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谁是蝼蚁?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我们总顾问,是名震华夏的武道大宗师。? ? .”

    “曾经救过车的老将军,老长。”

    “当然也救过不少老百姓。”

    “南海,二号长亲自授予总顾问,国之栋梁称号!”

    翟隆缓缓地说道,同时挺直身子,脸骄傲。

    “什么?二号长!”

    “我他么要疯了!”

    此时,全场已经完全如沸腾的开水,直接炸锅。

    小胖子和众同学早已嘴巴里塞了桃子样,闭不上嘴。

    只有赵君宇依旧面色淡然,尹雪和安若兰玉容古井无波,她们的眼里只有赵君宇,自己的老公。

    “我再补充下,除了这些之外,赵将军还是国家二级英雄,同时,还是华夏几支顶尖特战部队的总教官。”

    “挫败过敌国的重大阴谋。”

    “而且前几天又立了件大功,上面正在讨论给他什么嘉奖合适。”

    李秘书挥手示意手下警察全部出去,脸苦笑,缓缓地说道。

    这几句话出,全场再无人说话。

    会是将军,会是什么总顾问,会又是二号长亲授,国之栋梁,国家英雄。

    还救过车老将军,老长!如此多的身份,如此多的荣耀,如此硬的后台!

    这也是没谁了。

    郑子达的儿子,郑飞,眼流露出浓浓的嫉妒,这么多的荣耀地位集于身,为什么不是我?我哪点比他差!

    啪嗒声,郑天明手抖,刚刚端起准备喝的茶杯掉在地上。

    而旁的曹泽,已经是脸痴呆。

    “天明兄,你这孙子的朋友……我的老天!”他屁股坐在椅子上,不知道用什么词语形容内心的震惊。

    周芸和郑志广,目瞪口呆之余更是对自己刚才力挺赵君宇,感到无比庆幸。

    “所以,黄老,你真以为就凭你点燕京的关系,就能威胁到赵将军?”

    “笑话,彻头彻尾的笑话!”

    李秘书摇了摇头,其实他在点醒,也是在救黄家。

    就看黄栋怎么选择了。

    生还是死,黄家灭,还是存,只在他念之间。

    你后台再硬,硬得过这位爷?

    黄栋脸色惨白,此刻他已经明白。

    面前这位他们开始只当做蝼蚁的小子,已经不是史前巨兽了,而是天!

    自己永远够不到的天!是弹指之间就能灭自己全家的天!

    “爷爷,定不能饶了这小畜……”

    此时,在杜鹃怀里的黄鸿才悠悠醒来,满脸全是鲜血,五官早已变形。

    他睁开如条细线的眼睛,看到对面赵君宇还好好站在眼前,顿时怒不可遏,拼命地用含混不清的漏风声音,嘶叫着。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黄栋把紧紧捂住嘴,也不管满手的鲜血和孙子痛得拼命挣扎的样子,黄栋躬下身子。

    年过旬的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躬身九十度了。

    “赵将军,我错了。”

    “黄家错了。”

    “请饶过我们,高抬贵手。”

    黄栋就像又苍老了十岁,老泪纵横。

    “你之前,说本座无故打掉你孙子的全部牙齿。”

    “这番话,你可记得。”

    赵君宇面色古井无波,话语平缓。

    然而落入黄栋耳,却是如遭雷击。

    “本座做事,向恩怨分明。”

    “打掉他牙齿,是因为他嘴贱,没毛病。”

    “而现在,若想让本座饶了你们黄家。”

    “光个赔罪,还不够。”

    赵君宇淡淡地说道。

    “老朽愿意奉上黄家半财产,还有……”黄栋结结巴巴。

    “钱,本座不稀罕。”

    赵君宇上前,在众人恐惧的目光,咔嚓脚又将黄鸿才的右腿踩断。

    黄鸿才痛欲如狂,正要叫喊,却被自己的爷爷紧紧捂住嘴,不让出丝声音。

    黄栋苍老的身躯,瑟瑟抖,浑浊的泪珠簌簌而下。

    “赵将军,饶命。”

