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赵家寿宴(二)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赵家大院里,当个大大的红色“寿”字,结合着到处悬挂的春联,窗花。? ?? ≤.≤=1≈Z≈W≠.≥

    更是大大添了喜气。

    黑压压数百宾客亲朋,已经开始入座,很多都是赵家散布在各地的宗亲,今天族长十大寿。

    特意从华夏各地,甚至国外赶来祝寿,并留在燕京过年。

    这些人之间很多都是多年不见,又是临近过年,互相交谈吹牛打屁得热火朝天,各个兴致颇高。

    方才门口的喧哗,引起了大院里众人的注意。

    回头看见是赵洪胜父子,顿时纷纷安静下来,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议论纷纷。

    少顷,只见上行人簇拥着个精神矍铄银老者走入院。

    银老者身材高大,脸色红润,看上去只有七十岁左右的样子。

    这就是今天的寿星,实际年龄旬的赵德,也是赵家的族长。

    “老族长好。”

    “赵老,您好。”

    众宾客亲朋纷纷站起,鼓起掌来。

    赵德数十年前风云变幻时,跟着个开国老长下放,再到把舵赵家,手把赵家带入燕京大家族行列,功不可没,也赢得了众人的尊敬。

    “好,好,都坐都坐。”赵德今天显然心情很好,双手按了按,示意大家坐下。

    然而等到他眼光扫到赵洪胜和赵君宇父子二人时,不禁脸色拉了下来。

    众人纷纷脸露怪异,更有不少知情人,抱着看好戏的态度,嬉笑议论。

    “爸,生日快乐。”赵洪胜面露丝尴尬,在众人的目光上前笑道。

    赵德看着脸色憔悴的二儿子,不禁心软。

    点了点头,“坐下吧。”

    “君宇,上前给爷爷问好。”

    “爷爷,祝您生日快乐,寿比南山。”赵君宇上前恭敬地施了礼。

    印象赵德对前身虽然比较严厉,不近人情,但是主要还是恨铁不成钢。

    赵德重重地哼了声,没有看赵君宇也没有答话,显然老头还在生气。

    “你来干什么?你有资格进这个门?”

    此时,个刻薄的声音响起,只见上个胖乎乎地肉鼻小眼五十岁出头的年人,正满眼不屑地看过来。

    你他么谁啊,赵君宇斜眼瞥了这条猪眼。

    有点眼熟,不会赵君宇想了起来,这是前身的二爷爷,也就是赵德弟弟的儿子,赵洪安。

    “安哥,这个君宇以前是有错……”赵洪胜眉头皱,上前要解释。

    “你别说了,洪胜,不是哥说你,你这儿子现在成这废物样子,看得恶心,都是你惯的。”

    “你再能干有什么用,身体搞废了不说,养了个这么个丢人废物,还不能人事,你这房以后就无后喽……”年人摇摇头哂笑,脸上努力想露出惋惜的神色,但却是满满的幸灾乐祸。

    此言出,众人大哗!

    虽然在场的外人,都听说过这个荒唐大少是个阳痿,但是赵家人亲口证实,还是引起骚动。

    或怜悯,或幸灾乐祸,或看好戏地纷纷望向赵君宇父子。

    赵德和赵洪胜,脸色都很不好,这是当众揭家丑,纯粹让他们这脉下不了台啊。

    “我年轻时是不如你,可那又怎么样,看看我的两个儿子,个才三十岁已经挂职邻省县级市的副市长,小儿子还没毕业就被数个国际大集团争抢,前途无量,与你这个废物儿子是天壤之别。”赵洪安的肥脑袋甩,得意洋洋。

    他身旁的个跟他差不多胖的年肥婆,打扮的花里胡哨,高高在上地看着赵君宇父子,嘴里不断出嗤笑。

    身边两个年轻人,也是脸倨傲,纷纷昂着头,看着赵君宇的眼神充满嘲讽。

    “好了!洪安!这是你大伯的大寿,说点高兴的事!”此时,赵德身边的另个老者,呵斥道。

    虽然是呵斥,但是语气并没有责怪,反而有丝得意。

    这老者就是赵德的弟弟,赵德清。

    “我不就在说高兴的事嘛。”赵洪安嘀咕着,大马金刀地坐下,脸趾高气扬。

    “好了!大家都坐下吧。”此时赵德的大儿子也就是,赵君宇的亲大伯,赵洪林哼了声。

    赵洪林五十多岁,生无心从政从商,而是醉心学术,现在也是小有名气的科学院院士了。

    看着赵君宇脸无所谓的模样,不禁失望地摇了摇头。

    “都是你,你回来干什么?惹得爷爷连大寿都过不好。”赵洪林身边,个有些英气的剑眉女子,脸厌恶加失望的看着赵君宇。

    这是赵洪林的女儿,也就是赵君宇的堂姐,赵嫣然。

    从小对赵君宇还是疼爱的,只不过之后随着前身越来越混蛋,对他也越来越失望,展到现在是厌恶无比。

    “小,你可不能学他,给家人丢人。”赵嫣然对身旁个高生模样的少年说道。

    少年边答应着,边偷瞄赵君宇,眼露出同情之色。

    时间,赵君宇成了众矢之的。

    赵洪胜的脸色渐渐白,环顾四周,这里不少亲戚之前都受过他的帮助,此时竟然没有人上来帮他说话。

    而赵君宇斜瞥了面前的各色人等,微微冷笑。

    再哔哔,老子就不伺候了直接走人。

    “洪胜,你们去那边坐着吧。”赵德脸色很不好看,随意地指了指下靠边的桌。

    父亲……赵洪胜身子微微颤抖,自己父子俩作为寿星也是族长的亲生儿子和孙子,尤其自己为赵家打了大半天下,居然没资格坐主桌。

    而是被安排到下面靠边,和关系较远的些亲戚朋友坐起。

    这说明,在老爷子心,已经打算把他们父子放弃了。

    没事的,赵君宇安慰地捏了捏父亲的手,两人走到下面入席。

    同桌的人纷纷挪了挪椅子,仿佛他俩瘟神样。

    还不时交头接耳,出阵阵窃笑。

    赵洪胜年轻时,惊才绝艳,是赵家经商,管理方面的天才。

    也是很多人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现在他落魄了,儿子也不争气,些人似乎从他身上又找回了优越感。

    没人搭理他们父子俩。

    赵君宇安然处之,淡定地吃着菜。

    “还有心情吃饭。”不远处主桌,赵洪安夫妇瞟了眼这边,嗤笑不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