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你也是天选者?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君宇浑身真元轰然爆,以他为心,形成数个龙卷风似的真气漩涡在剧烈旋转!似乎周边方圆数里之内的虚空,所有暗含的自然变化,统统收拢过来,呼啦声,空间气流改变!

    赵君宇的身后,竟然隐约出现了空间黑洞的轮廓!

    这是……西门宣面露大骇。? ? ≈.1ZW.

    借虚空伟力,助我上青云!

    “给我破!”

    周身气流汇聚,隐然形成个宛若实质,长约数丈的云气大锤。

    同时,赵君宇身躯似乎陡然拔高数丈,成为个巨人!

    哇哦!

    曹政段志众异能局,散修联盟人员,见到此情景。

    纷纷下巴都要掉下来。

    这是武技,还是仙法?

    抑或两者皆有?

    几人揉了揉眼睛,原来赵君宇本身躯体没有变化,而是背后陡然出现个身高数丈的本人虚影。

    虚影大手挥,将云气重锤握在手心,朝着那劈开长空的刀芒,狠狠砸下!

    哐嗤!

    管你什么无匹的刀芒,管你什么遍布杀机的冰纹。

    全部被这浩瀚伟力的锤,通通砸碎!

    蓬地声,西门宣被震得远远倒飞出去,空洒下片血雨。

    寒玉长刀脱手飞出,倒插在地面的山坡上,居然将大半个山坡冻裂。

    呼,赵君宇吐出口浊气。

    毫无疑问,这是他重生以来最过瘾的场战斗,别无其他。

    以至于他都舍不得弄死这个什么西门公子了。

    “这……这不可能!”

    “本公子是元婴期,你的气息明明还是金丹,怎么可能!”

    西门宣倒飞出去数十丈,勉强踏空站住,喷出口鲜血。

    面露震惊。

    “而且,你这什么武技,为何如此威能。”

    “难道说……”

    “什么元婴期,水货而已!”

    赵君宇哂笑声,这个西门公子刚刚突破元婴初期,就出来装逼。

    殊不知,以赵君宇现在的战力,如果修为全开,底牌尽出,就是修真界的元婴期也不是对手。

    更何况,你这地球上掺水的元婴初期。

    如果不是赵君宇想多了解下所谓圣域天骄的实力,之前就可以雷霆灭杀!

    “你敢侮辱本公子!”

    “我就让你知道,圣域天骄,不可辱!”

    西门宣嘴角溢血,嘶声尖叫。

    对方以低个大境界的实力,见招拆招,自己尽处下风。

    简直被吊打。

    这让向自诩颇高的西门宣,几近疯狂!

    “小子,你是我见过最强的武者。”

    “但是碰到本公子,你只有败亡的命!”

    “因为我是天——选——者!”

    西门宣厉声嚎叫,“接我术!”

    双手连续急掐,真元激荡,顿时头顶上空,出现漫天冰刃!

    全都是实质的冰刃,如同暴雨梨花,铺天盖地,向赵君宇****而来。

    此术出,西门宣的气息顿时委顿下来,真元已经耗费地七七。

    “叫尼玛个头啊!”

    赵君宇摇了摇头,术法武技兼修,这在仙界高阶修士很平常,到了这就是什么天选者,够无语的。

    “起!”

    赵君宇单手掐法诀,往虚空急点数下。

    顿时,道巨大的火墙,凭空升腾!

    那仿佛灼穿空间的热浪四射,即使数百丈外的曹政等人也感到那炙热的高温,纷纷后退。

    “去!”

    巨大的火墙,仿佛重型推土机,轰然向前推去。

    漫天冰刃,甫靠近火墙,纷纷泯灭!

    这幕,立刻惊呆众人

    虽然曹政早已知晓,但是赵君宇掐诀使出术法,还是惊叹不已。

    而异能局等人,却是第次知道,总顾问竟然是术武兼修。

    也是传说的天选者,纷纷惊讶不已,同时又感到很是自豪。

    西门宣则是惊出身冷汗。

    “你……你也是天选者?”

    “这怎么可能,俗世里怎么有天选者!”

    西门宣眼珠瞪得溜圆,自言自语。

    说时迟那时快,巨大的火墙在泯灭所有冰刃之后,还是以泰山压低之势,向西门宣压来!

    “阁下,听我言!”

    “你我都是天选者,莫大的机缘在身,何苦为个女人,自相残杀!”

    西门宣感受到那致命的危机感,全身寒毛直竖!

    “哔哔个p,敢抢老子的女人,给我死来!”

    赵君宇傲然长笑,单指点,巨大的火墙瞬间分解,凝成数道粗大的火柱,向西门宣爆射而去。

    “本公子跟你拼了!”

    西门宣见无法令对方收手,脸色重现疯狂。

    真元不继之下,只有祭出西门家的传承无上至宝!

    双臂张,顿时只晶莹透明,表面铭刻着条条玄奥的铭纹的玉瓶,凭空出现在他头顶。

    此玉符现,顿时周边云气翻腾,四周空气仿佛被冻住!

    西门宣咬舌尖,喷出口精血在玉瓶上。

    玉瓶立刻出阵剧烈的震颤,似乎什么东西被唤醒。

    “给我死吧!”

    只见声轰然巨响,玉瓶口,竟然喷出道粗大的寒泉,冰流迸,冒着丝丝白气。

    这道刺骨似乎能将空间冻住的,冰流寒泉,泉水滔滔,虚空向火柱席卷而来。

    顿时,粗大火柱纷纷熄灭。

    冰冷彻骨的寒泉,丝毫不见,向赵君宇席卷过来。

    “总顾问!”

    “赵前辈!”

    曹政,段志等人远远见到这场惊天动地的强者之战,早已目眩神迷。

    此刻见到西门宣动用法宝,顿时失声惊叫。

    记忆,赵前辈没有什么法宝啊。

    嗯,赵君宇微感讶异,这个西门宣毕竟是大家族的子弟,贴身有些了不得的家传至宝也不足为奇。

    前世斩杀不少家族和门派里的二世祖,身上都有类似的玩意。

    今天故事也没有例外!

    赵君宇哈哈大笑,就要祭出玄雷剑阵,雷霆灭杀对方了事,也玩够了。

    然而下刻,他却下愣住了。

    全身真元似乎下子被抽空,竟然无法驱动金雷小剑。

    而与此同时,识海玄黄鼎开始有了反应!

    我曹nm的,这时候给老子玩什么幺蛾子!

    赵君宇心大骂。

    玄黄鼎里,直漂浮着的,从燕京古护城河床地底得到的神秘泉眼,就像忽然苏醒过来。

    泉眼,竟然露出丝丝白气。

    同时泉眼颤动,似乎在欢快的跳跃!

    尼玛……老子几乎忘了还有你这玩意儿,赵君宇时不知道是福是祸,愣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