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美酒风暴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李总,你这是从哪搞来的美酒?极品,极品啊!”

    “哎,你悠着点喝,我也是好不容易从王董那求来的瓶。  ㈠.1ZW.”

    “mR.林,你们华夏酒我其实直感觉般,太冲不如我们欧洲的葡萄酒和伏特加,不过这紫色的酒不样,清冽醇正不上头,神奇,神奇的味道啊!”

    天海是国际大都市,成功的企业家,名流富豪明星,包括外资公司高管总裁等等,圈子人数众多,但也只是没过多久,这种名叫紫霖酒的淡紫色琼液就已经在上流阶层,包括外资高管之间传疯了。

    有拼命工作导致多年失眠,体虚的老总喝了之后身体,精神改善了很多。

    也有什么都有了之后,生活颓废,患上抑郁症甚至毒瘾的明星名流,尝过紫霖酒之后,又重新找到了生活的乐趣,和正能量。

    时间,很多人为之疯狂,

    由于还没上市,从赵君宇婚宴上流出去的几百箱紫霖酒,就成了千金难求的宠儿,私底下交易行情路涨到上万瓶,最后展到多少钱也买不到只能靠人情赠送。

    但孙嘉良跟赵君宇说起这事的时候,后者丝毫没觉得意外。

    “是时候,趁热打铁了。”

    禁不住赵君宇软磨硬泡,经商天才赵洪胜终于答应出山,亲自操办建立酒业公司的事务。

    酒业公司定名为龙宇酒业。

    赵洪胜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于涛任营销总监,孙嘉良则作为大股东。

    生产线,设备,原料都已备齐,现在就是要选址,盖厂房和配备人员了。

    赵洪胜花了十来天在天海周边调研之后,拍板决定厂址选在天海洪宝镇。

    这里交通方便,几条通往外省市的高公路,都在这里交汇。

    而且离紫霖果的种植基地,于涛老家,邻省金州也是直线距离最近,走高直达两个多小时,就能把原料送至工厂。

    而且这里也是古玩,字画,物收藏交易心,同时也是制造业物流心,天海周边甚至华东的商人,收藏玩家,艺术家来往络绎不绝,这对于紫霖酒的传播也起着大大的利好作用。

    赵洪胜果然是经商天才,考虑得很周到,就连孙嘉良也自愧不如。

    之前安沧海的老友,李老板陈老板的店面就开设在洪宝镇,两人听闻赵君宇要在这开厂,也是跑前忙后殷勤不已。

    由于刘市长的好几次亲自过问,洪宝镇政府对龙宇酒业进驻,非常重视,路大开绿灯,前后总共才二十几天,就已经万事俱备,开业上马投产。

    由于之前在天海上流阶层打下的口碑,龙宇酒业的紫霖酒,在开业上市之初就遭到疯抢。

    紫霖酒定价从开始的二千百瓶,直上涨到六千瓶,还是供不应求。

    龙宇酒业销售部,包括营销总监于涛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更有不少人想法设法直接找到赵洪胜董事长的电话,每天赵洪胜都要接到几十个电话。

    再加上洪宝镇南来北往的商人,收藏爱好者,艺术家的口口相传,才仅仅上市了个多月,天气已经冷了下来,进入初冬的时候,紫霖酒的口碑迅传播开来,从华东逐渐扩散到全国,不仅仅是天海,华东,华南,直到燕京东北,都逐渐开始关注天海洪宝镇的紫色琼液。

    口感清冽醇正,喝起来神清气爽,对身体有补气养元的作用,还不上头,这美酒谁不爱?

    随着销售的火爆,赵洪胜更是很有气魄的拍板在华夏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拿下广告标王。

    如此来紫霖酒连带着龙宇酒业,算是火了,真正的火了。

    订单供不应求,赵洪胜不得不每月限量供应,但这反而更刺激了需求的增长。

    不少各地土豪,富人抓紧抢购,更有不少人作为送礼佳品,巴结上司,讨老丈人欢心的利器。

    都以送紫霖酒为荣。

    赵君宇又适时推出了些他将修真界些低档灵酒,按同属性地球药材,来调换制作而成的,适合普通人的药酒,也由龙宇酒业出品,定档为低档。

    价格从百元左右到上千元不等,同样大受欢迎。

    到了深冬的时候,龙宇酒业在华夏酒类市场的份额越来越大,名气也越来越响亮,终于引起了同行们的嫉恨。

    你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开业才两个多月的小企业,就将整个华夏酒类市场搅了个天翻地覆,凭什么?

    这酒类市场的蛋糕,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划分好了。

    大蛋糕都由些国企酒业,还有些千年传承下来的名酒品牌把持,消费者习惯了他们的口味,市场渠道,销售对象都有固定的人群,不愁卖,这些企业等于是躺着拿钱,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硬要割去大块,而且还有越割越大的趋势,顿时不乐意了。

    原某市,个著名的国企酒业集团内。

    几个原,西南著名品牌酒业的老总,聚在起,秘密开会。

    “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天海龙宇酒业推出的几种高低档次的酒,实在太厉害。”

    “下子抢走了我们几家在华东地区,三分之的销售份额。”

    个酒企老总,面带担忧地说道。

    “现在,州的郑氏集团,也做了龙宇酒业在原的代理,销售火爆。”

    “来势汹汹,恐怕过不多久,就要大大侵占我们在原的市场份额了。”

    另位胖胖的老总,也脸愁容,难道躺着大笔钞票进账的好日子,快到头了?

    “我们不能坐视不理!”

    “我们几家都是建国初期就建立的酒厂,或者是千年品牌的老字号,怎么能让个开业两个月的酒厂骑在头上?”

    另外个酒企的老总,拍案而起。

    “哼,这个龙宇酒业,就是个雏儿,跟我们斗,他还差得远!”

    此时,这家国企酒业的老总,个黑瘦的年男子,缓缓地话了。

    “初来乍到,就想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

    “每行,都有哪行的规矩,这个龙宇酒业不守规矩,就怪不得我们了。”

    黑瘦男子狠狠掐灭手上的烟头,面目阴沉地冷笑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