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北冥真君的传说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燕京,赵家大院。??? ?1㈠Z?W㈧.㈠

    “婉云!”

    “洪胜!”

    “真的是你,婉云,你没死!”

    对年男女,眼含热泪相互凝视了半晌,才急冲过来紧紧拥抱在起。

    赵洪胜身体直哆嗦,内心激动得几乎晕厥。

    电话里儿子说,要给他个巨大的惊喜。

    没想到,这份惊喜如此之大,几乎让他承受不住。

    “婉云,那天你遭遇车祸,我以为……”

    “你不知道,这十多年我有多想你。”

    即使内心直坚毅,自己得绝症时都没流滴眼泪的硬汉赵洪胜,此时也是泪流满面,哭得像个孩子。

    “洪胜,我也样,这十几年我没有天不想你,不想我们的宇儿。”

    赵洪胜,林婉云相互为对方挚爱,此刻隔了十几年相见,这内心的激荡,五味杂陈,旁人无法体会。

    赵君宇悄悄的退了出去,父母之间不知有多少话要互相倾诉,给他们留点空间吧。

    他走出大院,看向屋外初夏的星空,家团聚,也许这就是凡人最大的幸福吧。

    ……

    第二天,夜未眠的赵洪胜夫妇,反而精神奕奕,牵手出现在赵君宇面前,嘴角挂着幸福的笑意,时不时互相对视眉眼间都是浓浓的爱意,似乎蜜里调油。

    没想到老爸老妈这么腻歪,赵君宇摸了摸鼻子。

    夫妇俩看向自己的儿子,眼睛里满满的都是骄傲。

    这次家团圆,都是儿子的功劳。

    赵洪胜更是给林婉云讲了赵君宇过年时的丰功伟绩,听得林婉云惊乍的,不断捂嘴惊呼。

    “宇儿,今天家团圆,你也说说吧。”

    “你是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变化的。”

    赵洪胜问出心,直存在的个疑问。

    自己的儿子,明明之前,是个不折不扣的废柴,还不学无术。

    怎么突然变成了个级英雄?

    “爸,妈,其实我遇到了个域外仙人。”

    赵君宇缓缓说出,早已准备好的答案。

    “这个仙人神通广大,有移山填海,改换星辰的大神通。”

    “大约十年前,他路过地球,无意现我体质特殊,就收我为徒。”

    “秘密传我无上道法,惊天武技。”

    赵君宇话语出,顿时把赵洪胜几乎惊掉了下巴,仙人?移山填海,改换星辰?

    这简直是神话才有的传说!

    但同时,林婉云的眼睛却亮了起来,看向自己的儿子,目光里亮晶晶,她毕竟以前是苗疆三宗的圣女,也是修仙者出身,之前心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宇儿,你知道你师尊的修为如何,他的名号呢?”林婉云急声问道。

    “我不知道他的修为如何,只知道他的名号是北冥真君。”

    赵君宇说出了他自己在修真界时的名号。

    “真君……”林婉云倒吸口冷气,她也不知道真君具体什么修为,但是传说,只有飞升上界的修士才有资格称为真君。

    而飞升上界,在林婉云的概念,就是已经成仙!

    “师傅领我入道,传我神功后,告诫我必须神功大成后,才能显露本事,之前必须隐忍。”

    “因为仇人在我身体里下了蛊,在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不能暴露。”

    “所以,老爸,才有我之前的荒唐不堪。”

    赵君宇笑道。

    原来如此,赵洪胜听到林婉云大致的解释后,不停的喃喃自语。

    原来儿子如此出息,是拜了仙人为师,但是成仙,真有和所爱的人,厮守生重要吗?

    赵洪胜紧握住林婉云的手,似乎怕再次失去她。

    父母十几年未见,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连赵君宇有时都觉得自己是个大功率电灯泡。

    赵君宇在燕京陪了父母几天,就返回天海。

    紫霖酒厂的建造准备工作,雅兰集团的新款护肤品生产销售,还有古玩生意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加上地下势力上交的份子钱,每天,赵君宇睁眼就有大笔的巨款落入他口袋。

    这天,他从苍海园的龙宇收藏化公司出来,带着安若兰,转入后面条小巷,想找个烧烤摊解解馋。

    这里是天海的老城区,也是天海的贫民区,街道房屋都显得比较破落,但是生活气息很浓。

    此时已经是下午快到下班时间,路上开始嘈杂了起来,路两边到处都有摆摊,卖菜,卖小吃的摊贩。大多都是卖炒面,烧烤,以及有臭豆腐馅饼之类等等,还有就是卖些衣服鞋帽、小饰品的小贩,当然最多的是从郊区批的蔬菜水果过来卖的小贩。

    赵君宇和安若兰都比较喜欢这种嘈杂而又极具生活化的氛围,两人慢慢闲逛,这吃吃那尝尝,不会就尝了很多小吃,难得和赵君宇出来逛街,安若兰很是开心,蹦跳欢笑,买了不少好看的头花饰品之类。

    这也是凡俗生活,平淡的幸福吧,赵君宇望着安若兰前面欢跳的倩影,嘴角露出微笑。

    但是,这股子和谐气氛,下子被声惊惶的大喊打破。

    突然,前面几十米处,不知谁声大喊:“城管来了!”

    还没等赵君宇两人反应过来,只见周围前后,几乎所有的摊主都在手忙脚乱的收拾摊子,副家门失火的样子,惊慌失措。

    “快走快走,那些龟孙又来了……”

    “这帮龟孙,坏的流脓,每天想法子冲摊罚款!”

    “快跑吧,惹不起还躲不起吗?那边已经有摊子被砸了!”

    “走走走,快跑吧!”

    时间,周围的小摊贩各个如丧家之犬,或推着车或扛着个大包袱四处逃窜。

    我曹,这尼玛是鬼子进村了?

    赵君宇重生以来,第次见到这阵势,有些吃惊。

    前身的记忆里,对城管的印象并不深。

    “这些城管,都是欺软怕硬,欺负弱老百姓最在行”

    安若兰在旁摇头叹息,她曾经有段落魄时候,也摆过摊,对此印象很深。

    “那苍海园里的摊贩,怎么没人管?”赵君宇奇道。

    “哈,老公,你以为苍海园那些小贩穷啊,那些人靠着卖假货其很多人可是赚了不少钱,那里面归苍海园市场管理方管,那些小贩每个月交不少摊位费的。”

    “而这些只能卖菜,卖小吃卖衣服的小贩,就可怜了,他们是真的困难。”安若兰解释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