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炼器炉被人抢了(第二更)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毒蜥蜴的惨死,实在是太过震慑。?? ? ≥.≠≈1≤Z≈W≤.≠

    在杀手界,还有各国的能力者高层之间,都流传着毒蜥蜴的传说。

    要知道毒蜥蜴并不是般的,众人所熟知的那种擅使各种现代武器的职业杀手。

    而是杀手的体术大师,格斗专家。

    英**情处还有米国的cIa都曾经秘密雇佣过毒蜥蜴,去刺杀过些实力强大的军阀,以及些实力恐怖的能力者,都有好几位死在毒蜥蜴的剑下。

    而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顶尖杀手,却死在个华夏少年手上。

    此战过后,在国际杀手界时风声鹤唳。

    赵君宇三个字似乎成为禁忌。

    包括与他相关的任务,纷纷被冻结。

    “赵前辈。”香山别墅,曹政上来见礼。

    低着头,偷瞄了下赵君宇。

    嘴里嗫嗫嚅嚅,似乎想说什么。

    “有屁就放。”

    “别吞吞吐吐的。”

    赵君宇斜瞥了他眼,不悦地说道。

    赵前辈这几天心情似乎不太好,似乎还对自己只值两亿美金耿耿于怀。

    不过曹政也是极为聪明之人,赵前辈的口气虽然粗鲁随意,但是说明,还是把他当自己人的。

    “是不是炼器炉的事?”

    “前辈果然料事如神,确实是炼器炉出了点问题。”

    曹政低着头说道。

    废话都好几天了没消息,你还躲着不见老子。

    只要不是智障,都猜到了吧。

    “老子就知道你上次吹牛逼……”

    “不是,赵前辈,您误会了。”

    “炼器师虽然十分少见,但是只是找个品炼器炉还是不难的。”

    “只是,这炼器炉被人抢了。”

    曹政低着头,语气有些尴尬。

    哦?俗世里谁能抢你们散修联盟的东西?难不成是哪个大人物?

    赵君宇愣。

    “不过您放心,我定尽快给您要回来。”

    曹政坚定地说道。

    距燕京五百公里之外,西部邻省深山密林。

    曹政和两名身着劲装的男子,站在座不起眼的宅院外面犹豫了半天。

    终于鼓起勇气,上前敲了敲门。

    “请问,古前辈在吗?”

    “又是散修联盟的人?你们不是来过好几次了吗?我家叔祖不见客。”

    “你们的炼器炉和材料,过几天就还给你们。”

    “怎么跟个苍蝇样,没玩没了了?”

    此时,从内院里传来个冷淡倨傲的声音。

    曹政愣,脸上泛起怒气。

    这个古前辈不仅来头极大,而且脾气古怪修为高深,又有手精妙的炼器功夫,不少高人有求于此人,不能轻易得罪。

    只好忍着怒气,低声下气地说道:“你是古前辈的后辈?麻烦你通报古前辈声,若是平时,这炼器炉和材料,送给古前辈也无妨,但是现在我们确实有急用,还请古前辈高抬贵手。”

    “要你们滚就滚,还特么废话什么?”

    “惹怒了我叔祖,当心他老人家把你们都投进炉子里熔了!”

    宅院里静了下,那个冷淡声音突然爆,话音刚落块烧红的矿石就忽地声从院墙里丢了出来。

    差点砸到曹政等人。

    曹政等人连忙跳开,只见院门吱呀声打开。

    个身着黑色长衫,面目阴沉,脸色倨傲的年轻人站在门口。

    “实话告诉你们。”

    “我叔祖看的东西,从来都是拿了就是拿了,没有再吐出去的道理。”

    “所以,你们还是滚回去吧,别浪费时间了,小心丢了性命。”

    这个年轻人只有区区炼气高阶的实力,但是面对筑基期的曹政等人,却不仅毫无惧色,而且态度嚣张。

    切都是因为他后面的那个恐怖靠山,给他的迷之自信。

    “这位小哥,实不相瞒,这炼器炉是散修联盟位前辈所要,但被你家叔祖辈给半途抢走了。”

    “而那位前辈,也是不好说话之人,若起了冲突对两方都不好。”

    曹政咬牙,决定搬出赵君宇。

    哈哈哈!面目阴沉的年轻人,出阵阵略带疯狂的大笑,似乎笑得都快喘不上气来。

    “给你脸了是不?”

    “我就问你给你脸了是不?”

    “别说你们那什么前辈,就是天王老子的东西,我家叔祖就是拿了又怎么样?”

    “去,把你们那狗屁前辈叫过来,看他敢不敢进这个门!”

    年轻人极其嚣张的大笑,笑声充满了不可世的霸道,他对叔祖是盲目地崇拜,叔祖在他心目就是天!

    “哔哔尼玛个头啊!”此时,个比他更嚣张的声音响起。

    啪啦!声脆响,刚才还脸狂傲的年轻人直接被股大力扇进门里。

    整个脸被扇得眼歪嘴斜,牙齿被扇掉了大半,满嘴鲜血。

    不用说,赵大仙帝来了。

    “赵前辈,您怎么来了?”曹政等人愣,急忙上前见礼。

    “我要是不来,就你们那孬种样,能把炼器炉要回来?”

    赵君宇冷哼声。

    刚才他在远处冷眼旁观,见到曹政几个人被个炼气期的吊毛羞辱。

    不禁直摇头。

    再见到这吊毛连自己都骂上了,顿时不再犹豫,招牌性的个巴掌直接上去。

    “本座倒要看看,这个姓古的老杂毛,有多么牛逼。”

    “老子的东西都敢抢。”

    赵君宇丝毫不客气,再脚把这宅院的铁制大门,连带着外墙直接踹塌。

    双手背后,施施然走了进去。

    嗯?这个什么古前辈不在家?

    “你,你竟敢如此放肆!”

    “你知道这是谁的宅子吗?”

    “狗胆包天,你……”

    院落里,刚刚那个年轻人跳了起来,边捂着还在流血,高高肿起的腮帮子,边指着赵君宇叫骂。

    尼玛还找抽是不?

    赵君宇声冷笑,就要上前再抽他。

    年轻人急忙个闪身,跑进内院。

    呦呵?还跑?赵君宇跟了上去。

    年轻人见到赵君宇跟了上来,已经肿成条线的小眼睛里,露出奸计得逞的笑意。

    “我叔祖布下的杀阵,杀你这个小崽子毫无压力!”

    “给我死吧!”

    赵君宇跨进内院,顿时四面方重重剑影袭来。

    早看出来了,什么玩意儿!

    赵君宇声冷笑,大手突然涨大数倍,黄铜般的大手只是临空巴掌,将这些剑光通通扫灭。

    你……你,年轻人愣在当地,

    对这个狗仗人势,炼气期的小杂毛,赵君宇本来懒得抽,只是这货嘴太犯贱。

    赵君宇单手抓,直接将这吊毛吸了过来。

    正反啪啪啪就是几记耳光,把这货的全部牙齿打掉,满嘴喷血。

    “告诉你那老杂毛叔祖,瞎了狗眼,敢抢老子的东西。”

    “那就不好意思了,他这所有的东西都是老子的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