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赵家寿宴(四)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这出惊变,立刻将全场宾客全部吓呆,很多人手抖酒水撒了身。? ?? ≤.≤=1≈Z≈W≠.≥

    再看大门外,赵家大院竟然已经被武装警察围了,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阵仗这么大?

    “注意警戒,别让重犯脱逃!”间的领导,沉声喝道。

    众警察纷纷举起武器,蓄势待。

    气氛触即,很多客人全身都瑟瑟抖,出来喝个寿酒,年三十的碰上这种事,上哪说理去?

    赵德的脸色黑,好好个十大寿,怎么搞成这样?

    “周永年,是你?”赵德眯眼,认出当前之人。

    “你个主管政法的副书记,这么大的阵仗带人冲击我们赵家,是不把我老头子放眼里了?”

    赵德冷哼声,两眼精光四射。

    “哈哈,赵老太爷,恭喜大寿,恭喜。”

    “稍后永年会亲自送上寿礼赔罪,但是现在没办法,职责所在。”

    “大过年的,身为人民公仆,不得不为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负责,老爷子见谅了。”

    当先的年人,周永年,双手拱了拱,皮笑肉不笑。

    这老头虽然风烛残年,背后的靠山也早已不在人世,但是在上层还有些人脉。

    不能太过放肆,所以周永年打着官腔,说话滴水不漏。

    “哦,不知道什么职责,让你这个高官,亲自指挥。”赵德缓缓地说道,心预感到此事无法善了。

    “起跨越数省市的特大贩毒重案嫌疑人,流窜到本市,您老说我该不该亲自指挥?”周永年脸上露出丝嘲讽。

    此人就是燕京周家二代的翘楚,周家老二周永年,也是周辉的父亲。最近几年混得风生水起,已经做到燕京主管政法的副书记的位置。

    其他几个家族的第二代,望尘莫及。

    老头十大寿,在场这么多宾客,又恰逢年三十,把事情搞得越大,赵家的名誉就越败的厉害。

    整治那个小虾米是小事,大大打击赵家名声,最好能让赵家从此蹶不振,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所以他思前想后,决定不做二不休,把事情闹大,于是亲自带队上门。

    “哼,好笑,在场都是老朽知根知底的亲朋好友,哪里会有什么重案嫌疑人。”赵德心不安之感愈来愈厉害。

    “赵老太爷,不好意思了,这犯罪嫌疑人就藏在你们间,不是别人,就是你的孙子赵君宇!”周永年急转身,指着旁脸淡定的赵君宇,厉声喝道。

    此言出,众人大哗!

    “什么?赵君宇是贩毒重案的嫌疑人?”

    “这不可能吧?他只是游手好闲,为人下流,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怎么不可能?这废物在燕京时就臭名卓著,依仗老子的宠爱,挥金如土。”

    “被赶出去后,没钱了还想维持以前的生活,铤而走险也很有可能!”

    时间,众人议论纷纷,越想这种可能性越大。

    无数道,或鄙夷,或幸灾乐祸的目光投在赵君宇的身上。

    “这不可能!”

    “你们定是搞错了!”

    “我儿子虽然混蛋了点,但绝对不会赶出贩毒这种重案,你们搞错了!”

    在僵直的气氛,赵洪胜浑身冷汗直冒,面色苍白差点晕厥。

    身子不断地颤抖,只见他拼尽全力,站起挡在儿子身边。

    望着父亲那宽阔又有些颤抖的背影,坚定地护着自己。

    还是脸淡定的赵君宇,也不禁微微动容。

    “赵洪胜,我知道你是燕京著名企业家,但是这个锅你扛不起!”

    “你儿子涉嫌重罪,证据确凿,你如果妄想阻拦,就是妨碍公务罪。”

    “再阻拦,就将你们父子起抓起来!”

    “给我把犯罪嫌疑人拿下!”周永年声暴喝,脸上泛起残忍的阴笑。

    顿时,几名警察立刻荷枪实弹地将赵君宇包围。

    “哈哈哈,赵洪胜,我说你儿子怎么突然这么有钱。”

    “原来是贩毒啊!真是吃了豹子胆。“

    “要我说,你这儿子就是遗传了他那个贱货老娘的本色,狐狸精生下的玩意儿,本性难改!”主桌上,突然传来阵狂笑。

    只见赵洪安的老婆,那个年肥婆,仰天畅快地大笑。

    心旷神怡,浑身肥肉乱抖。

    当年自己家被赵洪胜压得死死的,老公事业能力被赵洪胜完爆,而那个狐狸精般的女人总是装纯洁装高贵,自己被秒地渣都不剩。

    不知道多少夜晚,她嫉恨地睡不着,诅咒他们全家死掉才好。

    苍天有眼,风水轮流转,那个狐狸精没了,自己的儿子各个人之龙。

    而赵洪胜不仅自己活不长,儿子也要进监狱搞不好被枪毙。

    年肥婆越想越爽快,爽的浑身毛孔大开,肥肉都要溢出来。

    啪!下秒,肥婆直接被扇飞。

    浑身肥肉的身躯,半空划出道弧线,重重摔在地上,

    血,全是血!肥婆牙齿直接被扇掉好几颗,鼻子嘴巴直冒血,倒在地上吓得哇哇大哭。

    只见赵君宇气势冷冽,站在他面前。

    “敢再侮辱我母亲句,死!”赵君宇字句地说道。

    全场寂静!

