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赵将军,误会了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李秘书,凶徒就是他!”

    “而且此人刚刚又将我孙子打成重伤,在州朗朗乾坤下,明目张胆的行凶,实在是狂妄至极!”

    “还请李秘书立刻采取雷霆手段,将此人拿下,以免为祸世间。??? ? .”

    黄栋指边悠然自若的赵君宇,怒吼道,他心痛孙子,老泪纵横,声声泣血。

    使人闻之同情。

    “对,这等凶犯,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刚刚我们都亲眼所见,此人刚刚将才少打成重伤,手段凶狠,明显是惯犯。”

    “必须立刻缉拿关押!”

    此时,宾客里不少人叫嚷起来。

    他们见到市里面都来人了,这人肯定跑不了,这样喊起来既能显示自己的正气,又能在黄家面前卖个好,何乐而不为。

    只是有点很奇怪,李秘书只带了两名警察,也没有佩戴武器,是不是太大意了不像是来抓人的。

    但随即他们释然,或许外面都已经被包围了吧。

    而天海大学众学生早就被吓呆了,李倩更是恨不得根本不认识赵君宇。

    “对,对,这等凶犯必须抓起来。”

    主桌上的众人也迎了过来,郑子达家面露得意,也连声附和,郑氏宴会被搅合了,他们非但不担心反而快意无比,能打击到周芸母子是他们最开心的事。

    郑天明老脸紫红。

    “李秘书,这人和我们郑家真的没什么关系。”

    “郑天明,谁说没关系,你孙子直和他坐在起,谈笑风生,这么多人看见了。这叫没关系?”

    黄栋心疼孙子被打,也不装了,直接撕破脸嘶吼道。

    “李秘书,这位赵先生,是我们母子的朋友,和郑家确实没关系。”

    “但是,我们母子保证,赵先生绝对不是那种肆意妄为伤害无辜的人,这里面定有隐情。”

    周芸脸色阵青阵白,犹豫了下,还是咬牙站在赵君宇旁边。

    郑志广也起身站起,赵君宇是母亲的救命恩人,而且他们都见过赵君宇的惊天本事,隐隐觉得此事应该能压下来。

    毕竟淮南百草堂,在淮南连高官贵人都屁颠颠地不敢得罪,被赵君宇砸了也没见后者有啥事嘛,活得好好的。

    “周芸,你说这话要负责!”

    “只代表你,不代表郑家!”

    “你们母子跟这等凶徒混在起,郑家也容不下你!”

    此时,郑子达拿出郑家长子的气派,大喝道。

    旁他老婆,还有儿子郑飞更是心里乐开花,今天郑老爷子颜面扫地,即使再倾向周芸母子,也不会将郑家掌舵人之位交于他们。

    今天是郑氏集团的灾难,却是他们家的大喜之日,真该好好放挂鞭炮庆祝下。

    郑天明对周芸是失望之极,所谓的朋友却害得整个郑氏,颜面扫地!

    搞不好,孙子也会被牵扯进去。

    然而此时,李秘书却是心里暗暗叫苦。

    “翟先生怎么还没来。”

    昨天晚上,上面得知市级窗口景区生两起恶意伤人事件,已经传播开来,影响极坏。

    市里面大为震怒,然而在他们调阅现场视频后,马上判断出这应该是古武者或者异能者所为。

    这里面怎么处置,就很有学问了。

    对这些古武异能者,国家都有套特殊的应对程序。

    如果立刻采取强制行动,那么引起什么样的后果,谁也担待不起。

    所以市里面立刻将视频转给在人在外地的,州异能局负责人,翟隆想让后者看看对方的来历,谁知道翟隆见视频里的人,就惊惶地叫市里面千万不可轻举妄动,他马上赶回来。

    不能等了,李秘书看着还在脸淡定的赵君宇几人,走上前沉声说道:“请出示证件,表明身份。”

    众宾客面面相觑,李秘书对此人怎么那么客气,不像是对凶犯的态度啊。

    赵君宇慢悠悠地递上本绿色证件。

    表皮赫然是国徽和军徽。

    临近的几个人看见证件都是愣,这不是军官证么。

    “哼,白痴居然还敢假冒军人,罪加等!”

    旁的黄栋冷哼道,以副看死人的表情看着赵君宇。

    李秘书愕然接过证件,翻开就愣住了。

    半天不动下。

    “李秘书怎么了?”

    “还在犹豫什么啊。”

    其他所有的宾客不明所以。

    此时,李秘书旁边的名武警接过证件,仔细端详了下,不由也是愣住。

    他能大概分辨出军官证的真假。

    这……这怎么像是真的啊,那面前这人是……

    我的妈呀,武警嘶得倒吸口冷气,急忙附耳对李秘书低声说了几句。

    “什么?”

    “你没看错?”

    李秘书大惊失色,顿了顿,回头朝赵君宇说道:“你……您稍等下,我们查证下。”

    说完,急忙打手势带着人先退了出去。

    “李秘书怎么走了,不抓人啦?”

    “这是搞什么名堂,看不懂啊。”

    众宾客都是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赵君宇大马金刀地坐下,自顾自地喝起茶来。

    “你们俩也坐下吧,些许小事,那么紧张干吗。”

    赵君宇对着还站着的周芸,郑志安笑道。

    “小事?你打伤那么多人,还打伤了才少。”

    “等你进了局子,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是小事!”

    旁拄着拐杖的胡主任上前叫嚣道。

    去尼玛的吧,赵君宇飞起脚将胡主任另条腿踹断,直接飞了出去,撞在墙上晕死过去。

    “他……竟然还敢行凶!”

    众宾客纷纷石化,不由纷纷畏惧地看着赵君宇,急忙都跟他拉开距离。

    赵君宇的周边下子空出个大空地。

    “哼,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你就真是个小军官又怎样,我黄家关系可是直通燕京枢!”

    旁的黄栋,眼露出仇恨的目光。

    只过了几分钟,众人只见李秘书满头是汗地跑了进来。

    面带恭敬地站到赵君宇面前,口气接不上来。

    后面跟过来的武警已经是啪地个立正,朝赵君宇敬了个军礼。

    “长好!”

    话音刚落,在场所有人片哗然。

    长?这个年轻人是哪门子长?没抽风吧。

    “赵……赵将军,不好意思啊,误会了。”

    全场片死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