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满载而归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灰蒙蒙的精神空间,赵君宇这指刚刚点出。??  ㈧1㈧ZW.

    邋遢老道的脸上,就已经现出不可思议的惊恐。

    因为他感觉得到,这无关境界。

    这是种势,全面碾压的大势。

    他残缺不绝的记忆,只有那些上界真正的仙人才有的这种,真正越凡尘的大势!

    只有常年高高在上,俯视芸芸众生的真正仙人,才会形成这种灵魂上的绝对碾压之势!

    “不,我不信!”

    “你明明是个元婴期蝼蚁!”

    邋遢老道脸上带着疯狂之色,残魂所化的虚影,竟然如炮弹般合身扑了过来。

    蓬地声闷响,那根毁天灭地的手指,将这拂尘所化的万千利箭,以及老道炮弹般的身躯,统统碾灭,连带着精神空间阵剧震,如同泡沫般片片碎裂。

    幻像破碎,赵君宇神念倏地从银甲傀儡眉心退出,回到现实。

    头顶上的碎石还在不断落下,石壁上的裂痕如蜘蛛般在缓慢蔓延。

    银甲傀儡则呆呆地站立在旁,双眼绿幽幽的荧光已经消失不见,如同行尸走肉,了无生气。

    “好个散仙残魂,是我大意了。”

    赵君宇长出口浊气,缓缓坐下调息。

    毕竟曾经是散仙,精神力过元婴期精神力好几个大境界。

    虽然只是丝残魂,而且经过千余年,实力已经不足百之。

    但若不是赵君宇的神魂之力,经过玄黄鼎加持,远般元婴修士,否则还是有战败的风险。

    最后还是兵行险招,强行提聚精神力本源,激魂念仙帝的大势,才完全抹杀这股散仙残魂。

    呼……赵君宇吐纳调息了片刻,缓缓站起。

    此时,打入丝魂念进银甲傀儡的眉心,然后单手指。

    顿时,银甲傀儡化作个黑点,没入空间戒指。

    走入第间石室,赵君宇眼前亮,这是丹室。

    “上品炼丹炉!”

    只见个半人高造型古朴,表面泛着黄玉色光泽的丹炉印入眼帘。

    时隔千多年,还散着淡淡的灵气,和丹气。

    旁边还有几十个丹瓶,赵君宇急忙打开查看。

    “我靠,尼玛千多年了,灵性早没了。”

    他面带惋惜地看着丹瓶,颗颗失去光泽,变成黝黑的土色的丹药,直叫可惜。

    不过,这些丹瓶可都是上好的灵玉制成,能最大限度的保留丹药的灵性。

    赵君宇将里面的废丹全部倒掉,将几十个丹瓶收入空间戒指。

    尼玛,如果加上这个丹炉,空间戒指快装不下了。

    赵君宇手上戴有两个空间戒指,个是十万大山,武道大会那次获得,个是从西门宣手上夺得,七七的东西,丹药,药材,宝兵法器法宝等等杂物都已经快装满了。

    赵君宇只好先不收丹炉,先去看完其余两间石室之后再做决定。

    间的石室,进去赵君宇就笑了。

    间的蒲团上端坐着个栩栩如生身着法袍,白鹤颜的老道,正是刚才精神空间里老道的形象。

    只不过只剩副躯壳,赵君宇轻轻点,立刻蓬地声,老道的脸上,身上皮肉散去,化作堆白骨,哗啦声倒了下来。

    只留下件青色法袍,法袍上还泛着阵阵灵纹。

    上品法衣!赵君宇大喜。

    单手招,法袍立刻哗啦声披在他身上,随即渐渐隐没,与他血肉融为体。

    但只要赵君宇心念动,就可以立刻出现在身上。

    这件上品法衣,单凭本身的防护力量,元婴后期以下攻击力基本无视。

    赵君宇满意地点了点头。

    再看到白骨手指上掉出的只篆刻着玄奥古纹的空间戒指。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赵君宇大乐。

    这是上品储物戒,里面的空间足有数千立方米。

    赵君宇手招,意识沉入进去,暗叫奇怪。

    里面空空如也。

    也不知这个散仙生前经历了什么,这么穷酸,身上几乎没剩下什么家当,连本命法宝都没了。

    不过,这大号储物戒,对他也很是实用,赵君宇把两个普通储物戒的东西,自己的全部家当,都倒腾进这个大号储物戒,包括刚刚得到的上品丹炉。

    再来到第三个石室,这是个小型灵田。

    “双极藤,云丝花,冰莲草!”