    谁也没看清赵君宇是怎么突出包围,秒瞬移到肥婆面前,扇了她巴掌的。

    见鬼了!众人齐齐头皮麻。

    警察再次上前,将赵君宇团团围住。

    “我他么宰了你!”赵坤先是脸露惧色,但是见到赵君宇又被重重包围,顿时胆气陡壮。

    拎起酒瓶子就要上前。

    “坤弟,稍安勿躁。”只手拉住他。

    “如果你这次能放出来,我会让你跪在我妈身前,磕上三天三夜的头,谁来都没用,谁讲情都没用!”赵乾端坐在椅子上,指着赵君宇,高高在上字句淡淡地说道。

    以我个副市长的能量,搞不死你个**崽子?

    不过么,你也出不来了,赵乾冷笑道。

    边的周永年冷笑着看这切,赵家内乱,他倒不急了等着看笑话。

    “你,……你到底要害死多少人?你这天杀的混蛋,爷爷好好的个寿宴被你搞成这样,二叔都快死了,你还去贩毒,你怎么不去死不去死!”旁边个女子突然爆,赵嫣然痛苦失声,声嘶力竭,太失望了她对这个从小疼爱的堂弟太失望了。

    “我说过,周家不会放过你,谁也包不了你,谁也护不了你!”

    “你在天海不是很嚣张么?敢他么打我,那么我会点点敲掉你的牙齿,点点捏碎你全身的骨头!”人群边缘,个人影闪出,走到赵君宇的包围圈外,对着赵君宇字句的低声说道。

    面露狞笑,正是脸有点变形的周辉。

    他定要见证这切,所以还是跟来了。

    “好了,带走!如有反抗,当场击毙!”

    “谁也别动,等我们处理完事情再说!”此时,大门口又是阵骚动,十多名身着野战训练服,气势凶厉的平头小伙子,突然冲进大院。

    迅守住各个战略要点,隐隐将众人包围。

    “你们是谁?”周永年脸色变。

    来者各个身上都有股浓厚的血腥之气,显然手上都见过血。

    但是各个看起来非常训练有素,比他下面的警察看起来要精锐地多。

    “赤龙部队,萧南天!”领头的魁梧大汉,脸上有道深深的刀疤。

    递上个军官证。

    嘶……周永年翻了翻军官证,倒吸口冷气。

    是他们,是那支从战争年代就久经血与火考验的特战部队,鼎鼎大名的赤龙!

    他们来这是……

    下面众宾客早已被连串的变化搞得晕头转向,不知哪跟哪。

    “谁是赵君宇,给老子站出来!”萧南天声暴喝。

    顿时,众人的目光纷纷朝警察包围圈,负手而立的赵君宇看去。

    萧南天顺着众人的目光,定定地朝赵君宇上下打量了几下。

    走上前去,“你就是赵君宇?你很叼啊,敢那么打老子的人,今天老子不拆了你这身骨头这事没完。”

    卧槽,这废物还惹了这帮叫赤龙部队的人?真是死几次都不够死的。

    众人倒吸口冷气。

    赵洪胜再也支持不住,两眼翻,晕了过去。

    “二叔!”赵嫣然和赵从,急忙上前查看。

    “哈哈,你这个败家子,赵家的耻辱,真是害死我们了!”

    “我以未来赵家族长的身份宣布,将赵君宇永远开除出赵家,从族谱即刻除名!”此时,旁的赵洪安大叫道。

    自己老婆被打,他倒不怎么心疼,人老珠黄的黄脸婆,老子外面小三小四不少。

    但是此刻趁势装个逼也很爽。

    赵老太爷,赵德浑身无力地下子跌坐在椅子上,好好的个十大寿寿宴,被这个不成器的孙子搅了。

    “你们带他走吧。”赵德万念俱灰老泪纵横。经此事件,赵家名誉大损,日后再无崛起可能。

    看来不得不将这个孙子从族谱里除名了。

    “不行,他是我们缉拿的要犯,你们怎么能抢人?”

    “老子管你什么要犯,先让他跟老子过几招再带走不行吗?”

    那边,萧南天和周永年已经吵了起来。

    不过,不管争吵的结果如何,赵君宇都是个死人。

    结局已经注定!

    呵呵,赵君宇微微冷笑,真元徐徐提起,对不起了,本帝要大杀四方了!

    正在此时,他感官动。

    门口不远处,辆黑色红旗缓缓停下。

    “老将军,这个叫赵君宇的小同志,是住在这里?”个沉稳儒雅的年人声音响起。

    “长,我也是第次来燕京找他,应该是住在这里。”

    “没想到我这个小友,居然还救了我几个老战友,缘分啊!”

    嗯?后面的这个苍老的声音是孙毅孙老丈的声音,他怎么来了?

    那么之前这个儒雅年人是哪位?孙毅都喊他长?

    赵君宇愣,徐徐平息真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