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开业典礼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更何况,郑家内斗的厉害,全靠郑老爷子压着。  ?.1ZW.”

    “自从郑志广的父亲去世以后,他大伯郑子达家就对他们母子二人向很是排挤。”

    “这次郑氏拿下世贸心,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邻桌的客人议论个不停,赵君宇面容古井无波,他和周芸母子萍水相逢,自然懒得理会这些闲事。

    等到所有人都落座,庆贺午宴开始。

    众宾客觥筹交错,气氛甚是热闹。

    郑志广在主桌敬了几杯酒,就下来陪着赵君宇等人说笑。

    主桌上,郑老爷子郑天明看到孙子去陪群学生模样的人,不禁皱了皱眉,回头朝周芸问道,

    “小芸,那些学生是什么人,志广的朋友?”

    “是的,爸,都是志广的朋友,年轻人有共同话题。”

    周芸话到嘴边,欲言又止。

    “志广也老大不小了,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应该多结交些有身份的人,和学生混在起算怎么回事。”

    此时,旁个胖胖的年男子,脸上泛着油光,目光带着丝阴沉,缓缓地说道。

    “是啊,我们家小飞,就不样,知道上进。”

    “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各方面的人才,其不少政坛,商界的青年才俊。”

    “哎,人和人就不样啊。”

    年胖男人旁边的个浓妆艳抹,面相刻薄的女人,两眼望天说道。

    旁的郑飞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脸得意。

    “好了!年轻人爱聚在起,也不是什么毛病。”

    郑老爷子郑天明,瞥见旁边曹家家主,曹泽似笑非笑,脸看热闹的模样,心阵膈应。

    这个家,就是心不齐啊。

    老大家基本都是草包,大孙子郑飞为人傲慢刻薄,眼高手低,虚有其表。

    可惜老二死的早,但是二儿媳妇周芸,却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商场上游刃有余,几乎顶了大半个郑家,这次能拿下世贸心地块,也主要是周芸的功劳。

    而且孙子郑志广,这半年来进步很大,越来越成熟。

    他更倾向,不久以后将郑家交给二儿媳妇管理,老了,精力大不如前了。

    “天明兄,不请自来,多有叨扰。”

    “祝开业大吉,多多财。”

    此时,个爽朗的声音大笑道。

    从大厅门口进来群人,个个浑身名牌高定,看就是非富即贵。

    当先的是名年纪和郑天明相仿的老者,头染得乌黑。

    只见他皮笑肉不笑地向面带愕然的郑天明拱了拱手。

    “黄家老爷子,黄栋,他怎么来了?”

    “黄家和郑家,针锋相对,都快撕破脸了呀。”

    “会这么好心来祝贺?”

    底下众宾客,见到来人,大感意外不由得交头接耳,讨论地很是热烈。

    郑天明红润的脸色数度变幻,时猜不透对方来意。

    这次世贸心地块的争夺,主要就是在郑,黄两家之间展开。

    最后还是周芸运筹帷幄,棋高着,夺下了世贸心。

    这黄栋是何来意?

    此时,赵君宇注意到身边的郑志广,身子微微颤抖,两眼死盯着黄栋身后,个身材高挑气质出众的美丽女子,她挽着个油头粉面二十来岁男子胳膊,顾盼生姿。

    小娟她……她也来了。

    郑志广内心如遭重锤,杜鹃是他的初恋女友,两人曾经陷入热恋,感情极好。

    但两年前,被黄家的长孙,也就是她现在挽着的男子,黄鸿才横刀夺爱。

    这导致郑志广度性情大变,以酒浇愁沉沦了足有年有余。

    还曾经去黄家闹过,弄得州几乎人人皆知。

    众宾客有人知道这段风花雪月,不禁纷纷眼光怪异地看向面色紫红的郑志广。

    郑老爷子重重哼了声,脸色不好看。

    杜鹃眼睛从郑志广身上扫而过,就像看个陌生人。

    黄家长孙以后,整个黄家都是他的,而郑志广则在郑家前途未名。

    而且黄家日后也不是郑家可比的,现在关系直通燕京枢。

    杜鹃越想,越庆幸自己的选择。

    黄鸿才斜眼瞟了眼郑志广,心快意。

    他特意带着杜鹃来,就是要当众羞辱郑志广,没有什么带着对手曾经最爱的女人过来羞辱对方,更能显得出胜利者的优越感了。

    再说……好戏在后头呢。

    黄鸿才眼光扫过赵君宇等人,露出狞恶的冷笑。

    看到尹雪和安若兰的时候,眼睛眯,脸上微不可查的露出贪婪淫邪的表情,眼光闪烁。

    显然在打什么主意。

    “栋兄,许久不见。”

    “来,请上座。”

    郑天明长吸口气,隐隐觉得对方来者不善,但还是客气地说道。

    “天明兄,不必客气。”

    “老朽只是来喝杯酒就走。”

    “不过在此之前,有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协助市里在这里指认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此人造成多人伤残,其几人奄奄息正在抢救,可以说是罪大恶极。”

    此言出,众皆哗然!

    “什么,指认凶犯?”

    “抓凶犯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可是郑家的欢迎宴会啊。”

    底下众非富即贵的宾客,下子炸了锅。

    “栋兄,你说笑了。”

    “老朽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伤人凶犯。”

    郑天明脸色铁青,缓缓地说道。

    “哈哈,天明兄,这可不是说笑,人命关天的事。”

    黄栋打着哈哈。

    “那你说,凶犯在哪?”

    郑天明心泛起不妙的预感。

    “就是他们!”

    此时,从门外冲进两个人,个头缠绷带,个坐着轮椅右腿打着石膏。

    正是昨日被赵君宇教训的年摊贩,还有胡主任。

    “就是他们几人,在镇上弄坏古董,不仅不赔偿还动手打人,致使十多人重伤致残!”

    “有几个人快不行了!”

    只见两人冲到赵君宇这桌,指着赵君宇几人大叫道。

    时间,四周片大哗!

    “天明兄,出这样的事,谁也不想的。”

    “我想,你应该也不是故意窝藏这些凶犯的,对吧。”

    此时,黄栋悠然说道。

    话音落,周围寂静下来。

    这黄老爷子,嘴可真毒啊,直接扣了个窝藏凶犯的帽子。

    “志广,这是怎么回事。”

    “你请来的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感受到全场数百道目光如针刺般刺来,郑天明气得浑身抖。

    啪地拍桌子,朝郑志广沉声喝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