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大婚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是将军又怎样!”

    “就能出手伤人?”

    “我们港岛何家可是受过枢长接待的,我们要去燕京告你!”

    空气响亮着何炳声嘶力竭的叫喊。 ㈧.㈧㈧1?Z?W?.㈧

    但是包括夹克男子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理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而是目送着赵君宇的直升机腾空而起,同时微笑着挥手。

    直升机上,众婚纱店员工敬畏地看着正在和众美女说笑的赵君宇。

    原来,这是尊大神啊。

    怪不得能同时拥有六位******,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

    今天是黄道吉日,宜嫁娶,也是赵君宇结婚的日子。

    秋高气爽,佘山的半山腰大宅院。

    已经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钱老,身着便装的萧南天等人,还有元海和小胖子姜,将整个大宅院打扫得窗明几净,进进出出忙活着布置。

    山脚以及远处的居民,远远看见辆辆级豪车驶向山腰,纷纷惊奇不已。

    半山腰庄园的主人,什么来人,如此排场?

    庄园的广阔草地上,个装饰典雅精心安排的白色婚礼台矗立在央,前边都是个个的座位,而周围摆放了数百桌宴席,排场很大。

    赵洪胜,林婉云夫妇,还有赵德老爷子,赵嫣然等众赵家人,都是穿着红色唐装,喜气洋洋地坐在最前面。

    尹家尹老爷子带着尹家众人,叶家叶天带着叶家人,还有方天翼方耀武等方家人。

    以及安若兰的父亲安沧海带着罗姨,代表着安若兰和千代美子的娘家人,安若兰和千代美子感情最好,安沧海也很疼爱这个可怜的姑娘,前几天安沧海就将千代美子收为干女儿,美子也算是在华夏有了娘家。

    这些都是新娘子家的人,坐在前面排。

    而赵君宇身白色西装,显得精神抖擞,帅气逼人。

    领着六名美若天仙的新娘子站在门口迎接客人。

    “赵小友,恭喜,大喜啊。”

    第个来的是孙毅,后面跟着孙嘉良,微笑着备足了厚礼上前恭贺。

    紧接着,从燕京赶来的王现霖,王思重父子,和众天海富豪,生意伙伴。

    刘市长,陈局长。

    以及赵君宇在天海大学的同学,于涛家人。

    异能局石富贵局长等众异能局的人。

    还有六位新娘子的朋友,同学,亲属等等。

    等等群群宾客如潮水般,接踵而至,送上礼物和祝福,将二三百桌坐的满满当当。

    “哈哈,赵将军,恭喜啦!”

    就连徐英荣都身便装特意赶来,大笑着备了礼物走了进来,萧南天急忙上前敬礼,领着徐英荣跟孙毅,石富贵坐在起。

    林婉云笑得合不拢嘴,她半生凄凉,年近五旬终于尝到人生的甜美。

    作为几个新娘子的准婆婆,林婉云和几个亲家直在兴致勃勃的聊天,她和赵洪胜也是感慨,自己竟然有好几个亲家。

    个身穿西服,个子不高,瘦瘦的男子走了上来,手持麦克风,笑语盈盈,众宾客基本都认识这位男子,他叫何炯,是当今娱乐圈,身价最高的当家主持人之,这场婚礼竟然由他当司仪。

    “各位来宾,欢迎在百忙之抽出时间,来参加新郎赵君宇先生,新娘尹冰月,尹雪,叶莲馨,安若兰,方雨琴,千代美子女士们的婚礼。”

    主持人口气将新娘名单念了下来,饶是他主持功底深厚,也是差点卡壳,这场婚礼好几个新娘子,可真是太独特了。

    “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我们起见证新郎和新娘子们的婚礼,定会完美举办,他们也定会直幸福下去,白头偕老!”

    他的话音刚落,阵阵震天的鞭炮声响起,在由鲜花簇成的小路上,几个花童不停地撒着花瓣。

    六位美丽的新娘子都由娘家人扶着手臂,款款走来,再个接个,交到赵君宇手上。

    新娘子身穿或粉,或白,或蓝的婚纱,就如个个仙女下凡般,争奇斗艳,国色天香。

    把下面众宾客眼睛都看直了。

    脖子里挂着的梦幻般的紫色翡翠项链,正是那块极品紫罗兰飘绿翡翠打磨而成,彰显出无比的高贵,梦幻,也代表着平安,幸福。

    下面众女宾都纷纷花了眼,羡慕不已。

    而接下来,新郎新娘子交换的着七彩霞光的钻戒,每颗都足有1o克拉,更是亮瞎了众人的眼睛,尤其女宾们更是屏住呼吸,死死盯着。

    这是赵君宇从黑暗教廷得来的大块价值连城的钻石,永恒之心。

    老实不客气地打磨成了钻戒。

    “冰月真是嫁了个好人家啊。”

    “莲馨真是有福气。”

    “若兰这简直不比公主差多少啊。”

    “雨琴真是好幸福哟。”

    时间,六位新娘子的同学,朋友也是纷纷羡慕不已。

    见到来宾都是高官显贵,排场如此之大,礼物如此贵重,他们个个都被震慑住了。

    六位新娘子,给林婉云赵洪胜,端茶改口。

    林婉云望着六名乖巧的儿媳妇,心花怒放,每人封了个大红包。

    风俗流程结束后,婚宴开始。

    婚宴上的美食,有华式也有西式。

    都是请来的华夏老字号酒楼的大厨,还有米其林三星厨师,直接在现场制作。

    众宾客享受美食的同时,现桌子上,除了茅台,五粮液,拉菲等等国内外著名白酒红酒以外,还多了几瓶,泛着淡紫色晶莹剔透酒水的酒瓶。

    “这是什么酒?”

    “怎么没有商标?能喝吗?”

    安沧海那桌,洪宝镇的李老板,陈老板好奇地上下打量着酒瓶。

    “貌似很好喝的样子。”

    李老板,陈老板舔了舔嘴唇。

    “这是我女婿自己酿的酒,很不错,我也是昨天才第次喝。”安沧海笑着打开瓶盖。

    刚打开,股醉人的清香立刻溢满四周,众人纷纷吸着鼻子望过来。

    安沧海急不可耐地饮而尽,昨天喝了口记忆太深了。

    见到他满足地闭着眼,砸吧着嘴。

    陈老板二话不说,把抢过酒瓶,给自己倒了杯,饮而尽。

    嗯?陈老板先是同样吧唧了下嘴,随后眼睛直,浑身抖就像触电般。

    股细细的火线从嗓子眼直到胃部,温暖而不灼人,满口余香,暖流在自己的体内不断的游荡,竟然让自己天的疲劳不翼而飞,精神为之振。

    “握草,沧海,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好喝?”陈老板怪叫声,死死攥住酒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