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祭祀大典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苗疆密林,岭高密险,林海深处,云游雾绕。?? ? ≥.≠≈1≤Z≈W≤.≠

    险地深沟,杂草、藓蕨和荆棘布满了这片原始森林,密林深处有各种野兽,奇虫的咆哮、鸣叫之声隐隐传来,让人毛骨悚然。

    从密林外围起,就已经有片片瘴气在四处蔓延。

    越往里,瘴气就越浓密。

    “左护法,您回来了?”

    密林外围,几个或着麻衣,头上戴着古怪银饰的男子,从灌木丛里跳出来。

    从山路那头,走过来几人,当先的正是蛊毒宗左护法尤巴山。

    几个麻衣男子,不敢怠慢,纷纷上前见礼。

    尤巴山面色木然,点了点头。

    “祭祀大典都准备好了?”

    “是的,切准备就绪,子时正式开始。”

    领先的麻衣男子恭敬地说道。

    嗯,尤巴山答应了声,径直领着身后几人走进密林。

    当先的麻衣男子,眼瞥见左护法后面,身着黑袍的陌生的两男女。

    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话,恭敬地立在边。

    “后面跟着的三个人,你们谁见过。”

    “不像是三宗弟子啊。”

    “谁知道,也许是左护法外面收的弟子也说不定。”

    “哦,可是没有令牌,放他们进,这样真的好吗?”

    “你牛逼,你去阻拦啊,人都进去了在这叽叽歪歪的有个p用。”

    等到尤巴山等人走进密林深处,几个麻衣男子才聚在起讨论起来。

    “你有没有觉得左护法怪怪的?好像神情恍惚,都不带正眼看人的。”

    “你懂个p,那叫高人作风,左护法刚刚晋升金丹期。”

    “我们在他眼前就是蝼蚁,当然不稀得看你。”

    尤巴山后面跟着的三人,分别就是赵君宇,元海和千代美子了。

    “赵师,老夫人就是被拘禁在这里?”

    元海四处打量着遍布毒瘴的密林,纵使他刚跨入天级宗师之境,不惧瘴气,但下子来到这诡异的地方,也是暗暗心惊。

    “嗯,应该是在这里。”

    赵君宇吐出口浊气,即将见到这世的母亲,心里五味杂陈,潜意识里前身留下的强烈意念,那是对母亲的依恋和不舍。

    必须做个了断了。

    “主人,这群野蛮人竟敢要将老夫人献祭,待会定杀得他们鸡犬不留。”

    旁的千代美子,黑袍遮面,话语露出森冷的杀意。

    和主人虽是主仆关系,但与夫妻无异,老夫人等于是自己的婆婆,定要救出来!千代美子暗暗誓。

    “赵师,这姓尤的不会玩花样吧?”

    “放心,他已经被本座完全控制,让他吃shi都不会犹豫半秒。”

    赵君宇笑道。

    短短几天,他已经将尤巴山炼制成了傀儡,从外表看与常人无异,但是已经完全失去了自主神智,对赵君宇唯命是从。

    进入密林心,毒瘴反而渐渐散去,眼前开始清明起来。

    处灯火通明的开阔地,显现在众人眼前。

    开阔地心,有个大大的黑色祭坛,祭坛上刻着蝎子,毒蛇,毒虫以及些头生犄角,兽身人面的妖兽形象。

    此时祭坛围围已经围了足有数百人,身着麻衣,黑衣或者杂七杂彩色布衣,头上都戴着各色银饰。

    所有人脸上都充满了敬意,低垂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数百人鸦雀无声,就连呼吸都被压制到最低。

    祭坛下面的祭桌上已经摆满了祭品,香烛。

    此时,有三名头缠带的老者,缓步走了上来在,在桌子后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同时有十几名或周身鬼气森森,或气息阴冷,或黑气弥漫的男女,站立在三人身后,显然这都是三宗高手。

    “此次我们三宗联合祭祀魔尊大人。”

    “乃是数十年遇的大事,可喜可贺。”

    左边的黑袍老者,鬼尸教主笑道。

    “三宗同气连枝,这几年,我们三宗日益兴盛,人才辈出,等到这次祭祀大典后,我们就应该就可以进军原,传播我三宗道统。”

    “哼,原那些门派,自诩正道,数百年来对我三宗,压迫太甚,现在是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黎教主,你别忘了圣域可不会袖手旁观。”

    右边的麻衣老者,蛊毒宗主沉声说道,话语出,左边的黑袍老者语音窒,脸上露出丝忌惮。。

    “哼,圣域现在各门派内斗得厉害,自顾不暇,更何况隐魔岛有卷土重来之势,怕是顾不得俗世了。”

    间的血袍老者,血巫门门主声冷哼。

    另两位老者闻言纷纷点头。

    左边的麻衣老者眼睛转,看见下旁站着的尤巴山等人,不仅愣。

    “左护法,你在下面干什么?”

    “还不站到前面来。”

    尤巴山闻言,愣了会才反应过来,慢腾腾地走了上来,站在十几名三宗高手之。

    麻衣老者见状皱了皱眉,看到下面赵君宇三人,眼光扫过千代美子曼妙的身影,摇了摇头。

    这个尤巴山老毛病又犯了,出去几天就找了三个养蛊炉鼎回来。

    “吉时将至,把祭品带上来!”

    间的血巫门主,高声说道,带着丝得意。

    只见几个赤膊男子,抬着个五花大绑的白衣女子,走上前来。

    白衣女子看样子很年轻,只有二十岁出头,虽然头如爆的黑遮住了她半个惨白的脸,但是还是可以窥见此女惊心动魄的美丽,但是此时她美目半闭,睫毛不停颤抖,显然是绝望到极致。

    “找遍俗世,都找不到玄阴之体。”

    “这具玄阴之体,还是趁着圣域某大门派内乱,掳掠而来,真是天眷顾我三宗,相信魔尊大人会喜欢的。”

    鬼尸教主得意地笑道。

    “哼哼,我们三宗之前,也有个从小培养的玄阴之体,前代圣女,只是此叛逆找了个俗世野汉子,破了处子,不过也是聊胜于无,就算是个陪衬吧!”

    此时,蛊毒宗主声冷哼,“带上来!”

    只见又是几人,推搡着名两手被绑的素衣年妇人走上前来,年妇人面容委顿,满脸沧桑,身上可见鞭痕血迹,但是仍然依稀可见,年妇人年轻时长相很是清丽。

    在祭坛下面的赵君宇见此年妇女,顿时身体抖,股自然而然衍生的亲切感和心痛,浮上心头。

    “这就是我的母亲?”

    赵君宇内心剧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