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我让你走了吗?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报告长,我……我。 =.≤=1≤Z≥W=.≤”周永年心慌意乱,饶是他浸淫官场是数十年,此刻也乱了方寸。

    时间,心万般念头闪而过。

    到底该怎么办?

    “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怎么搞的?”二号长有些不耐。

    他对这个周永年印象不是很好,工作能力般,拍马屁钻营倒是有套。

    “报告长,我们是请赵君宇同志,回去协助调查件案子。”

    周永年知道这时,不能慌更不能搪塞其词,只好鼓起勇气说道。

    哦?什么案子?君宇小同志的资料,我都看过了啊。

    二号长愣,回头看看身边的工作人员,资料不全?

    身边工作人员急忙摇了摇头,意思就是赵君宇所有的资料都给您看了。

    二号长心疑惑,但是后面安排的行程太紧。

    他也不能多做停留。

    但是,政治经验无比丰富的长,心动。

    “好的,没问题,但是我说句,我们国家权力机构的宗旨是,不放过个坏人,不冤枉个好人。”二号长,目视着周永年,缓缓地说道,话里话外颇有深意。

    “是,是当然!”在长洞察切的目光注视下,周永年浑身已经完全湿透。

    “这件事,我们南海政务院跟进下。”二号长,对身边工作人员交代道。

    完了……周永年再无丝侥幸,面色煞白,身体摇晃了下几乎站不住。

    政务院如果跟进,自己再没机会做任何手脚。

    即使有,也不敢啊,他怎么敢打长的脸,长可是刚刚大大夸了这小子顿,还了锦旗。

    他就是有百个豹子胆,也不敢再做手脚。

    二号长是何等人物,立马看出这里面有猫腻。

    重重哼了声,顿时吓得周永年心狂跳不已。

    “你就是赵洪胜先生?”二号长转头,看见坐在那里呆呆的,仍然没有搞清楚状况的赵洪胜。

    走了过来,“你是燕京著名企业家,为燕京的建设,展做出不小的贡献。”

    “不过,我要恭喜你的是,你生了个好儿子啊!”二号长握住赵洪胜的手,感叹道。

    这句话,顿时让赵洪胜这个硬汉失控,哽咽不已。

    “你有什么难处,跟央说,我替你解决。”

    二号长明白,刚刚说的都是场面话,说给别人听的。

    如果想真正交好,赵君宇这样的人物,必须从他关心亲近的人身上开展工作。

    我的儿子,受到央领导的认可,还有长如此大的赞誉,看谁还敢看不起我儿子!赵洪胜无比欣慰,挺直了腰杆。

    心无比畅快,常年心郁结之气,扫而空!

    长又和赵君宇寒暄了几句,随即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匆匆离去。

    众人将二号长众人送出门去。

    留下先前来的各方人马,气氛微妙起来,没有人说话。

    众警察,和赤龙部队的人,脸露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而和长同来的那个绿军装老者,也留了下来坐在边,此老者身边也有两个警卫模样的人,身上的气息同样深不可测。

    “吃个饭那么多事!”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赵君宇竟然大马金刀地又坐了下来,坐在赵洪胜身边。

    夹起大块羊肉,送进嘴里。

    “君宇,这怎么回事啊。”赵洪胜的心情大起大落,有点喘不上气,赵君宇微笑不语。

    “我们走。”周永年此时打手势,低声说道,带着周辉和众警察就要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个声音淡淡地响起。

    周永年等人脚步顿。

    赵君宇微笑着站起,走上前。

    午后的阳光,众人看着这个从始至终风轻云淡,又似乎全程智珠在握的年轻人,淡淡的笑意。

    很多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你想怎么样?”周辉已经全然没有刚才的气焰。

    “我想怎么样,你不是刚才说要点点敲掉我的牙,点点捏碎我的骨头吗?”

    “不是很牛逼吗?怎么现在不牛逼了??”赵君宇冷笑声。

    单手虚空抓,周辉整个百六十多斤的身体,隔着几丈远,下子被吸了过来!

    嘶……这是什么功夫?在场所有人纷纷睁大眼睛。

    “我让你他么牛逼!”说时迟那时快,赵君宇已经巴掌扇了上去,啪地声脆响。

    周辉不久前镶的几颗烤瓷牙又被打得飞了出去,半边脸高高肿起,这下彻底变形。

    “小辉!”周永年惊叫声,扑了过来,但是随即又站住,面露犹豫。

    哼,赵君宇瞥了他眼,又是巴掌抽了上去,这次是另外边脸。

    啪!伴随着周辉杀猪般的惨叫,几颗烤瓷牙又飞了出去,满嘴鲜血。

    赵君宇巴掌接着巴掌,非常慢,非常仔细的左记右记,抽着周辉的耳光。

    如几个月前,在天海那样。

    下又下,响亮的耳光声,伴随着周辉从高声惨叫到无力的呻吟,就像重锤下下击打在众人心上。

    此刻,众人看向赵君宇的眼神,已经渐渐显露出畏惧。

    “你放开我儿子!”周永年厉声喝道,举起手枪。

    “来,开枪!”

    “来,朝这打!”

