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找抽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爷爷,我……我。???  .”

    郑志广也是头雾水,恩公干什么了?

    “我已经通知了市政府的李秘书,他亲自带人,正往这边赶来。”

    “光天化日之下在我市窗口景区,生这起致多人伤残的恶**件,市里面很是重视啊。”

    黄栋似笑非笑。

    “作为州的良好市民,我们黄家有义务将嫌疑人扭送警察机关。”

    “上,别让他跑了!”

    黄栋手招,顿时从门外又涌进来十几个保镖,将赵君宇等人团团围住。

    这十几个保镖,身上气势冷冽,看就是颇有拳脚的好手。

    旁天海大学的同学早就吓得不敢吱声,这次来州,真是到了血霉了,状况不断惹了大麻烦。

    但同时他们也暗暗奇怪,昨天赵君宇虽然出手狠辣,打断了几个人手脚,但若说是终身残疾,奄奄息则也太夸张了点。

    赵君宇则老神在在的根本不理面前的嘈杂,端起酒杯自顾自地喝了口。

    旁的两女也毫不担心,面色如常。

    “市政府的李秘书都亲自往这来了。”

    “看来这事闹大了。”

    众宾客议论纷纷,都以怪异的目光看向,还在若无其事的赵君宇。

    “志广,爷爷再问你遍,这人到底什么人?”

    郑天明怒喝道。

    “爸,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下面那位是赵先生,我也认识,他不仅是志广的朋友,更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的怪病就是他治好的,我保证,他绝不是随意伤害无辜的那种人。”

    此时,旁的周芸也出言解释道,她虽然也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赵大师如此人物,应该不会随意出手伤害无辜。

    她话音落,旁的郑子达夫妇不着痕迹地对望了眼,看向赵君宇的目光夹杂着深深的厌恶。

    “误会,保证?你拿什么保证?”郑子达老婆声冷笑,声音尖刻。

    “受害人都出面指证了,还狡辩什么?”

    “现在李秘书都要亲自过来了,我们郑家怎么摊上这么个事儿!”

    “周芸不是我说你,你们母子跟这些不法份子混在起,本身就很有问题。”

    “您说呢,爸?”

    郑子达夫妇看向郑天明,郑氏开业典礼上出问题,他们心反而隐隐快意。

    这下周芸母子请凶徒来做客,大大丢了郑家脸面,老爷子肯定对他们很是失望,这是小飞上位的好机会。

    周芸还想再说什么,郑天明挥了挥手。

    “小芸,你别说了,看看你们母子干的什么事!”

    “简直是胡闹!”

    郑天明脸烦躁,致多人重伤的嫌疑人,出现在郑家的宴会上,那么多人亲眼所见,自己的孙子还和对方坐在起,相谈甚欢,这样即使百般解释,给市里面的印象也肯定会非常不好,老太爷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旁的曹家曹泽,目光闪烁不定,这意外事件,对郑家的名望肯定有很大打击。

    自己的计划要变变了。

    “还有心情喝酒!”

    黄鸿才冷笑着走了上来,上下打量了番赵君宇,嗤地笑了声。

    “小子,你很牛逼啊,敢废我的人,话说这帮饭桶废了也就废了,你居然还不跑。”

    “还到郑家来喝酒,你说,这么个石二鸟的好机会,我能饶过你么?”

    “算你不走运,谁让你搭上郑家的!”

    黄鸿才狞恶地低声说道。

    心快意无比,这小子撞枪口上了,正愁怎么收拾郑家呢。

    这下既能为手下出了气,更大的作用是狠狠打击到了郑家,让郑家颜面扫地。

    就连爷爷都不停称赞这招太妙,亲自出马。

    “哔哔完了没?”

    “趁老子麒麟臂还没痒,你最好趁早闭嘴滚边去。”

    赵君宇淡淡地说道。

    黄鸿才闻言愣,呦呵碰上个愣头青。

    “小子,你很叼啊,不管你混哪条道上,在你们那有多牛逼。”

    “来了州,犯到本少手里,就是死路条!”

    “除非,你把你身边的这两个美女,送给本少……”

    黄鸿才斜瞥了尹雪和安若兰眼,脸淫邪,压低声音。

    “好了,这是你自己找抽。”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啪嗒声,伴随着众人的惊叫。

    众人只觉得眼前花,根本没看清楚动作,黄鸿才就被赵君宇捏住下巴,手提了起来。

    啪!啪!啪!

    “哔哔是吧,嘴贱是吧!”

    赵君宇拎着黄鸿才,掌接着掌,慢悠悠地非常仔细地扇后者耳光。

    每掌下去,都打飞对方几颗牙齿,口鼻鲜血直飞。

    啊!荷荷!黄鸿才想惨嚎都嚎不出来,才三巴掌,他面部就已经变形,牙齿被打掉半。

    这下,变起肘腋,所有人都呆住了。

    “鸿才!”黄栋最先反应过来,心痛的大叫,这可是他最溺爱的长孙。

    “大胆凶徒,找死!”

    “放开才少!”

    十几个身手矫健的保镖,急忙出手,狠狠向赵君宇身上攻去。

    “滚开!”

    赵君宇声冷哼,谁也没看清他怎么动作,十几名保镖眨眼间全部被他踢飞。

    噼里啪啦,将宴席桌子撞到地,个个口鼻溢血,倒地呻吟。

    嚣张!狂妄!

    时间,所有人都被赵君宇暴虐的手段震怖。

    “你,放开我孙子,有话好说!”

    “我求求你了!”

    黄栋早已吓得老脸惨白,碰上硬茬子了。

    “哎……”周芸和郑志广,暗暗摇头,他们都见过赵大师的神威,这些人惹谁不好,非要惹赵大师,这不是找死吗?

    郑天明也脸震惊,这大大出乎意料,场面有点失控了。

    “好吧,还你!”

    啪!赵君宇又是掌扇在黄鸿才脸上,直接被扔了出去,摔到角落里,痛得晕死过去。

    “鸿才……”黄栋急忙上前,心痛地扶起黄鸿才。

    刚才直被吓呆了的杜鹃,也急忙上前帮忙扶起自己的男人。

    只见黄鸿才脸部几乎完全变形,牙齿被打掉了大半。

    整个人看上去凄惨无比。

    黄栋心痛不已,不禁老泪纵横。

    “黄老,是您给我打电话,说是现了嫌疑人?”

    此时,伴随着个浑厚的男音,从门外又进来群人,当先的是名气质沉稳,三十余岁的男子,目光冷冽,身后跟着几名身着制服的警察。

    见到大厅里片狼藉的景象,十几个人躺在地上,气氛僵硬。

    不禁愣。

    “怎么回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