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先天武宗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这……这不可能?”

    “难道是华夏某位大宗师出手?”

    “不,寻常大宗师出手,也做不到两招秒杀李师弟,除非……”

    黑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声音颤抖。?  ?? .

    “嗯……你猜的没错。”

    “对方极有可能,已经触及到那个层次。”

    “先天武宗!”

    黑男子失声惊叫,浑身开始抖起来。

    “这点还没有确认,只是猜测而已。”

    “师傅,那……那先天武宗,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武者天级后期大宗师之上,就是传说的境界,先天武宗。”

    “我们都知道,除了我们武者之外,还有修仙者,俗世里叫他们异能者。”

    “修仙者最终目的是证道成仙,修成大道,以求长生。”

    白老者缓缓说道。

    长生……黑男子眼流露出丝羡慕。

    “而我们武者,也能长生!”

    白老者话音出,顿时黑男子全身再震!

    “什么?这……”

    “先天武者,已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武者。”

    “而是武修!”

    “武修?这和武者有什么不同?”

    “武修也属于武者范畴,但是已经算是武道修真者。”

    “三千大道,殊途同归。”

    “武道修真者,和修仙者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

    “修仙者感应并吸收天地灵气,凝练出真气,再往上真气化元,以真元施展术法,御使法宝等等,最为看重修仙资质。”

    “而武修则是另辟蹊径,以身体为炉鼎,沟通天地灵气,淬炼肉身强度。将肉身,灵气完美融合体,练至定境界,不惧灵兵,法宝。挥手之间即可断山岳,翻江倒海。”

    “其实点也不逊于修仙者,而且并不如修仙者那样对资质苛刻要求。”

    “武修的最终目的,也是证得大道!正所谓武极登仙!”

    “而先天就是其的道坎,武者跨过去就是武修。”

    “先天武者任督以及浑身基本窍穴已通,功成周天,可沟通天地灵气化为先天真元,就像是以天地为母体,自身为胎儿,源源不断吞纳天地灵气为己用。”

    “先天武修,即是对应修仙者的元婴期!挥手之间,地动山摇,天地震动!”

    “但是地球上,因为某些原因,无论修仙者还是武修,自身传承,功法上都已出现了残缺。”

    “其,武修的功法残缺程度更甚于修仙者。”

    “导致这个世上,存在的先天武修的人数比修仙者元婴期还要少,寥寥无几。”

    这连串信息,震得名叫昌名的黑男子,七晕素。

    脸迷茫,不停地自言自语。

    武修……长生。

    “师傅,您当年身受重伤,导致这么多年直停留在天级后期大圆满。”

    “难道说……”

    黑男子身体震,猛然想起什么,抬头望向白男子。

    “昌名,你猜的没错。”

    “我就是在几十年前,鸭绿江边,被名华夏先天武宗击伤,留下隐患,到现在无法突破境界。”

    白男子脸上泛起丝苦笑,望着远方,轻咳了几声。

    黑男子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师傅几十年前那场半岛内战,身负重伤,不得不隐退。

    当年师傅就已经是天级后期大宗师,对方只是十来招就将师傅击伤。

    对方的实力,切已经很明白了。

    “师傅,我听说是名似乎还在上大学的华夏年轻人,击杀的李师弟,按您这么说,难道他如此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先天武宗?”

    “我不信,我不信!”黑男子转而想到什么,惊声大叫。

    “这件事很是诡异,师傅也不明白,昌名,你现在只能潜心修炼,有朝日神功大成,踏入天级后期大宗师境界,才有资格去华夏为师弟寻仇!”

    白男子转身望向华夏方向,眼神闪烁。

    华夏国,藏龙卧虎强者无数,数千年以来就像座无法逾越的大山,重重压在半岛民族头上。

    近几十年来刚刚喘了口气,国内有些人就已经得意忘形了,他们忘了,曾经的宗主国华夏的底蕴!

    想起几十年前,鸭绿江边,那名华夏先天武宗惊天动地的击,白老者轻叹口气,目光深邃。

    ……

    滇省南部,苗疆密林。

    “左护法,恭喜您出关,神功大成,更进步!”

    密林深处,处遍布瘴气的崎岖山谷。

    几十名身着麻衣的男男女女,齐齐在朝个隐秘山洞口处跪拜。

    “都起来吧。”

    从山洞口走出个面容阴沉,颧骨高耸,脸上坑坑洼洼的年男子,身上似乎有诡异的黑气环绕。

    “闭关经年,终于有所小成。”

    众人称呼为左护法的年男子,沐浴着从浓密树林缝隙洒下来的阳光,长长吐出口浊气,但随即又似乎很厌恶这些阳光,走到了阴暗处。

    “我闭关这年多,可有什么大事生?”

    “回左护法,也没什么特别的大事。”

    “就是……就是鬼尸教的乌元伟护法,前段时间在金州地面,被神秘人物击杀。”

    “尸骨无存,没有任何线索。”

    下面个身披麻衣的黄脸男子,犹豫了下,说出这个消息。

    “什么?老乌头死了?”

    左护法愣,脸上泛起丝缅怀和哀色。

    但是随即平静下来。

    “宗主他老人家怎么样?”

    “宗主还在准备祭祀的事,已经差不多了,但恐怕这两天没时间见您。”

    黄脸男子说道。

    嗯……左护法点了点头,祭祀乃是宗内大事,那就先不去宗主那请安了。

    蓦地,左护法心动,从腰间布袋里翻出个木牌。

    里面原先闪烁的个亮点,已经黯淡不见。

    这是……左护法急忙将心神浸入木牌,不由得面色诧异。

    有意思……本护法的蛊虫在赵家那小子的身体里,已经十几年了。

    马上就要吞尽对方的阳气,怎么就灰飞湮灭了?

    左护法心又是痛惜,又是愤怒。

    这个燕京赵家的野种,定是请了什么高人,拔除了蛊虫!

    本来吸尽他的阳气,转而嫁接到自己身上,不禁能延续自己的寿命,更是对习练神功下阶段大有裨益。

    这下花费无数天价资源培养的蛊虫形神俱灭,竹篮打水场空。

    赵家的野种,别以为这样就逃得了,本座就趁着这几天空档,亲取你的小命!

    左护法眼露出狞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