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五日期限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消息传开,震动大半华夏武道界!

    正月十,关外泰洪门当即宣布封门,门下弟子四散隐匿。? ? .

    正月十二,百里秦川,传承数百年的古武家族方家。

    族长方长庚,备足厚礼,亲自上门向赵君宇谢罪。

    赵君宇看在方家旁支方天翼,方耀武两人面上,不与方家计较。

    方长庚如蒙大赦,将方天翼,方耀武脉,直接提升到嫡系脉。

    也是这天,赵君宇放话,令淮南百草堂,五日之内,交出三十株百年老药或是三株千年老药,此事揭过,如若不从,打上门去。

    “哦?这个淮南百草堂,只是分舵?真正的百草堂总舵在圣域?”

    赵君宇翘着二郎腿,坐在真皮沙上。

    听见曹政娓娓道来,不禁愣住。

    我上次就想说来着,可您老不耐烦了啊?曹政看到赵君宇脸不解的模样,不禁暗自腹诽。

    “圣域虽大,但灵气充盈适合修炼的地方,统统加起来也只有大半个华夏的大小,另外些地区要么是毫无灵气的蛮荒地带,要么存在恐怖未知的空间乱流,甚至空间异兽出没,所以圣域虽然灵气比俗世充足,但是相对来说,还是拥挤了点,容不下那么多势力。”

    “各大势力抢占资源,地盘,冲突不断。”

    “这个竹剑门就是争夺修炼资源落败,被迫整体门派外迁到俗世的。只有门主还留在圣域潜修。”

    “而百草堂总舵就在圣域里,至于华夏淮南的百草堂,只是分舵,负责替总舵招收底层弟子,收集稀缺药材资源,炼制些基础丹药,拉拢俗世武者势力,并且也治病救人,扩大自己在俗世的影响力。”

    曹政抓紧时间,捡重要的说,就怕这位主又不耐烦。

    “那又怎样,敢做局围杀老子。”

    “让他们交出三十株百年老药,算是便宜他们了。”

    赵君宇翻了翻白眼。

    曹政尴尬地笑,您是不知道百草堂的影响力,除了药王谷,没人能与他们抗衡。

    在圣域,不少武者,异能者都是有求于百草堂,所以这些人,都是百草堂潜在的助力,也是赵君宇潜在的威胁。

    您这**裸地逼迫淮南百草堂交出几乎全部值钱的家当,是不是太嚣张了点?

    不过,这些话,曹政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这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说了也白说。

    “还有五天,不让老子满意,老子就打上门去。”

    赵君宇声冷笑。

    无论是修真界还是仙界,或是凡俗界。

    大部分人都是欺软怕硬。

    必须以雷霆手段震慑。

    灭竹剑门,迫使泰洪门封门解散,逼百草堂交药。

    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想动老子的女人或者家人,就得付出惨重代价。

    当然,赵君宇这样做还有自己的打算。

    提高诸女的修炼天赋,不能再拖了。

    现在只是修真的初始阶段,还没什么,日后如果要踏上大道,非擢升她们的修炼资质不可。

    就是将尹冰月四女统统强行从凡体变为适合修炼的灵体。

    当前条件下,只有洗筋伐髓条路。

    而且不是劳永逸,三十株百年老药,或是三株千年老药,只能完成第阶段。

    当然如果有灵药或者半灵药,那又是另外回事。

    过了三天,迄今为止百草堂没有任何反应。

    此时只怕大半个华夏武道界,都在注意着双方的动作。

    还有两天,赵君宇不急,他在等。

    在等个机会,这也是百草堂最后的机会。

    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佳节,也是全家团圆的日子。

    赵家大院,这天,众赵家族亲再次聚。

    本来应该是喜气洋洋的节日,赵家赵老爷子的心情却不怎么美丽。

    啪!他重重将几份财务报表摔在桌子上。

    “老二,众位族亲你们自己看。”

    赵德清脸疑惑,颤巍巍地带上老花眼镜,跟着族里几位知识分子仔细翻看财务报表。

    “怎么,怎么会亏空这么多?”赵德清等人大惊失色。

    纷纷看向低头不语的赵洪安。

    “洪安这是怎么回事?洪胜将公司交给你打理,这才刚刚年,怎么就变得如此惨淡?”

