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活佛显圣?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话音刚落,只见四名精壮僧人,抬着座精致的金色坐床徐徐走出。?? ≤.≤≥1≥Z≤W≤.≤

    坐床四周,竖着四根纯金打造的支杆,挂着白色纱帐将坐床内部遮蔽起来,里面悬挂着的法器全用纯金金饰装饰,总体看上去极为华丽,令人目眩不已。

    透过纱帐,信徒们现,内里赫然端坐着个低眉垂目的枯瘦老僧,身着袈裟,露出的脸庞和双手,露在外面的身体部分,通体漆黑枯瘦如柴。

    但是,黝黑的皮肤上竟然泛着淡淡的金色。

    显然,这个老僧早已圆寂,但是流露出的安详,威严的气息,顿时令全场信众不由自主地产生膜拜之意。

    “这就是千年活佛肉身?”

    “怎么像风干了样。”

    “嘘,对活佛不敬,找死啊。”

    “皮肤还泛着金光,神奇啊。”

    大殿内外,黑压压的信徒时间目瞪口呆,交头接耳。

    “源空活佛,是我净土莲宗七大创宗活佛之,毕生佛法浸注肉身,历经千余年,肉身不腐终成代金身舍利,今日驾临雍云寺,为尔等祈福。”

    桑休上师威严地轻轻打了个手势,四周顿时安静无声。

    “普度众生,朝圣我佛,心诚则灵。”

    桑休低眉,双手合十,瞬间,天降梵音,大殿雄浑悲悯的梵音吟唱。

    这……这,而大殿内外,整个雍云寺,此刻根本没有僧人在吟唱佛法。

    那这梵音从何而来,时间所有人都呆了,就连旁肃立无悲无喜的雍云寺本地主持,都脸茫然。

    望向活佛肉身,脸上渐渐露出敬仰跪服之意。

    这还没完,随着梵音吟唱,众人感觉到冥冥股柔和浩瀚的精神力量,扫过全身。

    时间,过往的喜,悲,嗔,怒各种情绪纷纷涌上心头,再淡然而去。

    仿佛短短数秒之间,走完了人的生,这……这,所有人惊疑不定。

    “快看,活佛似乎笑了下。”

    “好像还抬头了。”

    “我的天呐。”

    在场众人纷纷揉眼,坐床上的老僧肉身,冥冥好像突然抬头柔和地笑了下,随即立刻恢复成无悲无喜的低眉模样,伴以威严的梵音吟唱,此刻众人心,犹如佛祖显圣!

    几乎所有信徒现在再看活佛肉身,都陷入了种精神迷醉,沉迷于东瀛肉身活佛的精神伟力,两眼渐渐失去焦点,双腿不由自主的就要跪下。

    除了虔诚信徒,其实在场半数以上是过年过来烧香图个吉利的普通群众,这里面包括不少燕京的达官显贵,各届名流,甚至些手握实权的地方大员,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他们都深深迷失于这股诡异的精神迷醉之。

    “活佛真身显圣,尔等还不跪拜。”桑休突然爆喝声。

    犹如天雷贯耳,吓得在场所有人都身形剧颤,两腿战栗,几乎下子呼啦啦全部跪倒在地,对着东瀛千年活佛肉身,顶礼膜拜。

    “活佛在上,弟子给你磕头了。”

    “活佛保佑!”

    此刻,大殿内外,再无人跪拜大殿正的佛祖,而是纷纷转而跪拜这个东瀛活佛肉身。

    全都两眼迷醉,如痴如狂。

    桑休上师的嘴角,流露出丝若有若无的嘲讽,眉眼之间渐露狰狞。

    然而他马上眉头皱,黑压压的殿内外人群全部跪倒。

    甚至连雍云寺本土主持及以下,都双掌合十口宣佛号,向东瀛活佛施礼。

    只有个身影,傲然卓立,正是立在大殿边缘的赵君宇。

    “不敬佛祖,而是去敬这个所谓死了千年的老和尚肉身?”

    “即使功德再无量的得道高僧,也不敢如此逾越!”

    本来副关我鸟事模样的赵君宇,此刻也隐隐感觉有点不对。

    他见多识广,自然看出不对。

    就连仙界那些半佛,面对佛祖之宝相,也不敢有半分逾越!

    桑休上师的脸上,流露出丝诧异,但更多的是浓浓的愤怒。

    “活佛显圣,你竟敢不拜?”

    随着桑休上师的声怒吼,吓了众人大跳。

    纷纷转头看向淡然而立的赵君宇。

    “这是哪来的不懂事的孩子。”

    “佛门重地,敢如此放肆!”

    “看就是未开化的心智愚昧之人,活佛当前,竟敢不敬。”

    “快跪下啊,不要搞得活佛迁怒我们啊。”

    “快,小宇快跪下!”赵德大急,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涔涔而下。

    “小宇,别犯浑,这可是活佛显圣!”赵洪胜和赵嫣然,也是心焦急,偷偷拉赵君宇衣角。

    只有尹冰月五女,向是无条件信任赵君宇,见他不拜,也毅然决然地纷纷站起。

    这下,桑休上师的脸色更加阴沉。

    在场有不少高官子弟,富家大少,从开始其实就已经偷偷注意了五名绝色美女,见她们都跟着个土包子后面,表情亲密,其实不少人心里面都很是嫉妒。

    此刻见到赵君宇惹祸,心暗爽不已。

    如果能让这小子吃瘪,最好东瀛来的上师能出手教训这小子。

    美女们肯定胆战心惊。

    然后我再捐大笔香油钱,平息东瀛上师愤怒,这也算英雄救美吧。

    说不准,美女们会对我见倾心呢。

    些富家大少,高官子弟开始yy了。

    赵君宇淡然地扫了众人眼,两眼望天。

    “拜尼玛个头啊。”

    这嚣张无比的回答声响起,在场所有人纷纷倒吸口冷气。

    这小子胆太大了!

    冲撞活佛,这是找死啊。

    赵洪安家跪在地上,心窃喜,尤其是肥婆王淑芬,心窃喜地几乎要叫出声来。

    你就是再牛逼,在央领导面前再红,也是凡人。

    刚刚活佛显圣,你冲撞了活佛,惹的活佛嗔怒,几条命都不够死的。

    赵洪胜啊赵洪胜,你们家还是会败给我们家!搞不好全家死无丧身之地!哈哈。

    赵洪胜,面色惨白,自己这个儿子实在太不知轻重。

    “好好!你竟敢出言不逊,冲撞活佛,必不得善终!”

    桑休上师,瘦削蜡黄的脸上,肌肉不停颤抖,目光阴寒。

    已经打定主意,事后非出手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华夏人。

    在他眼,赵君宇已经是个死人了。

    面对这个什么桑休上师的怒火和杀意。

    赵君宇不以为意,如果真是佛祖真身亲临,本帝或许不得不拜上拜。

    而你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圆寂后肉身用香泥,金粉糊起来的所谓千年活佛,就想让本帝拜,我去年买了个表的。

    笑话!赵君宇不鸟他。

    老子倒要看看,你们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赵君宇凝聚神识,向这尊活佛的肉身展开观想之术。

    神识刺透肉身,突然赵君宇的神识,进入片虚无,充满着黑暗,邪恶,背叛!

    果然有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