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不就是癌症吗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桑休,为师答应你,不管杀害你的凶手是谁,来自哪里,为师都会将他打入阿鼻地狱,永不生。??? ? .”年僧人回头看着屋内,座已经熄灭的魂灯,喃喃自语。

    脸上露出悲切的神色,向着燕京的方向双手合十。

    “此人的存在,对我宗针对华夏之大计,是个巨大威胁。”

    “找出他,消灭他,不要有任何顾忌,谁阻挡杀谁。”

    少顷,年僧人抬起头,脸上无悲无喜,对角落里的个黑影吩咐道。

    ……

    香山别墅,蕴灵金兰的灵气覆盖下。

    赵君宇脸上古井不波,体内澎湃的真元仿佛波接波的海浪,不断荡涤散至全身筋脉,窍穴,贯通锤炼,再回转丹田,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宇内万象,皆为我用!”赵君宇低喝声,万象炼体诀疯狂运转。

    单手点,静静放置在旁桌上的妖僧指骨舍利,徐徐升起。

    飞至赵君宇的额头眉心处。

    “给我开!”

    赵君宇双手急掐,虚空急点数下。

    顿时,股股肉眼可见的白色丝线从莹白色的舍利,不断抽出。

    再聚合在起,进入赵君宇的眉心。

    这道道白色丝线,蕴含着澎湃的虔诚,喜悦,期盼,祝福等等情绪。

    这就是香火之道,信仰之力。

    并且非常精纯,甚至可以与赵君宇当年,留在下界的道统传承,所受万众敬仰程度相比。

    善良的华夏百姓,奉上自己的虔诚之心,供奉跪拜的却是这个妖僧。

    信仰之力,糅合蕴灵金兰灵气充盈,事半功倍!

    足足两个多小时过去,丹田真元已经开始雾化成液,逐渐蓄满大半丹田。

    气海的修为壁障,只剩下薄如蝉翼的层阻碍,离突破至金丹后期,只有步之遥。

    呼……赵君宇呼出口浊气,徐徐平息体内周而复始,大周天循环的真元。

    修炼进度让他惊喜,没想到在这灵气匮乏的修真明的落后之地,修炼度还能如此之快。

    这与他本身突破境界上,几乎没有任何瓶颈,这世九阳圣体,已经圣品功法万象炼体诀,等等因素息息相关,缺不可。

    以及利用精纯的信仰之力修炼,让赵君宇受益匪浅。

    自己在天海留下的神医传说,还有武道大会上神勇表现,余威犹在。

    仍有不少当事人,在口口相传,崇拜敬仰不已。

    冥冥,无数道若有若无的信仰之力,凭空连接至他身上。

    很好!赵君宇微微笑。

    再感受到指骨舍利,依然澎湃的信仰之力,不禁心花怒放。

    如果老子把这番凡俗界,对佛祖,还有他们神话传说里对神仙的信仰之力,全部夺过来,会有什么后果?

    不会被天道的至高意志直接抹杀吧,赵君宇摩挲着下巴。

    轰隆声!屋外光天化日之下,半空突然道冬日惊雷!

    把正在yy的赵君宇吓了大跳。

    卧槽,老子只是想下都不行?

    牛逼个鸡毛啊!

    赵君宇瞪着屋外,万里无云的晴朗高空,翻了翻白眼。

    好了,是时候和给自己的老婆们,双修反哺真元了。

    赵君宇神清气爽,向着如花似玉的五女走去。

    脸上带着不可说的笑意。

    “君宇,这大白天的。”

    “起?你行不行啊。”

    五女娇羞不已,面泛桃花。

    时间,整个别墅里,春色无边惹人醉。

    番水乳交融后,经过双修,五女得益匪浅,修为上纷纷进步不小。

    尹冰月和叶莲馨,已经是炼气三层。

    安若兰和尹雪,也已经突破至炼气四层。

    是时候,找到些灵药或者足够的半灵药,给尹冰月四女,进行洗筋伐髓。

    而千代美子,本身是元灵之体,现阶段不需要洗筋伐髓,况且她离结丹也只有步之遥了。

    赵君宇带着五女,坐上商务车来到赵家大院。

    年还没过完呢。

    刚进大院,只看见大院里停着辆救护车。

    几个戴口罩的白大褂,正抬着担架,急匆匆地往屋内走。

    怎么回事?

    “小宇,你怎么才来,刚要给你打电话。”赵嫣然跑了出来,看见赵君宇,脸焦急。

    “嫣然姐,怎么回事?”赵君宇皱了皱眉。

    “二叔他病晕倒了。”

    “什么?”

    赵君宇急忙跑进屋内,只见赵洪胜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胸膛急促地起伏。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救护人员,正在给他做些急救检查。

    “小宇,你来了!”赵洪胜的亲大哥,赵洪林脸黯然。

    “有些事本来想早告诉你,但是洪胜直坚持,过完这个年再和你说。”

    “他是想让你过个好年……”

    “其实,洪胜他早就得了……”

    “癌症是吧?肺癌。”赵君宇打断赵洪林的话,淡淡地说道。

    “你早就知道了?这样也好,也有个心理准备。”赵洪林愣,随后脸露悲伤。

    “病人已经是肺癌晚期,这是过于疼痛晕过去了,我们马上送他去住院。”

    “时半会不会出什么事,但是你们也知道,肺癌晚期,代表着什么意义。”

    “恐怕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而且这最后的时光,病人会非常痛苦。”

    “家属做好思想准备。”

    领头的急救医生,翻看了赵洪胜的病历,犹豫了下,决定实话实话。

    “洪胜,我的儿子!”此时,赵老太爷,赵德颤巍巍地从里屋里出来,扑在赵洪胜身边,老泪纵横。

    为什么,老天你为什么对我如此残忍,要我白人送黑人?

    赵德虽然开始出手,将赵洪胜名下的产业,逐渐收回,交于赵家其他人管理。

    但这是为了赵家的未来考虑,不代表他不疼爱自己这个,为赵家的展打下半壁江山的小儿子。

    此刻,终于到了即将诀别的时候,赵德也是难掩悲伤,抽泣不已。

    “爷爷,您小心身体,别激动。”赵嫣然和赵从,急忙上前扶住老太爷。

    “医生,你的意思,我弟弟就是去医院等死了?”赵洪林泪流满面,重重的咳嗽着,对急救医生问道。

    ……现场阵沉默,无人说话。

    很显然,急救医生等于是默认了这句话。

    医护人员,回头看见脸淡然的赵君宇。

    这是病人的儿子?怎么脸上看不到丝悲伤?反而副无所谓的样子。

    现在这个世道,哎。

    众医护人员纷纷摇头。

    “好了,爷爷大伯,别哭了,不就是癌症吗?我能治。”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