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佛顶之战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不知不觉之,两人已经打到了香山顶峰。????  =.=≤1=Z≤W≈.≥

    落在半空那座高高矗立的大佛头顶,遥遥相对。

    掌风拳力碰撞,出阵阵令人胸闷气短的难听闷响。

    罡风四射,桑休怒目圆睁,站立不动。

    拳掌相交激起的气浪从身边划过。

    两眼不可思议地盯着赵君宇。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会有如此威能的拳法?”

    “贫僧的金刚伏魔式,乃是本宗千年秘传,位列东瀛七大秘传绝学之列。”

    “非是华夏秘传,不可抵挡!”

    “你这拳法如此威能,绝不可能是华夏秘传。”桑休喃喃自语,大口大口的鲜血混着内脏碎片,从口涌出。

    慢慢想吧,等你想明白的时候,也就悟了,赵君宇冷笑。

    “我不服!”

    “金刚降魔第二式!”桑休双目血红,双手合十,顿时阵剧烈的罡风,在两掌之间旋转,团蕴含着强大能量的劲气波,凭空生成。

    霸道的劲气波激烈旋转,似乎能将周边空气绞碎!

    “死吧!”桑休突地大张双臂,双掌狂推,硕大急旋的劲气波带着碾压切阻碍的威势,向赵君宇劈面撞来。

    来到好!赵君宇长笑声。

    “七绝皇拳,之泯灭!”凝然不动,浑身真元疯狂提聚,轻轻拳击出!

    这拳,竟然就如平常之人,打出的样轻飘飘似乎毫无力道。

    但!就是这看似绵软无力地拳击出,竟然就如同凭空用拳头打出个黑洞,那威势无匹碾压切的劲气波,撞上这个黑洞。

    顿时就像薄雪碰上开水,无声无息消失地干二净,切仿佛就从没生过。

    “果然如此”桑休惨笑声。

    “师傅,弟子去也……。”

    “法宗大人,必会亲自度施主你。”桑休闭目合十,从口眼耳鼻流出泊泊鲜血。

    之前的金刚降魔两式,已经燃烧了他所有的真元。

    呼啦声,桑休的尸体从空坠下。

    正在此时,脑海突然阵雄浑的钟声雷鸣!

    赵君宇正在徐徐平息震荡真元,刚才这招七绝泯灭,也是耗费了他不少真元。

    这阵突如其来,在脑海响起的钟鸣,顿时让赵君宇心神剧震,神魂片空白。

    浑身禁锢,动弹不得!

    “哈哈,施主修为,深不可测,实为当代翘楚。”

    “尤其神魂,不仅精纯而且出奇的强大。”

    “这样具绝妙的身体和强大的神魂,老僧却之不恭了。”

    赵君宇身体里广阔的识海,云雾翻腾,白蒙蒙片。

    团灰色气团,徐徐向识海间,被云雾遮蔽的灵台飘去。

    灰色气团上,隐约显现出个若隐若现的脸庞,端的是诡异无比。

    正是白天在大雄宝殿,与赵君宇神念交锋的那个枯瘦老僧,也就是千年肉身佛的意识化身。

    只见他拟人化的脸庞上,显现出强烈的贪婪,往灵台飘去。

    灵台间,闪烁跳动的的点点灵火,就是赵君宇的神魂。

    摄人心魄的钟声,持续鸣响!

    此刻赵君宇的神魂,被钟声禁锢,无法挣脱,只能无力的挣扎。

    “施主最好不要做无用功,我这本命法宝炼魂钟,乃两千年前祖师所赐。”

    “老僧肉身圆寂,但神念温养炼魂钟,已有千余载。”

    “已成极品法宝,足以镇压此界切。”

    “以施主小小年纪,虽然修为,精神力之强横乃老僧平生之仅见,但是要对抗此法宝,还是以卵击石,徒之奈何。”灰色气团上脸庞露出得意的模样。

    “乖乖让老僧吞了你的神魂,接受你的身体,施主也好尽快往生极乐……”灰色气团越想越得意,哈哈大笑。

    呃?下刻他笑声戛然而止。

    灰色气团上的两眼圆睁,流露出不可思议的惊恐之色。

    “哔哔个没完了是吧?”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灵台,赵君宇神魂幻化的小人,霍然转身盯着灰色气团,脸嘲讽。

    同时间,整个识海突然迸出强烈的白光,扫之前的云雾迷茫。

    灵台上方,座泛着浩瀚之力的九足宝鼎,赫然而立。

    宝鼎周身,雕刻着连绵密布的云海星辰图案,整个宝鼎散出种古朴沧桑的气息,浩瀚的造化伟力,扑面而来。

    顿时,灰色气团包裹的炼魂钟,在此鼎面前,顿时偃旗息鼓,再也不出丝声音。

    “老子等你很久了!”赵君宇神魂所化的小人,长笑声。

    “是你自己上来送死的,怪不得老子!”

    步跃起,朝灰色气团抓来。

    “不!佛祖宝相在此,你个邪魔外道,竟敢放肆!”

    他此刻被玄黄鼎全面压制,动弹不得,恐惧地瑟瑟抖。

    “佛祖助我!”灰色气团厉声尖叫,但是色厉内荏。

    “佛祖会助你?老子是邪魔外道?”

    “你个佛门叛逆,佛祖如果亲临,第个拍死的就是你,还在这跟老子狐假虎威,唬弄谁啊。”赵君宇冷笑。

    他虽然此刻,踏在参天大佛的头顶之上,但出奇地没有感受到丝,白天所感受到的那种排斥之力,反而隐隐有种力道在加持。

    很好!看来你也不喜欢叛逆。

    赵君宇把将灰色气团抓入手,越捏越紧,气团上的人脸不停地尖叫,挣扎扭曲。

    “不……,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助我!”气团上的人脸绝望的尖叫,愤怒之气滔天。

    但都无济于事然,只能随着灰色气团越变越小,终至消散于无形。

    识海外,真实世界。

    赵君宇站在参天大佛头顶上,衣衫猎猎。

    单手吸,顿时个身着袈裟的人形白骨架被他凭空吸入掌。

    正是白天那具千年佛肉身,此时只剩堆白骨。

    哼,赵君宇冷笑声,真元徐徐燃烧,掌青蓝色丹火突地燃起。

    焚烧着这具千年佛的人形骨架。

    只用了盏茶的工夫,切都化为飞灰。

    只剩下节指骨化为莹白色的舍利子。

    这舍利子就是老妖僧毕生修为所化。

    赵君宇还感受到,这指骨舍利里面,澎湃纯粹的香火信仰之力。

    很显然,这是近几年桑休和老妖僧,四处骗取,收集的香火信仰之力。

    这些都是老子的,赵君宇毫不客气的将指骨舍利,收入空间戒指。

    以后,如果有人在任何地方,对这所谓的千年肉佛真身,进行遥拜祈福,那么产生的信仰之力,都会转嫁到这枚指骨舍利之上,为赵君宇所用。

    哐当声,还有座通体黝黑的小型梵钟,也掉在了地上。

    这应该就是老妖僧的那个什么炼魂钟,极品法宝。

    赵君宇也毫不客气的收起。

    完事了!赵君宇长笑声,从佛顶跃而下。

    而此时,远在千里以外的东瀛京都,冬雨绵绵。

    座具有华夏唐代建筑风格的竹院里。

    个已经闭目禅定,气息悠长的年僧人,突然睁开双眼,精光四射!

    夜空,向着燕京方向,遥遥注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