    赵德清声怒喝。

    “我,我……”

    “开公司嘛,有好有坏这个很正常啊。”肥婆王淑芬在旁勉强笑道。

    心疑惑,自己明明账面上做的天衣无缝啊。

    “很正常?洪胜这公司交给你之前,可是每年盈利达上亿的明星企业,短短年,就已经入不敷出,这叫正常!”赵德重重拍桌子,怒吼道。

    “洪安,老实交代,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就是经营不善呗。”赵洪安嗫嚅道。

    “安哥,你不仅辞退了公司的许多骨干,得力干将,还换上嫂子娘家的亲戚,进入要害部门。”

    “这些人整天不干正事,只知道拿公司的钱挥霍饱私囊,谈业务没几笔成的。”

    “做事偷工减料,产品质量严重下降,原来的老客户纷纷取消订单不再合作!”

    赵洪胜在旁气愤不已,这公司是他的心血,才年搞成这样,不禁心如刀割。

    “好啊,赵洪胜,你人都走了,公司都交给洪安了,居然还安插眼线!你这人怎么这么狡猾!”王淑芬瞪着赵洪胜,尖声叫道。

    啪!旁的赵君宇重重将茶杯往桌子上拍,肥婆王淑芬顿时闭嘴焉了,这种市井泼妇就怕狠人,跟她讲道理没用。

    “怎么你瞎搞还有理了?”

    “居然还敢做假账,赵洪安,王淑芬你们这是犯罪!”

    “如果不是洪胜现猫腻,这公司怕是过几个月就要倒闭了!”

    赵德气得吹胡子瞪眼。

    众族亲也纷纷摇头。

    “我以现任族长的身份提议,剥夺赵洪安在族内所有职务,名下所有公司产业交给洪胜。”

    “同时,提议赵洪胜接任赵家族长。”

    赵德拍案说道。

    这……,众族亲面露犹豫之色。

    赵洪胜人品,能力都没问题,可是他的身体……

    “族长,我不服!虽然我能力有限,但是洪胜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了几个月了!怎么能把公司产业交给他,怎么能当族长?”赵洪安大叫。

    “是呀,人都快死了,怎么当族长,怎么管理家族产业?”

    “我家洪安得不到的,你赵洪胜也别想得到!”王淑芬脸色扭曲。

    “各位,族亲,我的身体已经好了。”

    “是被我儿子治好的。”

    赵洪胜意气风,骄傲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什么?怎么可能?”

    “这可是癌症晚期啊,小宇能治好?”

    众族亲,纷纷摇头不信。

    但是,看到赵洪胜明显精气神比前几天好了很多,甚至显得年轻了好几岁,又个个惊疑不定。

    “赵洪胜,你得了失心疯,幻想的吧?”王淑芬尖声大笑。

    “这是医院的复查结果,众位都看看。”

    赵洪胜面带微笑,把分盖了章的诊断书交给众族亲。

    “这……这还真治好了?”

    “癌症晚期都能治,这他么真神了!”

    众族亲,传看着诊断书,交头接耳,心震撼无比。

    所有震惊,崇拜的眼神,看向旁那个淡定喝茶的年轻人。

    这个新年,给赵家带来太多惊喜和震撼的后辈,曾经的废物大少。

    “我附议。”

    “我同意。”

    众族亲,此时再无任何疑虑,纷纷点头赞同。

    赵洪安,王淑芬,刹那间像被抽掉了所有力气,瘫软在椅子上。

    前两天有点感冒,今天已经好了,晚上还有两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