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熟悉的套路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以后这条街,会成为条商业街。  =.==1≥Z≠W≥.≈≈”

    “你们只要交很低的摊位费,就能在这里摆摊,维持生计。”

    赵君宇对岳山的焦急视若无睹,回头朝众人淡淡地说道,声音远远荡开,所有在场的小贩还有围观的路人都听到了他的话。

    “什么,大侠说这条街以后可以正规经营?”

    “这怎么可能呢。”

    “我们打了好几次申请,都没反应啊。”

    “大侠不会是吹牛逼吧。”

    “我看他只是打架行,这官面上的事,还是听听得了。”

    时间众人纷纷摇头不信,议论纷纷。

    哎,小兄弟还是爱面子,这时候还夸海口。

    岳山心暗暗摇头。

    他是土生土长这片的人,这条街位于老城区黄金地带,寸土寸金,听说是拆迁以后,要留给那些大商场大maLL开店用的。

    会成为个高端大气上档次,富丽堂皇现代化的商业圈。

    怎么可能允许这些底层小贩的存在。

    吹牛逼不打草稿了。

    此时,远处已经响起警笛声。

    “让你小子吹牛逼忘了跑了吧?这下警察来了,看你还敢对警察牛逼不?”

    “暴力抗法的罪名,可是不轻!”

    刚才被脚踹飞,shi都崩了出来,胃里隔夜酸水吐了身的壮年男子,这片人背后都叫他陈烂根,意思是此人从根子上已经烂掉了,坏的流脓,陈烂根心泛起报复的快意,等着看赵君宇倒霉。

    见到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下来,急忙连滚带爬的爬起。

    “同志,我是城管,大家都是自己人。

    “这里有歹徒暴力抗法,还打伤我们几十个协管队员。”

    “此人手段凶残,我怀疑是重要逃犯。”

    “请警察同志将此人抓捕!”

    壮年男子如同见了救星,扑上去叫道。

    几个警察刚下车,就被满地狼藉,和躺了片的协管队员吓了大跳。

    当头的是个黄脸的干瘦警察。

    见着个身着城管制服的人扑了过来直叫,不禁皱了皱眉,正要问话。

    却闻见此人身上股难闻的恶臭。

    尼玛,shi拉裤裆里了?

    他急忙跳开,捂着鼻子喝道:“怎么回事,什么逃犯?在哪?”

    陈烂根指正在那边双手抱胸,两眼望天的赵君宇。

    “就是他,我怀疑他是逃犯!”

    黄脸年警察面色惊,手按腰间,直直朝赵君宇望了过来。

    这望,可不得了。

    黄脸警察脸色下子变得精彩无比,不知是哭还是笑。

    我的天爷,祖宗,怎么又碰上了。

    您能不能别总在我管的片区虐人玩啊。

    诸位,你们没猜错,这黄脸警察正是当初天海大学内抓捕赵君宇,然后第二次又被周辉叫道酒吧抓赵君宇的那位。

    第三次了,怎么哪都碰上这位爷。

    我尼玛申请换了片区,调到老城区,怎么还碰上这位祖宗啊。

    黄脸警察心头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

    身旁的几个警察,见了黄脸警察这副痴呆般的模样。

    不禁纷纷诧异,队长这是怎么了?

    陈烂根则会错了意,以为面前这小子果然是逃犯,被警察认出来,正在酝酿怎么办。

    我曹,我岂不是立了大功?最好能当场击毙!

    陈烂根第时间跳到旁,防止动起手来殃及到自己。

    围观的路人也纷纷不解,这警察愣在那里干嘛?

    下刻,所有人都纷纷石化,眼珠子掉了地。

    只见黄脸警察点头哈腰地走上前。

    “赵……赵先生,许久没见您。”

    “身体可好?”

    尼玛又是这套路,赵君宇也想起了这个人。

    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这些协管横行霸道,乱打人,先都带回去调查看看。”

    “是,是!”

    黄脸警察扫了眼全场,舒了口气,还好没出什么大事。

    这位爷是手下留情了。

    “来,把这些协管,全部带回所里调查!”

    此言出,几乎所有人都愣住了,没听错吧?

    这黄脸吃错药了?

    陈烂根和之前被打断腿的那个胖子,更是满脸不可置信。

    “同志,你有没有搞错?”

    “面前这个人是打人凶手,暴力抗法。”

    “你不抓他,反而抓我们?”

    时间两人纷纷不服地大叫。

    “闭嘴,你们知道这位爷是谁吗?”

    “老子是在救你们,懂个p!”

    “这位爷起飙来,整个天海都要抖三抖!”

    黄脸警察恨不得踢这两蠢货几脚,走过去低声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全部带走!”

    他转头朝还在愣神的手下喝道。

    几个警察不敢怠慢,将地下所有的协管全部带上之前的面包车。

    “如果您老没其他的事,那我先走了。”

    黄脸警察微笑地朝赵君宇不断弯腰点头。

    见到对方不耐烦地挥手,赶紧转身上车溜烟地开车走了。

    寂静,死般寂静!

    所有人面色抽搐,看着这戏剧化的刻。

    敢情这个年轻人,似乎还真是什么大有来头的人物。

    没见刚才那警察小头头,腿肚子都快打弯了。

    那他说的,以后可以在这正规经营,还只要交少许的摊位费,搞不好不是开玩笑。

    想到这,围观人群里面的小贩,个个眼神里泛起神采,那是希望,对生活的美好希望!

    岳山夫妇早就呆住了,偷偷揉了几次眼,才确定没有看花。

    “我都说没事的,不用担心。”

    刚才直陪着岳山老婆说话的安若兰,捂着嘴娇笑。

    “小兄弟,不……,大侠,不,高人。”

    哎怎么称呼这位大佬啊,憨厚的岳山直搓手。

    赵君宇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的语无伦次。

    “你的腿是怎么断的?”

    听到对方提起这事,岳山脸色顿时暗淡下来。

    “是被人用蛮力打断的,对方很是诡异,是不?”

    赵君宇淡笑道。

    “你,你怎么知道?”

    岳山脸震惊。

    感受到岳山断腿处,若有若无地丝气息,在不断破坏神经和骨骼组织,阻止自然愈合。

    赵君宇皱了皱眉。

    这种气息他有点熟悉,几个月前,在城东机场,和自己交手的那个外国B级能力者的招式之内,就带着这股破坏气息,然而对于赵君宇并没有什么卵用。

    当时那个叫艾伦的出手之间的破坏气息,可比岳山腿上的这股破坏气息,强很多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