    株株地球上极为罕见的,灵药灵草,呈现在赵君宇面前。

    但由于千多年来无人打理,早已枯萎。

    赵君宇扫视了下后,现部分灵草灵药的种子还能用,急忙收起。

    而且这小型灵田的灵土也几乎没有遭到破坏,赵君宇也全部收起。

    至此,此处散仙洞府,有用的东西,都被赵君宇搜刮空。

    此时,石壁上的裂缝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刚才的激斗,造成的破坏在逐渐力。

    这个山腹要崩塌了。

    赵君宇身形晃,只是数息之后,就已经逸出甬道,回到断崖上的道观内。

    把提起还在昏睡的拉玛尔,飞到悬崖对面。

    轰隆隆……阵山崩地裂的巨响将拉玛尔震醒。

    “天神,怎么了?”

    “生什么事?”

    拉玛尔揉了揉眼睛,满脸震惊地看着对面的山崖在崩塌,巨大的乱石飞溅。

    山体在缓缓下沉。

    “没什么,你们供奉的那个神灵,已经死了。”

    “所以神庙崩塌了。”

    赵君宇淡淡地说道。

    “果然是这样……。”拉玛尔脸上露出副早知如此的表情,喃喃地说道。

    “天神,我代表阿尔汗斯坦国,乌马罕地区这片十几万百姓,请求您。”

    “允许我们供奉您,成为您的忠实信徒。”

    拉玛尔扑通声,跪在地上,朝赵君宇不停磕头。

    这……赵君宇有些犹豫。

    他本身并不是神道修士,这香火之道,信仰之力虽然因为万象炼体诀的缘故,对他的修炼也是有很大的辅助作用。

    但他的道,与神道大大不同。

    赵君宇正要开口拒绝,转眼突然紫府颤,股股精纯虔诚的信仰之力源源而来。

    乌马罕地区,赵君宇的事迹已经开始传开,几乎每个角落,都有受尽苦难的孩子,老人妇女,在虔诚地向他这个天神祷告。

    这就是因果么?

    赵君宇心感慨,他这两日的顺手而为,解救了方百姓,包括举动都冥冥已经和这块土地,土地上的人结下了因果。

    回头再看到拉玛尔希冀的眼神,赵君宇沉吟了片刻,缓缓点头。

    “好,太好了!”

    “小老儿不日就组织人手,给天神建造神庙!”

    拉玛尔大喜,不停叩。

    “将这玉符收下。”

    “建好塑像后,挂在塑像胸前。”

    赵君宇取出块玉符,打入丝神念,交给拉玛尔。

    随后,在后者不停的顿,踏空而去。

    ……

    “老公!”

    “老公你可回来了!”

    “我们可想你了呀!”

    刚跨入佘山半山腰,阵阵香风入怀。

    几具柔若无骨的娇躯就扑入赵君宇怀。

    好几日不见,众女眼睛里满满的情意和思念,柔情似水。

    “雨琴,你来了啊……”

    赵君宇正左拥右抱,这香口那亲下。

    突然见到后面俏立的个倩影,不禁有些尴尬。

    方雨琴面色绯红,带着丝羞意,轻移莲步,缓缓走近。

    低下头,尽量离赵君宇近些。

    哦?赵君宇愣。

    再看到旁边众女似笑非笑的眼神,不禁心花怒放。

    关系挺融洽的嘛!

    此两章为过渡章节,大家别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