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给老子滚犊子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五百块斤,只是赵君宇的初始收购价。????  .

    第批紫霖果种植出来,如果功效达到预期,他会适当提高价格。

    “老于,这野果叫紫霖果,让叔叔阿姨还有你哥,在老家安心种植紫霖果。”

    “今天,你找些村民,先帮我把这里野生的紫霖果,全部摘采出来,我全部带走。”

    赵君宇纷吩咐道。

    老于家带来的那个土豪,要收购老于家地里那个又臭又苦的野果子。

    这个消息,几乎像炸弹样,立刻传遍了石鼓村。

    于涛叫上几个要好的村民,开始在自家的山头,采摘地里现有的野生紫霖果。

    斤给3oo块。

    这消息出,顿时震得众村民目瞪口呆,这臭果子什么时候这么值钱了?

    这种野果,在众村民的眼,直是分不值,猪都不吃。

    奇了怪了,这种散着臭味的野果,直长在老于家的地里,别的地方不长。

    而且生命力比野草还顽强,各种除草剂,农药都极难杀死,只能用手清除,直抢占庄稼,果树的生长资源。

    导致老于家,收成直不景气。

    为此事,很多人还暗暗笑话于和成,暗地里幸灾乐祸。

    没想到臭果子跃成为了金疙瘩。

    看着去给于涛家干活的村民们,天下来只是摘臭果子就赚了好几千块,顿时纷纷羡慕不已。

    然而当他们听说,土豪让老于家专门种植臭果子,并以5oo块斤的价格长期收购的时候。

    很多人都红了眼。

    打起了歪主意。

    其就有村长罗明德家。

    “爸,当初人家卖房子,说是把那块地贱价转让给你。”

    “你不但不要,还冷嘲热讽了通。”

    “现在好了,老于家就靠那块地,马上就要了。”

    “村里现在都在笑我们罗家眼瞎呢。”

    村长儿子包工头,罗三,不停地埋怨自己的父亲。

    “这个死老头子,点眼力价都没有。”

    “活该你给乡里前前后后送了多少钱,只捞了个村长位子。”

    “如果早把那块地拿下了,我们家成百万富翁不是迟早的事?”

    村长媳妇,个五十了还涂脂抹粉的胖女人,也不停地数落丈夫。

    罗明德狠狠将烟头扔在地上,狠狠踩灭,脸阴霾。

    “大成子,你家包的地,手续上有问题。”

    “村委会要收回。”

    第二天,村长带着工作人员,上门找到于和成。

    “怎么有问题了,我们刚签的3o年合同。”

    “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呢。”

    于家人面面相觑。

    “这块地是村里的集体财产,之前低价包给你家,是看你家困难户,村里面照顾。”

    “现在你家困难基本解决了,已经不是村里的困难户,这块地你家包的价格,明显大大低于市场价格,这不符合规矩,村委会经过商量后,决定收回。”

    罗明德慢悠悠地说道。

    “村长,你这就太欺负人了。”

    “我们家包地时候,那块地根本没人要,片荒芜,经过好几年辛苦打理,才有了现在的模样,你句话就要收回?”

    “再说,我们包这块地跟我们是不是困难户有什么关系?迄今为止,我们根本没享受到村里任何政策!”

    于涛气愤地说道。

    “不管你什么理由,村委会就是要收回!”

    “不服,去告啊!”

    罗明德冷笑道。

    “你特么叽叽歪歪找抽是吧。”

    “去尼玛的吧。”

    罗明德只觉得双脚轻,整个人被提了起来,下秒就重重摔在于家外面的泥地上,跌了个狗啃泥。

    “老子跟你讲,于涛是老子的朋友,我也只从他这收购果子。”

    “别人来了,都不好使。”

    “所以,收起你那小心思,给老子滚犊子。”

    赵君宇如鬼魅般出现在旁,双手抱胸冷笑着看着地上的村长。

    “合同上写的明明白白,切符合法律条,你如果要违约。”

    “我有十足的把握,告赢你,而且你这个村长也别想当了。”

    此时孙嘉良也上前步说道。

    罗明德身污泥,抬头看着赵君宇凶神恶煞的样子。

    再看看孙嘉良,明显是位成功的精英富商气派,身后还跟着几个保镖,说要把自己撸下来,估计是手到擒来。

    再说,本来就是人家站理,即使搞到手,人家不收还不是白瞎心思。

    罗明德愣在泥地里半晌,只好恨恨地连滚带爬的走了。

    “老于,我在石鼓村还能停留几天。”

    “咱们不如,就直接把你和王彤的婚事办了,也让叔叔阿姨彻底放心。”

    赵君宇回头朝着于涛说道。

    王彤害羞地低下头,心里既高兴又期待。

    “宇哥,我这现在还是穷光蛋个,怎么有资格娶小彤……”于涛愣,嗫嚅道。

    “别跟个娘们样啰嗦,你跟着我,还怕不了财?”

    “今天咱们就上金州,置办婚礼的衣服,饰什么的。”

    “就这么定了。”

    赵君宇锤定音。

    行豪车浩浩荡荡地开进金州市区,直奔这里最大的高端商业圈,紫峰大厦。

    这里都是世界顶级的名牌店。

    LV,阿玛尼,皮尔卡丹,还有内地著名的华夏黄金,黄大福金饰都在这里有专卖店。

    “老于,你带着阿姨叔叔,王彤去里面挑衣服,挑饰。”

    “好了以后,喊我买单就行。”

    赵君宇懒得进去逛,屁股坐在门口的茶座里,对着于涛说道。

    十来分钟后,

    “我说,你们看来看去,看了这么多饰到底买不买。”

    “我家金饰是拿来卖的,不是件件拿出来给你们摸的。”

    “买不起就买,浪费大家时间好意思吗!”

    黄大福金店,是内地专做高端金饰,钻石饰品的品牌。

    里面的黄金,钻石饰品,不仅成色十足,更关键的是制作工艺群,水平很高。

    造出来的金戒指,金项链,钻石戒指项链等等,颇受海内外高端客户青睐。

    很多名流明星,也都在这里定制金饰,和钻石饰品。

    因此,这家的东西都比市面上普遍贵个2倍以上。

    导购,是个鱼泡眼,面容刻薄的三十来岁的女人,正在手机上偷偷看韩剧。

    见群农村人打扮的进来,本来就很不屑。

    看到他们这看看,那摸摸,还不时叫她把项链什么的拿出来看,打扰她看电视剧,终于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