黑瘦男子,恭敬地站在个脸上有个明显黑痣,身着黑衣的老者面前。

    “小三啊,我和你们家有多少年交情了?”黑衣老者也不答话,站起望向窗外。

    “足足四十年了,从我爷爷那辈,伍先生就是我们家的贵客,也是大恩人。”

    黑瘦男子低头恭敬地说道。

    “四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这次虽然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算我伍玄为你老王家,出手最后次。”

    “自此之后,缘分已尽,不再相见。”

    黑衣老者伍玄,抬眼望向远方。

    蛰伏了太久,到了该回宗门的时候了。

    黑瘦男子,身子抖,低下头默然不语。

    “赵总,不好了!”

    “出大事了!”

    洪宝镇龙宇酒业总部,气派的办公楼内。

    赵洪胜,赵君宇,于涛等人正在说着紫霖酒的销售情况,忽然外面阵喧闹,叫骂声传来,怎么回事?众人正疑惑间,秘术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连声叫道。

    “出什么事了,慌慌张张的?”

    赵洪胜皱眉问道。

    “我们周边的村民,说我们酒厂排放的废水,污染了水源,导致他们庄稼全部枯死。”

    “现在厂门口聚集了好几百人,正在闹事呢。”

    “人越来越多,而且有媒体都来了。”

    “村民情绪激动,都操着农具锄头,情况不妙啊!”

    秘书哭丧着脸。

    “什么?”

    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急忙走出去。

    此时,厂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

    “管事的出来了,大家都找他们!”

    “喂,你们排出的水有毒,毒死了我们的庄稼。”

    “我们家老小都靠这几亩地过生活,好容易大棚种植了些庄稼,水果蔬菜,就这样死了,年都白干,你们必须给个说法!”

    “就是,就是,欺负我们农民好欺负!”

    见到赵洪胜,赵君宇等人出来,聚集在厂门口的数百村民,手持锄头耙子等农具,情绪激动。

    “大家静静!我是龙宇酒业老总赵洪胜,大家听我说!”

    “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们龙宇酒业,花费巨资购置的是国际上最先进的净化设备。”

    “拍出的废水,达到再生水程度,可以循环利用的,怎么可能污染你们的水源?”

    赵洪胜手持喇叭,高声喊道。

    “不可能,你撒谎!”

    “你们的废水,直接排到河里,我们方圆这几个村,都是用这条河灌溉庄稼,这附近就你们家生产企业,不是你们是谁?”

    这村民有几个领头的直在鼓噪村民,其个贼眉鼠眼的矮胖子,喊声最大,最积极。

    “你在狡辩,撒谎,乡亲们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必须让他们停业整顿,不然我们几个村数千人家老小都没有饭吃怎么办?等死吗?”

    矮胖子情绪激动,挥舞着手大叫。

    不得不说,他的话很有鼓动力,感染力,时间,村民们叫声越来越大。

    “对,对!停业整顿!”

    “要不赶紧关门走人!”

    “别在这祸害我们庄稼人!”

    鼓噪声越来越大,旁的几家电视,络媒体记者也纷纷举起手摄像机,手机记录这切。

    “名噪时的龙宇酒业,遭遇危机。”

    “排出的废水不达标,毒死周边村民庄稼,如此严重事件,为什么没有人来处理?”

    “难道说,企业只管挣钱就不管农民死活了吗?”

    电视台的记者在喧闹的人群旁报道,络主播也同步直播过程。

    “赵总,宇哥,事情不妙。”

    “国家直很看重农民利益和粮食问题,这事儿如果闹大了,媒体传出去,会很严重。”

    “刘市长他们也保不住我们,闹到燕京,长们也会很为难。”

    于涛本身是农民出身,知道这里面的严重性。

    这……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赵洪胜,此时也有些慌神了。

    赵君宇在旁,皱了皱眉。

    什么嚣张大少,达官贵人之类,这些人如果跟他作对,是自寻死路。

    但是,这些明显被鼓动起来的底层农民,赵君宇也感到些棘手,总不能把他们全杀了吧。

    此事有古怪,怎么都像事先有准备似的,这些媒体是怎么第时间知道消息的?

    赵君宇神识散出去,果然,十几里以外的山里,有两人正在用高倍望远镜,看着这里生的切。

    哼!赵君宇声冷笑。

    “你们酒厂如果不关门,不赔偿我们损失。”

    “我们就层层上告,跳楼请愿!”

    “国家不能为了展企业,就不管我们农民死活!”

    此时,人群的矮胖子,还有几个领头的,又开始鼓噪起来。

    “关门,关门!”

    “赔偿,赔偿!”

    数百村民举着农具,叫声越来越大,甚至有人开始推搡酒厂的保安,眼看事态就要失控。

    “都给老子闭嘴!”

    赵君宇此时突然声暴喝,带上了丝丝真元,震若雷霆!

    在下面每个村民耳边炸响,就如同平日惊雷,下子把众人都震住了。

    “你们说,老子的酒厂排出水,导致你们庄稼枯死。”

    “有什么证据么?”

    赵君宇冷笑道。

    “证据,还要什么证据?”

    “那些枯死的庄稼,就是证据!”

    “走,你跟我们走,去看看!”

    人群,矮胖子高声叫嚣。

    “是啊,你们这些有钱人,出了事就各种抵赖,有本事跟我们去看看啊!”

    众村民情绪激动。

    “好!我们走,去跟他们看看。”赵君宇回跟赵洪胜,还有于涛笑道。

    两人看见赵君宇胸有成竹,点不担心的模样,不禁心下安心了几分。

    几个人被村民簇拥,朝庄稼地走去。

    几个媒体记者,络主播也急忙跟上,他们还要继续直播呢。

    来到水源地河流周围的庄稼地边,果然,无论是大棚里种植的蔬菜,水果。

    还是田地里种植的水稻,都已经是大半枯死。

    “你看看,这就是你们干的好事,还想抵赖?”

    “这水源地,就你们家排水管,我们周围几百户村民,都靠这河水灌溉庄稼。”

    “现在庄稼都死了,你让我们几百户怎么活?”

    矮胖子大叫道,然后几个村民里的妇女,也很配合地趴在地上,呼天抢地起来。

    时间,群情激愤。

    个不好,事态就有失控的危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