    “开枪!老子让你开枪!”赵君宇脸冷厉。

    周永年心念电转,长还没走远,如果开枪,后果不堪设想。

    这……这!他的手微微颤抖。

    “爸,救我……”周辉已经赵君宇拎着,左右开弓扇得面目全非,满脸鲜血,奄奄息。

    在场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哎……”周永年长叹声。

    徐徐跪下,“赵先生,求您,放过我儿子。”

    “我们有眼无珠,再也不敢和您为敌,请饶过我们。”

    “求您了!”

    周永年下又下,将头用力磕在青石地面上,砰砰作响。

    越来越用力,直到额头满是鲜血。

    在场所有人,见到不可世的周家老二,手握实权的个燕京市委副书记。

    如此凄惨,低声下气地向个大学生求饶,纷纷感到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砰砰,周永年的脸上已经满是鲜血。

    在场些女宾,已经面有不忍。

    “爸……,您不要这样,您起来。”假牙也没有了的周辉,漏风的嘴哭叫道。

    赵洪胜走上来,轻轻拉住赵君宇,“君宇,算了吧。”

    或是同情,或是感同身受,还是什么原因。

    赵君宇愣,顿时明白了父亲的感受。

    略犹豫,手甩,将周辉扔了出去。

    “记住,这是第二次,如果有第三次,灭你周家!”

    周永年急忙道谢,扶起周辉,和众警察仓皇而去。

    众人看向赵君宇的眼睛,已经完全不样了。

    惊愕,艳羡,畏惧,诧异等等都有。

    而赵嫣然则根本脸不可思议,她到现在还没接受,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堂弟,为何有如此本事,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不仅连政务院ZL都来家里见他,还会手这么厉害的功夫?

    而她弟弟赵从,眼睛亮,死死盯着自己这个臭名卓著的堂哥,脸上流露出疯狂地崇拜。

    哦,差点忘了还有件事。

    赵君宇拍了拍手,走向赵洪安家。

    赵洪安家见到赵君宇走过来,纷纷面露土色,只有赵乾强自镇静。

    之前被扇飞的肥婆,早就没了嚣张气焰,见到赵君宇刚才的凶狠,不禁身肥肉又开始抖了起来。

    “君宇,刚才伯伯说的都是气话,别往心里去。”赵洪安的肥脸上憋的通红,全是汗。

    赵君宇冷冷地瞥了这头猪眼,没有鸟他。

    “好像我刚刚听谁说,我如果出来,就会让我跪在你妈面前三天三夜?谁求都没有用?”

    “那好,我现在就在这,看看谁能让我跪下。”赵君宇盯着赵乾,冷冷地说道。

    身为某县级市副市长的赵乾,此时再无倨傲神色,这个他们眼的废物,笑柄,居然连二号长都认识,还刚刚当众暴打了燕京个高官的儿子,给他再多的胆子,也不敢跟赵君宇做对。

    赵乾不敢再哔哔,低下头。

    “赵君宇,你狂什么狂?别忘了我妈是你的长辈。”脸麻子的赵坤跳了出来。

    不好,坤弟!赵乾惊呼。

    “长辈尼玛个头!”赵君宇脚将赵坤踢飞,没有用上真气,将这货踢了个狗啃泥眼镜飞了,居然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sB个!赵君宇摇了摇头。

    儿子!孙儿!赵洪安夫妇,还有赵德清,纷纷惊叫出声,上来急忙搀扶赵坤,但都不敢直视赵君宇。

    “就你们脉这叼样,还他么的未来族长?”赵君宇嗤笑声。

    懒得理他们,走回酒桌旁。

    “孙老丈,久等了。”赵君宇微笑地向端坐在那,闭目养神的孙毅拱了拱手。

    “赵小友,哪里话,老朽这次是特意来感谢你。”

    “感谢你救了我那几个老伙计,这里面有几个,当年可是给我挡过子弹,把我从死人堆里拖出来的。”孙毅爽朗地大笑道。

    “老将军客气了。”赵君宇笑道。

    边早已被连串变故,惊得目瞪口呆的众人,再次被赵君宇这句“老将军”震得外焦里嫩。

    老将军?众人再仔细看看老头胸前的勋章。

    卧槽……开国少将?

    这就很牛逼了。

    这赵家的小子,才二十出头,竟然让二号长,和开国少将,亲自上门拜访。

    这不科学!所有宾客都开始怀疑人生。

    赵德急忙站起,亲自将这比自己还大十来岁的老头,请上主桌。

    赵洪安家脸面无存,识趣地跑到下面其他酒桌上,将位置让给赵洪胜和赵君宇。

    孙毅和赵家众人相谈甚欢。

    似乎所有人都忘了还有萧南天等人,牛逼哄哄地顶尖特战部队,赤龙部队。

    十多个小伙子,尴尬地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萧南天脸上阵青阵白,刚才他悄悄走上前,想跟老长搭话。

    没想到,老长已经了解清楚情况,径自闭目养神,鸟都不鸟他。

    想走,直不敢走。

    但直杵在这里,也不是事啊。

    萧南天看到主桌上,宾主相谈甚欢,似乎不再注意到自己这伙人。

    急忙打手势,收拢部下想悄悄退出去。

    “我让你走了吗?”个淡淡地声音从上响起。

    明天继续,跪求继续投票,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