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神念交锋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片灰蒙蒙的虚无之,个慈眉善目,满脸笑意的长眉枯瘦老僧凌空而坐,抬头看向赵君宇的神识,长笑声。????  .

    “施主精魂,贫僧笑纳了。”

    下刻,满脸和善笑意的脸上,突然变得颇为狞恶,整个人散出种诡异的气息。

    双目如炬,枯瘦单手伸出,半空变为只蒲扇大手,向身化神识的赵君宇遥遥拍来。

    赵君宇冷哼声,上前指点出。

    这指刚刚点出,老僧脸上就已经显露出惊骇莫名的神色。

    蓬地声闷响,神识回归识海。

    赵君宇脸色窒,面色微微白。

    心也是霍然惊,虽然他重生以后,神识早已不复仙帝时的强横。

    但是毕竟重生时,精神力还留有十之二三,又经过玄黄之气的荡涤,还有本身九阳圣体的作用。

    神识的力量,还是远远过修真界寻常金丹期,不逊于元婴期。

    刚才神念对撞,却只是堪堪占到丝上风。

    足可以说明,这个所谓活佛肉身残存的神念,最起码达到元婴期,那他全盛时岂不是远元婴期的存在,甚至越分神期!

    这是他重生以来,第次碰到如此劲敌。

    不过赵君宇转念想,也不定。

    自己在佛门重地,无论是修为还是精神力都被排斥压制,挥只有平时六七成。

    而且这个残存的神念,明显是受到信众无比纯粹的信仰之力加持,才如此强横。

    所以之前,赵君宇在山下,用望气术观察,万千香客的信仰之力,香火之奉被截取大半的源头就在这里。

    这个东瀛上师,这几年估计用这套法子,各地收取了不少纯净的香火信仰之力。

    哼哼,这个所谓东瀛上师,打着礼佛祈福的幌子,明明就是妖言惑众,吸取华夏百姓的信仰之力,端的是可恶至极。

    如果我能把这个肉身佛里的香火信仰之力,抽取过来。

    这对老子的修炼,可是大大进了步。

    赵君宇摩挲着下巴,只不过此时光天化日之下,他不好动手,只能晚上想想办法。

    除此之外,他还觉察到点不对。

    从这个老妖僧的神念,赵君宇并没有感受到正宗平和宽厚的佛气,和对佛祖的敬意,而是充满了戾气,和对佛祖的怨愤。

    难道是佛门叛逆?

    大殿,全场众人谁也不知道,赵君宇已经与他们心目的活佛。

    暗神念对撞了记。

    如果说赵君宇只是面色有点白,那边的东瀛活佛的表现可就不这么轻松了。

    “快看,怎么了!”

    “活佛肉身怎么好像摇晃了几下!”

    “皮肤怎么在脱落?”

    众香客有眼尖地,已经现了活佛肉身的异样,纷纷惊呼。

    同时间,几乎所有人都从被活佛肉身,精神伟力迷醉的状态霍然惊醒。

    而且与此同时,梵音消失,众人双眼逐渐恢复清明。

    而坐床上,活佛肉身的黑色皮肤还在脱落,隐约可以看见森森白骨。

    面容,四肢皮骨斑驳,显得十分可怖。

    “这是怎么回事?”

    “活佛肉身怎么变成这样了?”

    “不是千年不朽么?”

    众香客,所有信众,渐渐失去了对这个东瀛活佛的敬畏之心。

    纷纷站起,议论声越来越大。

    这……这,桑休上师大惊失色,佛珠啪地声掉在地上。

    惊骇莫名,身形摇摇欲坠。

    “这是不祥之兆,燕京必有大灾!”

    桑休上师,眼珠转,大叫道。

    “大灾?”

    “燕京这可是有龙气坐镇的,怎么可能有大灾。”

    众人半信半疑。

    “桑休上师,慎言。”旁的雍云寺住持,微皱眉头,上前单掌施了礼说道。

    他对自己刚才,不敬佛祖,反而去敬这位东瀛的千年活佛肉身,颇感后悔。

    哼!桑休上师面目阴沉,低垂着头回了礼,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晃已是下午三四点,赵家众人祈福完毕,开始随着人流下山。

    刚才在大雄宝殿里生的切,其实赵家不少人,已经觉察有些异样,纷纷缄默不言。

    “小宇,你早看出那个活佛肉身有些不对劲是吧。”来到山脚下,赵嫣然终于忍不住,向赵君宇问道。

    “活佛?笑话,佛门叛逆而已!”赵君宇冷哼声。

    “小宇,不要胡说道,小心惹祸上身!”走在前面的赵德回身脸严肃地说道。

    无知狂妄!反正你已经得罪了活佛,你们全家就等着倒霉吧!旁的赵洪安家,暗暗幸灾乐祸,尤其肥婆王淑芬,心花怒放。

    看你能嘚瑟几天。

    赵嫣然回头看着脸淡然的赵君宇,自己这个堂弟变得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此时,山脚下出山的道路上,车队排起长龙。

    看来不到天黑,别想走出香山。

    赵家众人索性暂时不上车,随意地在四周闲逛。

    “二弟,你还记得,几十年前,我们俩下放到这里的采石场劳作的事吗?”

    “当时我们俩几乎每天要运十二个小时的石头,晚上还得挨斗。”

    赵德指着前方山坡下的块区域,对着赵德清感慨地说道。

    “是啊,想不到几十年过后,这里完全变了样。”

    “现在那片都是别墅区了。”

    “当时我们运石头的地方,变成私家园林了。”

    “真想再去看看。”

    人老了,容易怀旧。

    “爷爷,二爷爷,想去看就去看喽。”赵君宇此刻,在旁淡淡地说道。

    “小宇,那是私家园林,属于山脚别墅区的规划产业,般人不让进的。”赵洪胜在旁解释道。

    “我知道啊,我带你们进去,我是那里的业主。”赵君宇笑道。

    “哈哈哈,小宇,年轻人不要爱吹牛,你知道香山脚下的别墅多少市价吗?”赵洪安此刻,笑着走了过来,小眼流露出丝讥讽。

    “这是成达集团开的别墅,成达集团背景深厚,也只有他们才能在香山这种地方,开这种大片的高档别墅区。”

    “这里的别墅,便宜的数千万,贵的要上亿栋,而且不是你有钱就能买的。”

    “住在这里的不是达官显贵,就是商界巨贾,或者是名流明星,般人是买不到这里的房子的。”赵洪安副懂得很多的样子,得意洋洋。

    他老婆王淑芬,和赵乾赵坤,也流露出讥讽的神色。

    住在这里的,都是本身有相当高的社会地位,不是攀龙附凤的暴户能比的。

    再说,你能拿出几百万罢了,你能拿出数千万,甚至上亿吗?

    吹啥牛逼啊。

    在赵家众人或疑惑,或讥讽,或压根不信的眼光。

    “我是没买啊。”

    “这别墅是别人送的。”赵君宇淡淡地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