    赵君宇冷哼声,转头朝周芸母子点点头说道。

    “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告辞。”

    说完,领着两女就要走。

    “赵将军,市里面想请您去市府做客,您看……。”

    旁装看不见刚才生的刻的,李秘书见赵君宇要走,急忙上前说道。

    “没空,以后再说。”

    赵君宇甩手走人,李秘书只能脸无奈地苦笑跟在后面,这位爷可是谁都不鸟。

    “哎,恩公,赵大师!”

    周芸母子赶紧追了出去。

    留下众面面相觑的宾客。

    “天明兄,我们曹家会全力支持郑氏集团,从此两家同心,其利断金!”

    曹泽郑重地和郑天明说道,脸色极为诚恳,看也不看脸狼狈的黄栋眼。

    郑天明没有理他,而是回头朝郑子达家,淡淡地说道。

    “从明天起,志广可以接管些核心业务了。”

    此言出,顿时,郑子达夫妇,郑飞面如死灰。

    而杜鹃听到这番话,望向郑志广的背影,再看到又痛晕过去,面容变形牙齿全掉还断了条腿的黄鸿才,心充满悔恨。

    她不笨,知道无论郑家怎么样,周芸和郑志广搭上了刚才那位大神,日后前途就远不是黄鸿才这个草包可以相比的了。

    ……

    世贸心,五星级总统套房内。

    赵君宇坐在椅子上,端起杯茶,面无表情。

    翟隆恭敬的双手肃立,站在旁。

    “恩公,我爷爷,想见您面。”

    郑志广偷瞄了赵君宇眼,小心翼翼的说道。

    旁的周芸也是面带忐忑。

    “见就不必了,你爷爷不是说过,郑家和我没有关系么?”

    赵君宇似笑非笑。

    而门外站了老半天的郑天明,听到这句话,身子抖,脸上涌起无尽的羞愧和后悔。

    “你爷爷说的没错,确实也无关,不过,你和你母亲,算是我的朋友。”

    赵君宇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此言出,周芸母子脸上,立刻散出喜悦的光辉。

    “你是不是最近经常感到冷。”

    赵君宇突然劈头向郑志广问道。

    “是啊,恩人你怎么知道?”郑志广脸色窒,最近奇了怪了,大夏天的还经常有时候感到丝冷意。

    “那就要问你那个好大伯了。”赵君宇不置可否。

    只是手挥,郑志广立刻感到身上泛起阵阵暖流,那股莫名其妙的冷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听到这句话,周芸母子立刻脸色大惊!

    难道说……。

    “有人给你种下了阴煞之气,包括你母亲以前的慢性毒,都是同伙人所为。”

    “就是你那个好大伯干的。”

    赵君宇淡淡的笑道。

    “什么?赵将军,您说的可是真的?”

    此时,门外的郑天明听见他所言,身子剧震,也不管三七二十,脸难以置信的冲了进来。

    “啊,对……对不起。”郑天明进来见到赵君宇皱着眉头,急忙告罪想要退出去。

    “是不是,把他叫过来,问便知。”此时,赵君宇缓缓地说道。

    在赵君宇的问心术作用下,郑子达很快不由自主地交代了,从数年前他们夫妻就对周芸下了种极其隐秘的慢性毒药,意图神不知鬼不觉的谋害。

    结果被赵君宇拔除,随后他们见到这半年来,郑志广越来越成熟,办事越来越靠谱,郑子达在老婆的唆使下,终于在前几天向自己的亲侄子种下了阴煞之气。

    “混账!畜生!”

    郑天明在旁亲耳听见大儿子,如同灵魂出窍般眼光空洞地将切全盘托出,不禁气得浑身抖,啪地重重扇了郑子达记耳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