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一心二用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断崖另边,众求药客瑟瑟抖,天空的激斗让他们不知所措,惊恐至极。?? ?? ㈧.?㈠1㈠Z?W.

    飞天遁地,雷电招手击来,火龙冰锥凭空出现,已经大大过了他们的认知。

    “这就是仙师之间的战斗吗?”众人俯跪地,不敢抬头,任凭命运的惩罚。

    “快,快躲起来。”相对来说,年妇人周芸还算冷静,指挥已经吓呆了的众人躲到车辆或者岩石后面。

    半空,眼看赵君宇就要被拳浪剑雨吞没。

    哼!赵君宇声冷哼,不闪不避!

    “遮云蔽日!”

    浑身骤然散出强烈的赤色光芒。

    远远望去,就仿佛身子被团赤色光罩罩住。

    光罩外部,散着恐怖的真元波动。

    所有拳浪,剑雨打在光罩上,咔刺刺阵牙酸的声音传来。

    光罩闪烁数次,随即暗淡下去。

    要被攻破了吗?百草堂众人心暗喜。

    “这……”突然,林供奉心警兆大起。

    “还给你!”赵君宇声大喝。

    轰!赤色光罩突然大亮,亮的如此耀眼。

    如同大日当前!

    “不好!”

    “退!”林供奉急忙大叫。

    光罩陡然猛烈炸开,化作无数道赤色气芒,向百草堂众人爆射而来。

    这下,变起肘腋!

    “起!”林供奉和边宏义,齐齐大喝。

    并肩而立,四掌齐推!

    顿时,层厚厚的真元护层布在两人身前。

    扑刺刺,阵难听的声音响起。

    只支撑了片刻,真元护层就轰然破碎,林供奉和边宏义,双双脸色白,身形飞退!

    数道赤色气芒破层而出,直直向两人身后的武者,术法长老击来。

    猝不及防之下,众长老纷纷大惊失色。

    真元疯狂运转,全力打出各种术法,武技对抗!

    嘭嘭嘭!几声闷响。

    其三名长老,半空出惨叫,连喷数口鲜血。

    坠下高空,重重地摔在山门里。

    这个诡异的少年宗师,方才未出拳,居然就已经重伤三名己方长老。

    剩下的百草堂众人,盯着面色淡然的赵君宇,心泛起寒意。

    “还要打么?”

    赵君宇嘴角泛起玩味儿的笑意。

    “此子诡异,起上!”此时,边宏义早已放下淮南百草堂门主,还有天级武者的架子。

    心那丝不安,越来越放大。

    话音刚落,顿时漫天的拳风,掌力,剑气,风刃,火球纷纷朝赵君宇击来。

    边宏义双拳打出两道直径约米的暴烈拳风,冲破长空,与众人的攻击合在处,声势惊人!

    别说个宗师,对面就是铜墙铁壁,也低挡不住。

    与此同时,林供奉高高跃起,单手指。

    手的银色小剑再次涨大数倍,变成柄硕大无比,长约十丈的银色重剑,重重朝赵君宇当头斩下。

    “来得好,这才够劲!”赵君宇傲然长笑。

    浑身真元疯狂燃烧,周边空间似乎都被烧化!

    “真武十七式之,金轮斩!”

    轰!赵君宇右手抡,周边天地灵气急汇聚。

    顿时个硕大的金色圆球在掌心凝聚,飞旋转。

    “给我破!”

    内含着恐怖能量,正在飞旋转的金色圆球,被赵君宇单手甩出。

    轰隆隆,就如个巨大的金色齿轮,碾压切!

    所有术法,武技攻击,都被这巨大的金色齿轮,碾成粉碎。

    边宏义以及百草堂众长老,大惊失色之下,拼尽全身修为,抵住金色齿轮。

    连连暴退。

    有修为弱点的长老,已经被震得口鼻出血。

    同时间,赵君宇另只手,左手急点。

    柄黑色小剑,厉啸而出。

    锵嗤!声,沉闷地金铁交鸣之色响起。

    黑色小剑抵住比自己体积硕大十倍的银色重剑,后者竟然不能再前进步。

    这是……,手术法,手武技,心二用!

    林供奉几乎眼珠子要掉下来,看着对面的年轻人。

    本身武道和术法兼修,已经是世间罕有,即使是林供奉也只是听过没见过。

    而这心二用,武技术法,同时应用对敌。

    众人闻所未闻。

    如若不是亲眼所见,根本无法相信。

    赵君宇面无表情,双手背后。

    “打完了?该老子了!”

    “疾!”单手点。

    黑色小剑就如自己有灵性般,如龙蛇般上下飞舞,攻击起银色重剑起来。

    “不好!”林供奉双手急掐,法力疯狂加持,额头瞬间冒出豆大的汗珠。

    赵君宇不再理他。

    凌空踏步而来,面向百草堂众人。

    “百草堂,不尊本座法旨。”

    “该杀!”

    “天罡雷拳,之雷暴漫天!”

    赵君宇声暴喝,双拳急振,拳头上雷暴闪动,短短二三息,瞬间突突突连击十几拳。

    顿时十数道雷光炮似的拳力,隔空向众人打去。

    这,百草堂众人才刚刚合力抵消掉金色巨轮,真元震荡还没喘息过来。

    十数道雷光炮就已经分击而来。

    这,太他么变态了。

    此子竟然不需恢复真元,不需调息。

    波接着波。

    这他么还怎么打?

    边宏义两眼血红,双掌突然凭空涨大,犹如两只蒲扇。

    狠狠向雷暴似的拳风扇去,他已经拼尽最后的修为。

    如果不扑散这些雷暴似的拳风,身后已经剩不了多少的真元的地级长老们,怕是非死即伤。

    “给我灭,灭!”

    边宏义边疯狂加持真元,边大叫。

    “灭尼玛个头啊!”

    “你的份儿,在这呢!”

    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天罡雷拳之,罡煞破天!”

    赵君宇紧接着又是拳击出,暴烈的拳力透体三尺有余,夹杂着暴烈的罡煞之气。

    宛若游龙,Z字型破空击出。

    后先至!

    蓬地声,从侧面击破边宏义的护体罡气,再直接将他打飞。

    哇!半空边宏义狂喷鲜血。

    眼睁睁地看着,身后五六名地级,筑基长老,被对方之前打出的雷暴似的拳风击。

    犹如打鸟般,纷纷掉下空。

    心的惊骇无以言表。

    巨大的恐惧将这个向沉稳自信的天级期宗师,完全淹没。

    “这不可能!”

    “你到底是谁?”

    边宏义出嘶哑地咳嗽声,殷红的鲜血从嘴角不断溢出。

    死鱼般的眼珠子瞪着这个几天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宗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