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这是军方用地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曾顺在天海医院被赵君宇三次踹进厕所,心怒如狂,几乎恨不得活剐了赵君宇。???  ≈.≥=1≤Z=W≈.

    但是在天海地界,他不敢对赵君宇怎么样。

    后来又听说他治好了于涛母亲的白血病。

    心知此人不是普通人,时没有轻举妄动。

    而是直偷偷打探,注意着赵君宇和于涛的举动。

    前几天,他打探到赵君宇出手阔绰,高价收购于涛家地里,种不知名的臭果子。

    心动,觉得不对头。

    设法搞到了几颗野果,献给了在金州上流大户,家族颇有名声的通神大师。

    来自苗疆圣地的乌大师。

    乌大师开始对这种臭野果还不以为然,然而经过仔细坚定后,便急匆匆地令曾顺领着他来到石鼓村。

    查看过后,命曾顺无论如何要将于涛的地搞到手。

    这正曾顺下怀,尤其得知于涛和王彤已经结婚后,更是恨意如狂。

    他拿出金州国土局官员的派头,和村长罗明德拍即合。

    乌大师许以罗明德重金,并答应以后帮助曾顺官运亨通。

    “不要妄图搞什么幺蛾子。”

    “你这块地手续不全,国土局收回国有交还村集体使用,不服你就去告。”

    曾顺心快意无比,此次既狠狠打击了于涛,让他翻身的美梦化为泡影。

    也同时讨好了乌大师,从此官运亨通,简直是石二鸟。

    天才,天才啊!

    至于那个会点功夫的所谓神医,在通神的乌大师面前,就是坨shi。

    这不,好几天不见踪影,躲起来了吧。

    “此种野果,你们二人多找些人来种植,以后还有重赏。”

    乌大师看也没看于涛家,在他心,此等蝼蚁都懒得去踩死。

    “是是,乌大师,您放心好了!”

    曾顺和罗明德,心花怒放,转头对气得满脸通红的于涛得意地笑道:“还不滚?你们这些低贱的下等人,和老子斗,瞎了你的狗眼!”

    “你那个什么神通广大的同学呢?怎么没了,不敢出来了吧!”

    “也是,在乌大师面前,他就是个……”

    “又哔哔了是吧,去尼玛的吧!”

    蓬地声,众人只听得声闷响,刚刚还副得意洋洋的曾顺。

    直接被踢飞。

    他本身长得就跟个矮冬瓜样,这下子就像球样,被踢得直接滚下山坡。

    脸上磕出血来,躺在地上出杀猪般的惨嚎。

    “宇哥,你回来了!”

    “他们,欺人太甚!”

    于涛家,见到赵君宇悠哉悠哉地突然出现,不禁又惊又喜。

    “老于,你放心,有我在,看谁敢打这块地的主意。”

    赵君宇冷笑着看了看罗明德,后者顿时股凉意从尾椎骨直冲头顶。

    乌大师双眼收缩,脸带震惊打量着面前这个叼呼呼的年轻人。

    看不透!点也看不透!

    但是,此人就这样吊儿郎当地站在面前,乌大师就觉得,面对着只时刻择人而噬的凶兽。

    透露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

    “乌大师当前,你还敢打人!”

    “你是不想活了!”

    山坡下面的曾顺,擦了擦脸上的鲜血,想到乌大师还在身边,顿时胆气又壮了起来。

    “这片山坡,金州国土局决定收回!”

    “已经不属于你的同学于涛家了,干什么?你想抗法!”

    “我马上叫人抓你坐牢!”

    曾顺亮出国土局工作证,心暗喜。

    你敢动粗,安你个暴力抗法的罪名,看你怎么跟公权力对抗。

    等把你抓进金州看守所,看我怎么炮制你!

    “这块地,从现在起由军队接管,属于军事用地。”

    “地方上无权过问,也没有管辖权。”

    “闲杂人等,离开军事管理区!”

    此时,身戎装的萧南天,从山坡下缓步走上来,沉声喝道。

    “你说什么?军方用地?”

    曾顺和罗明德大吃惊,看着这个走过来的上校军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萧南天出示了上校军官证。

    曾顺接过仔细查看了下,应该是真的,不禁更是诧异。

    “马上离开这里,不然我们军方将实行驱离!”

    山坡下,十几个身着迷彩军装的赤龙部队战士,已经围了上来。

    “你……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谁给你们下的命令?”

    曾顺声音颤抖,他只是国土局的个层干部,虽然有点人脉,但是怎么能和军方对抗?

    “就是我们的长,赵将军,刚刚下的命令。”

    萧南天冷笑声。

    回头啪地朝赵君宇敬了个军礼。

    “长,赤龙部队已经做好准备,是否驱离无关人等?请指示!”

    四周片死寂。

    曾顺和罗明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才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居然是个将军!

    这……这也他匪夷所思了吧!

    于涛也是脸懵逼,自己的老同学,啥时候成了将军?

    大佬,神医,将军这几个身份,汇聚在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身上,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我不信,我不信!”

    “这定是假的!”

    “你们定是假冒军人,我要报警!”

    刚刚还洋洋得意的曾顺,秒从天堂到地狱,唾手可得的官运和富贵,转眼烟消云散。

    时间,失去理智,疯狂地叫嚣。

    “哔哔尼玛个头啊,给老子滚犊子!”

    蓬地声,他毫无悬念的再次被踢飞。

    这下,赵君宇使了点力,曾顺再次滚下山坡后,摔断了右腿,飞出几颗牙齿,满脸鲜血直接晕死过去。

    吓得旁的罗明德几乎要尿裤子,畏畏缩缩地直往后躲。

    “你也给老子滚下去吧!”

    话音刚落,罗明德只觉得眼前花,屁股上阵剧痛,也直接被踢下山坡。

    摔了个鼻青脸肿,满脸是血。

    此人气息如此看不透,到底是何来头?

    旁直没说话的乌大师脸上泛起丝忌惮:“这位小友……”

    “小你麻痹地友啊,你也给老子滚边去。”

    “自动滚,省的老子动手。”

    赵君宇双手抱胸,冷笑道。

    “你……”乌大师自从出了苗疆来到内6,处处被奉为座上宾,何曾受过如此侮辱。

    “小子无礼!”

    乌大师忍无可忍,此处的野果,对他非常重要,而且他感觉如果大量种植,献给教里,甚至搞不好都是大功件。

    什么俗世的将军,他还不放在眼里!

    思绪转,浑身气势轰然爆,股极其阴冷地气息从他身上蔓延而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