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南韩古武界震动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蓬地声闷响,李钟原腾腾腾滑退至数丈开外,右手如面团般软软垂下,不停神经质似地颤抖。?? =.≤1ZW.

    只是招,右臂已断!

    “这……不可能!”

    李钟原强忍剧痛,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岑岑而下,眼含震惊地望着对面这个华夏年轻人。

    他真实年龄已是近五十岁,数十年苦修横练外功,结合高丽秘传古拳法,曾经以对铁拳硬抗南韩古武界第三人,崔浩实大宗师三十招不败。

    这是他生最大的次亮点,本人也经常以这次战绩为傲。

    没想到面对这个看不出任何修为的华夏年轻人,原地不动,只是轻飘飘的拳,就打断了自己苦练几十年的铁臂。

    令人难以忍受的剧痛在断臂处萦绕,对方这轻飘飘的拳,似乎内含真气切割,还在破坏自己断臂处的组织,这华夏小子诡异!

    顿时,李钟原心生退意,然而他身形还没动,就已经觉自己周身气机都被对方牢牢锁定。

    似乎无处可逃!

    华夏年轻人拍了拍手,带着猫戏老鼠的微笑正缓缓朝自己走来。

    李钟原背后直冒冷汗,预感到生死关头已在眼前,:“快,快把那个女的抓住,只要抓住那女的,我们就有脱身机会!”

    “这小子,我来拖住他!”李钟原心底股戾气直冲上来,左拳紧握,再次朝赵君宇迎面冲了过来,那个美女,弱不禁风。

    手下下子就能抓住她,只要抓到她就有要挟面前这可怕年轻人的本钱!

    旁边还有三四个身着黑西装的南韩男子,都是跆拳道高手,是Qk2集团的保镖。

    刚才见到朴部长被这华夏人下子打断四肢,还没反应过来,在他们心如天神般的李钟原大师又只手被对方打断,早已处在石化状态,愣神着呆呆站着。

    听到李大师的厉声叫喊,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朝旁似乎在看热闹的尹冰月围了上去。

    赵君宇听到这个棒子用鸟语咋呼了几声,在看到周围人的动作,立刻明白了他的打算。

    却只是微微笑,并没有去阻止,只是这瞬间,李钟原已是冲了过来,左拳带起猎猎劲风,在夜晚湖面的映衬下,拳面泛着冷冽的金属光泽。

    “蚀金拳!”

    古高丽秘传拳法,数百年前,先祖在华夏入侵时,曾双铁拳,单人力抗华夏铁军数百人!

    死吧!李钟原激潜力,压上全部修为,所有力量灌注在这拳,只要拖住你,就行!

    然而下刻,他的眼睛大睁,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切。

    只白净的手掌,竟然如鬼魅般下子握住他势若奔雷的铁拳,动弹不得。

    赵君宇将对方暗含的拳力轻易震碎,然后就这么轻轻扭。

    咔刺刺,连串嘎嘣脆的声音响起,李钟原犹如铁水灌注的左臂,被赵君宇直接拧成大麻花,碎骨鲜血四溅。

    然后在李钟原凄厉的嘶叫当,蓬地声闷响,赵君宇飞起脚,踹在李钟原的胸膛上,只见后者的背部诡异的凹陷进去,胸膛上竟然显出了个深陷的脚印。

    李钟原已经碎掉的左臂,软软垂下,身躯下子矮了截,双膝跪地。

    嘴里泊泊流出大口大口的鲜血还有内脏碎片。

    “怎么……这么快。”

    “结束了吗?”

    李钟原无神的两眼看向尹冰月的方向,怎么可能。

    只见那个似乎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女,正娇叱连连,手握柄软剑如彩蝶飞舞,剑光盈盈,将三四个五大三粗的南韩跆拳道高手,刺倒在地。

    “原来,她也是……”

    李钟原面露恍然,嘴角挂起丝苦笑,原来认为自己这边是猛虎,对面二人是待宰的小羊羔,听任他们蹂躏。

    但残酷的事实是,对方直在戏耍他们,自己这群人是送上门给人家杀的。

    “师傅,弟子先走了……”

    李钟原头低,双眼失去神采,仍然保持着跪姿。

    两招,南韩拳术大师,李钟原,死!

    “冰月,你还是心太软。”

    赵君宇摇了摇头,走上前去,几指点出,将倒在地上的几名所谓跆拳道高手,心脉震断。

    尹冰月将脸别过去,俏脸上显出丝不忍。

    赵君宇微微皱眉,说教的话语到了嘴边,又给吞了回去。

    修炼之道,漫漫征途,路上步步荆棘,冰月还有几个老婆当然不能总在他的怀抱,像孵小鸡样用羽毛护着。

    现在只是百万里长征的第步,如果连敌人都不忍杀,那么以后到了修真界,该如何面对那里的血雨腥风?当然短短大半年,让个现代凡俗都市大家族的千金小姐,下子转过来也不太可能,只能慢慢来。

    南韩横练拳术大师李钟原的死亡,在武道界高层激起不小的波澜。

    此人月前入华夏,路挑战数个华夏古拳门派掌门,四胜两和,气势颇为嚣张。

    然而这次,却诡异地死在天海郊外。

    经过多方渠道打听,竟然是被对方同样是以纯粹力量,轻松地活活打死。

    到底是谁,有如此力道?是华夏古武者,还是他本国的仇人?

    华夏武道界高层,只有寥寥几人,隐隐猜到个人选。

    在天海附近的,似乎只有个人有如此战力,赵宗师!

    而李钟原的惨死,传到南韩古武界,更是惊天动地,片哗然!

    “师傅,李师弟不明不白惨死。”

    “请师傅允许我出关,赶赴华夏,取凶手项上人头,祭奠李师弟!”

    南韩全尚北道,处仍处于片冰原的高山,座清爽干净的华夏明式宅院。

    名两眼精光内敛,浑身似乎充满爆炸性力量的黑男子,跪在地上长揖礼。

    朝着面前身皂色长袍的白老者,悲声说道。

    “昌名,你的心乱了。”

    “师傅问你,在正面对决下,钟原能在你手下走几招。”

    白老者转身,眼望华夏方向,淡淡地说道。

    “哦……”黑男子愣。

    “我和李师弟不止次切磋过,在赤手空拳下,李师弟能在弟子手下,三十招不败。”

    “而我们得到的消息,钟原只在对方手下撑了两招。”

    白老者声音不带丝感情,似乎在说件跟他毫无关系的事情。

    什么!黑男子全身剧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