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杀你如杀鸡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雅兰集团的办公室内,尹冰月好容易打走众人,还有兴奋不已的各个股东们。 ≥.≈1ZW.

    看到公司电子邮箱里,短短几十分钟已经进来上千份询价的意向订单。

    此时,还不断有电话打进来。

    知道电视台,还有自媒体上这曝光,马上产品就要大火了。

    脸色欣喜之余,不禁又有些担忧。

    “老公,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不必告诉我做这些东西的过程了。”

    “直接告诉我,你这几件产品,能量产吗?”

    尹冰月不愧是商界女精英,下子就切要害。

    “老婆,你放心,没问题,马上可以量产。”

    其实这几种护肤产品,都是之前治疗方雨琴烧伤的冰肌雪玉膏,改了改配方,把百年老药换成同属性的普通名贵药材,药效再稀释了很多倍配制而成。

    不说驻颜了,就连治疗烧伤也不可能了,但是美白和祛痘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关于调配和比例的秘方,只有赵君宇掌握,属于不传之秘。

    “去收购这些药材。”

    赵君宇唰唰在纸上写下十来个名贵药材,交给尹冰月。

    “定价多少你自己决定,只要不是太离谱,贵个三四倍也会被疯抢的。”

    赵君宇负手而立,脸自信。

    “好,太好了!”

    尹冰月接过单子,美丽的俏脸上露出狂喜。

    “老公先说好,码归码,这些新产品上市后,纯利润的2o%归你。”

    “走公司的流程,和我个人无关,相信那些股东也没话说。”

    尹冰月依偎在赵君宇的胸前,甜笑道。

    “嗨,老婆,这钱你拿着就好,老夫老妻的,嘛钱不钱的,乐呵乐呵得了。”赵君宇大嘴凑上尹冰月的香唇,只魔爪从后者领口伸了进去。

    呜……尹冰月浑身如遭电击,脸上烫,闭上美目。

    ……

    “赵大师,这是您的车。”

    孙嘉良递给赵君宇串车钥匙,讨好的笑道。

    “我曹,新款悍马?”

    赵君宇看了看面前,那最高配置的,黑色霸气大型suV,满意地点了点头。

    “老孙,你有心了。”

    嘿嘿,这个孙嘉良,跟他老子孙毅样,都不是省油的灯。

    嘉胜国际和他的龙宇收藏化公司,合作古董古玩生意。

    凭着赵君宇看透切的神识,基本上有点意思的古玩字画玉器,都跑不了。

    不禁不存在打眼情况,还捡了几次大漏。

    这段时间可没少财。

    这不,看到赵君宇酿出美酒,还有做出效果惊人的护肤品。

    这家伙想来分杯羹了。

    “老孙,护肤品你别想了,没你的份儿。”

    赵君宇直截了当的说道。

    “哎,赵大师,我可没这个意思。”孙嘉良尴尬地搓了搓手。

    “紫霖酒你可以参与进来。”

    赵君宇的下句话,却让孙嘉良脸上狂喜,他尝过紫霖酒,不仅味道极为甘冽甜美,而且还不上头,而且确实有养生的功效,喝了几天,感觉精神好了很多,并且治好了他多年的失眠。

    “不过,你先找到,能彻底去除紫霖果杂质的现代工艺再说。”

    “好,好!没问题,这事交给我。”

    孙嘉良拍着胸脯保证道。

    刚开上悍马,晚上赵君宇就骚包地拉上尹冰月去兜风了。

    出了天海的外环,到了处偏僻的湖边停下。

    “老婆,要不要试试车震?”

    赵君宇邪笑道,停车坐爱春湖晚,不错嘛!

    尹冰月娇羞地低下头,半晌,老公却没有动作,不由奇怪地抬起头。

    只见赵君宇脸上带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慢慢开门下了车。

    怎么了?尹冰月愣,也随即下车。

    只见车头前面几百米处的片黑暗,几个黑西装包抄过来。

    见到赵君宇已经下车,双手抱胸微笑着看着他们,不禁纷纷有些意外。

    “哈哈哈,姓赵的,你警觉性蛮高的嘛!”

    “才现?晚了!”

    “是你自己作死跑到这偏僻的地方,怪不得我。”

    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从片黑暗,走出个人影。

    正是前几天赌斗惨败的朴有天。

    只见他扶了扶金丝边眼睛,戏谑地看着赵君宇,再看到后面跟过来的尹冰月,双眼火热带起丝淫邪。

    “天助我也,哈哈!”

    朴有天哈哈大笑,又露出前几天那种胜券在握的表情。

    随即脸色厉:“交出你那几件护肤品的配方,饶你不死!”

    “否则,别怪老子心狠手辣。”

    四周几个黑西装下子围了上来。

    其名身材魁梧,脸凶狠的男子,狞笑着走了过来,砰地声巨响。

    这魁梧男子竟然拳,把赵君宇足有三吨重的悍马车直接打翻,引擎盖上凹进去大块。

    “哈哈,怕了吧!”

    “这位名叫李钟原,是我们韩国的拳术大师,也是我们Qk2集团的老朋友。”

    “小子,算你不走运,李大师正在华夏办事,被我请过来了。”

    朴有天放声长笑,脸得意。

    等着看赵君宇吓得屁滚尿流,跪下求饶的那幕。

    嗯?没反应?

    只见对面的华夏年轻人,正双手背后,淡淡地看着他,似笑非笑。

    而后面的尹冰月,眼神怪异,似乎有些怜悯。

    不会吓傻了吧?朴有天哑然失笑。

    “给我上,把这小子四肢全部打断!”

    “我要亲自逼问秘方。”

    “他老婆留着,等我享受完,哈哈……”

    啊!话还没说完,朴有天出半声惊叫,他整个人被赵君宇招手,吸到手心。

    然后咔嚓咔嚓,干脆利落的被打断四肢。

    啊!朴有天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身子躯干神经质似的抽搐,显然是痛到了极点,几乎晕厥!

    “哔哔个没完了!”

    赵君宇仍然淡笑着,将还在惨嚎的朴有天丢到边。

    从朴有天出惊叫到被打断四肢,只有短短两息,在场的黑西装都没来得及任何反应,包括那个什么南韩拳术大师,李钟原。

    李钟原身子震,眼睛出不可思议地神色,盯着赵君宇。

    身体退后数步,双拳紧握,丝不妙感涌上心头。

    “敢打翻老子新买的悍马车,你很牛逼啊。”赵君宇微笑着活动着手腕。

    李钟原心不安感越来越甚,他猛地狂吼身,身形下子拔高二三尺,浑身肌肉下子硬如铁石,个滑步,冲了上来,铁拳如炮弹怒吼,撕裂空气。

    狠狠朝赵君宇面门击来,快如闪电!

    这就是拳术大师?辣鸡个!

    赵君宇摇了摇头,原地轻轻拳击出,似乎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道。

    然而正冲过来的李钟原,双眼却恐怖地睁大,如同死神当面!

    “杀你如杀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