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营救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我是谁,很重要吗?”

    “你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救出你的队友,完成任务。???  .”

    赵君宇淡淡地说道。

    王冲愣,赵君宇这句话如醍醐灌顶,是啊,现在这种情况他即使怀疑对方,又有什么选择呢?

    放任队友战死或者被俘,任务失败?

    “小兄弟,你贵姓?”

    “我姓赵,叫我赵先生即可。”

    赵君宇说道。

    “赵先生,我们秘密潜入,是奉命执行阿尔汉斯坦国乌马罕地区的撤侨行动。”

    “但是遇到些不可抗力因素,导致任务濒临失败。”

    “现在我和三名队友失散,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此时应该全部或者部分被地方武装俘虏,关押在离此地约百里外的军营里。”

    王冲努力将心的疑虑暂且按下,面带焦急地和赵君宇急急地说着什么。

    嗯,赵君宇淡淡地点了点头。

    这人的判断没错。

    “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对方营地兵力多少,如何配置。”

    “但再迟点,队友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王冲边喃喃自语,边在脑子在飞地思考对策。

    怎么办?是先去想办法和队长他们会合,还是先救出队友?如果短时间找到队长还好,如果时间久了,队友很可能会被杀害!

    嗯,人呢?

    他正在伤脑筋的时候,才现面前已经没有赵君宇的身影。

    王冲急忙四顾寻找,见鬼了?

    “我说,你啰嗦完了没有?”

    “走不走?”

    此时个淡淡的声音从头上传来,赵君宇站在树顶,不耐烦地看着他。

    哇哦,是轻功吗?

    王冲仰着脖子,呆呆地看着赵君宇。

    随后他感觉身体轻,眼前花,被对方拎着衣领直接提在手,就这样升到了密林大树的树顶,赵君宇拎着他直接在树冠之间飞纵。

    尼玛我在飞吗?真的在飞?

    王冲感受到耳畔旁呼啸的风声,还有眼睛余光里闪即灭的树影,脸懵逼。

    他会就已经感觉到眼睛酸涩无比,竟然是惊愕地直圆睁着双眼,连眼睛都忘了眨,迎着风会就受不了。

    王冲急忙闭上眼,等他再睁开的时候,已经来到密林,处开阔地边缘。

    开阔地上搭着几个临时用帐篷搭建的营地。

    几个地方武装正在四周警戒。

    赵君宇落到地面的草丛里,将王冲丢在边。

    “你的队友就在里面,二男女。”

    “对,对没错!”

    王冲还没缓过神来,听到这番话,连连点头。

    但随即反应过来,不对!

    “你怎么知道的?”王冲再次瞪圆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人被关押在帐篷里,他怎么知道是两男女?

    这人实在太诡异了,如果不是敌方特工,而是个普通人,那就太吓人了。

    “现在,你的三个队友被关押在间的帐篷里,对方总共有四十多人。”

    “你的队友,全部受伤,那个女的受伤最重。”

    “看样子情况不太妙。”

    “现在动手还是再等等?”

    赵君宇淡淡地说道。

    王冲已经根本震惊不过来了,他除了完全相信赵君宇的判断,没有别的选择。

    四十多名敌人,队友全部受伤,自己之前从尸体上捡起来把ak,两个弹夹。

    赵先生即使再能打,也敌不过这么多把枪。

    是等待支援,还是殊死搏?

    王冲脑子里激烈的斗争,、。

    就在此时,帐篷突然传来女声的尖叫。

    不能等了!王冲咬牙,拉了拉枪栓,将手ak上膛。

    “赵先生,我现在冲出去,引开敌人,麻烦你伺机救出我的队友。”

    “再见了,祖国不会忘记你的功劳!”

    王冲知道,他去引开众人,是十死无生,这是他最后的遗言了。

    然而……

    “现在动手是吧,好。”

    赵君宇漠然点了点头,竟然就这样从草丛里走出,缓步朝营地走去。

    “赵先生,你干什么!疯了吗!”

    王冲大骇。

    此时间的帐篷里,个身着黑色作战服的白人男子,啪地记耳光重重扇在个身着迷彩服,双手被绑在身后的年青女性脸上。

    年青女性脸上都是血污,但仍可以看出容貌很是清丽,约莫二十七岁的模样。

    “说,你们的任务是什么?”

    “同伙在哪里?谁是你们的接头人!”

    白人男子大吼道,面目狰狞。

    年青女性睁开眼,努力向他吐出口血沫,低垂着头,闭目不语。

    白人男子转过身看向,躺在地下,同样身着迷彩服双手被绑的两个华夏男子。

    走上去,人脚,照头狠狠踹了两脚,他脚上穿的的是军靴,这两脚顿时把两名男子踹得口鼻流血。

    “说是不说!华夏猪!”

    “嘴还真硬!”

    白人男子见到两名华夏男子虽然被踹得满脸是血,但仍然咬紧牙关,闭目不语。

    不禁气得青筋暴露。

    “好,让你这个****嘴硬!”

    白人男子眼珠转,转头朝旁围观的几名地方武装叽里咕噜了几句。

    几名武装男子,顿时脸色露出狂喜和淫邪。

    “给我个个轮流艹这条母狗!”

    “艹到她开口为止!”

    白人男子狞笑道。

    “畜生!你们这帮畜生!”

    “没有人性的东西,有种冲老子来!”

    “折磨女人算什么本事,冲老子来!”

    此时,倒在地上的两名华夏男子,闻言目呲欲裂,嘶声大叫。

    而年青女性,闻言则脸色苍白,身体阵颤抖,虽然之前已经有预感,但是这时刻真的到来她还是感觉五雷轰顶,就是死也不能被这群畜生污辱!

    几名武装人员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几脚将倒在地上的两名男子踢开,扑了过来,几双手就要疯狂地撕扯年青女性的衣服。

    不!两名华夏男子眼睛血红,而年青女子正绝望地闭上眼准备咬舌自尽的时候。

    帐篷外面突然阵嘈杂,夹杂着许多人的惊叫,和杂乱的脚步声。

    随即阵激烈的枪声响起,帐篷里的人愣,怎么回事?有敌人闯入?

    然后他们就又听见,轰地声爆响,如平地惊雷,气势吓人。

    但并不是炸弹或者手雷的声音。

    正当众人都疑惑的时候,蓬地声,帐篷的顶直接被掀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