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东瀛上师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对于佛修,赵君宇并没有多少好感。?  ≈.≈≠1≠Z≤W≥.

    诸天仙域,百族之战已经持续数千年,这群口口声声悲天悯人的家伙,却自始至终,置身事外,明哲保身。

    明明皆是人身入佛道,甚至不少佛修大能几乎已经修成半佛之身,然而却抱着众生皆有佛性,万物众生皆可度的保守思想。

    不肯出山斩妖除魔。

    修行的境界不应该有分辨之心,众生平等,万物皆可善,众生可成佛,只在念之差……

    众生可成佛,万物皆可度,你倒是度化几个魔族妖族给我看看撒。

    想起仙界,那几处常年闭关的佛门圣地,赵君宇只能呵呵了。

    你的道,与本帝的道,截然不同!

    赵君宇直视着山顶,宝相庄严,面目栩栩如生的佛祖,毫无敬畏之心。

    不过,转头看向黑压压的人群,那个个虔诚恭顺的面孔,也是有点无奈。

    在华夏,本土道家,似乎渐渐沦为偏门。

    信徒与受众范围,大大低于外来佛教。

    赵君宇皱了皱眉头,华夏的道家,严格来说只能勉强归于仙界道祖传下的三千道统的偏门小道。

    而且传承不全,不得要领。

    但毕竟还是同源同根。

    看到道家在地球上式微,赵君宇有点不是滋味。

    收拾心情,赵君宇负手而立,昂然上山。

    不过,似乎这佛家,在地球上也分为好几个宗派,各自拥有不同的教说。

    同时,在东亚不同的国家之间,宗风教说也截然不同。

    时至今日,各国的佛教宗派已经和统治阶层,形成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赵君宇边思考,边缓步上山。

    四周黑压压地信徒,或者纯粹来上香的百姓,越来越多。

    赵君宇心动,展开望气术。

    只见股股白气状的信仰之力,香火之奉,从四面方,向佛祖金身汇聚而去。

    不对!

    怎么其有相当大的部分香火信仰之力,凭空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

    望气术运转颇费真元,尤其在这处本身受到极大排斥压制的地方,施展望气术。

    以现在赵君宇金丹期的修为,也很是吃力。

    坚持运转了会,没有找到原因,赵君宇很是疑惑。

    不过,随即想,关本帝鸟事。

    施施然随着众人上山。

    路悠哉悠哉,欣赏着山上风景。

    自己虽然在山脚下有个别墅,但直没上山来过。

    哎,赵德看到孙子对佛祖毫无敬畏之心,不由摇头叹气。

    山顶雍云寺,人山人海,挤得走不动路。

    赵君宇领着五女,周围似乎有种莫名的力场,排开条通道,周身数米之内,无人近身。

    “我靠,明明没人,怎么感觉有人推老子。”

    “推你麻痹啊”

    “谁推你了,张开狗眼看清楚。”

    四周之人纷纷莫名被推开,搞不清楚咋回事,破口大骂。

    等到赵家众人进入庄严肃穆的大雄宝殿,已经是将近十点。

    厚重古朴的大雄宝殿内佛像前张挂着许多经幡、宝盖、幢和各种法器,使大殿显得庄严肃穆,令人肃然起敬,

    在大殿央,佛祖宝相庄严,高高在上俯视芸芸众生。

    众人纷纷虔诚地上前去跪拜佛祖,敬香许愿。

    “洪胜,许了什么愿啊。”赵洪林笑着向赵洪胜问道。

    “还能有什么愿,还不都是为了这臭小子。”赵洪胜看了看在大殿,面无表情,傲然而立的赵君宇无奈地摇了摇头。

    “小宇,你来寺庙,不拜佛,不烧香来干嘛了?”赵嫣然有点嗔怪地向赵君宇说道。

    “我为何要拜?”赵君宇面无表情。

    “这可是佛祖,你即使不信佛,大过年的拜拜总是好的。”

    “他有他的道,我有我的道,我这拜,就怕他受不起。”赵君宇淡淡地说道。

    “你可小声点,别胡说道!”赵嫣然大急,急忙严肃地喝止堂弟口无遮拦。

    赵君宇摇了摇头,知道无法解释,转头向五女看去。

    五女个接个,闭目虔诚地跪拜佛像,口不出声地默念着什么。

    “冰月她们刚刚入道修炼,还没有选择道统,拜拜倒也无妨。”赵君宇心暗道。

    众女起身,个个羞红着脸偷瞄赵君宇,显然这许下的愿都和他有关。

    而那边的赵德,就虔诚多了,请了十三炷功德圆满高香,肃立合掌恭敬礼佛。

    时间来到正午。

    “知道吗,下面才是今天的重头戏。”个衣饰华贵的男子对周围人说道。

    “怎么了?”

    “东瀛来的高僧来雍云寺讲经,并请来了东瀛千年肉身佛供信众瞻仰。”

    “真的吗?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谁说不是,整个春节期间都会在雍云寺展示。”

    “千年肉身不朽!真是神奇啊。”

    不会,消息已经在全场传开,众信徒纷纷兴奋不已。

    赵家众人闻言,也是颇为兴奋。

    尤其赵德,年初来烧香祈福,就碰上这等佛门大事!

    赵君宇冷眼旁观,隐隐感到,这事不这么简单。

    十点半,名身材瘦削,秃眉颧骨高突的年和尚,身披袈裟端坐到上正的蒲团。

    手握串佛珠。

    此人来,顿时大殿寂静无声。

    赵君宇感官,身后不远处的千代美子,突然娇躯剧震,脸不可思议地盯着这个年和尚。

    美目流露出震惊,和明显的惧意。

    美子这是怎么了?赵君宇投去询问的目光。

    “主人,这是东瀛有名的桑休上师,是宗赤龙之介法宗座下弟子,在东瀛可是赫赫有名,没想到是他来了。”

    千代美子悄悄对赵君宇说道。

    “不过,这位桑休上师,在东瀛异能界,风评可是相当不好。”

    “此人修为颇高,不可轻视。”

    哦,有意思。

    赵君宇凝目望过去,只见这个桑休上师正在闭目养神,呼吸极其悠长,老僧入定。

    神识探过,此人气息果然非同小可,体内真元澎湃。

    居然隐隐有金丹初期的修为!赵君宇愣。

    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窥视,桑休突然睁开眼睛,漆黑的眼瞳里了无生气。

    嗯?难道是幻觉?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如潮水般退去,桑休略感诧异。

    随即他调整了下,开始讲经。

    嘴里晦涩难懂的佛经奥义,随着他低沉的声音传开,其实大殿里无人听得懂,但是却有股魔力,让所有信众如痴如醉。

    哼,赵君宇两眼清澈,丝毫不受影响。

    过来二十分钟左右,正午十二点,阳光洒进大殿。

    “吉时已到,请活佛!”桑休低声喝道,嘴里仍然宣讲着佛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