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赵家寿宴(一)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宇哥,明天就要过年了……”五女可怜巴巴地望着赵君宇,欲言又止。??  ?.㈧?1㈠Z?W㈧.

    哎……赵君宇明白她们所想。

    华夏这里,春节是年最重要的节日。

    也是新媳妇上婆家拜年,见公婆的必要时刻。

    众女都已经算是修士,虽然并不很在乎俗世的张结婚证,但是如果能得到婆家的认可,才能算是心安。

    老子现在还是被赶出家门的人呢!赵君宇有些无奈。

    “老婆们放心,这个春节期间,定领你们进赵家门,如果不成,老子也不在赵家呆了。”赵君宇负手而立。

    他是根本不想回赵家,有没有这个家无所谓。

    但是潜意识里,有个强烈的情绪,那是对家温暖的回忆,对父亲,母亲的不舍和怀念。

    赵君宇知道,那是前身留下的丝执念,如果这都不满足,对前身也太残忍了些,毕竟已经占了人家的肉身。

    再说本身他现在,早已不是那个高高在上,俯视芸芸众生的仙帝了。

    道心已入凡,赵君宇暗叹口气。

    回头看见小侍女,千代美子,脸露黯然。

    个异国美女,孤身在海外,在这新春佳节,会倍加思念自己的家人。

    赵君宇心生怜惜,走上前将千代美子揽入怀。

    “美子,你如果想家人,就先回东瀛,过段时间我去接你。”

    “不要,主人,美子要跟你在起,不想回家族,那个家族冷冰冰的,美子只是想念母亲。”千代美子低下头依偎着赵君宇结实的胸膛,两眼微红。

    “主人,我想告诉你个事情,其实我是……。”

    “美子,你不用说,本座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只知道你是老子的女人,两情相悦。”

    “谁阻止都没鸟用,哪怕你们那天皇都不行!”

    可是……如果是比天皇陛下更恐怖的存在呢?千代美子抬起头。

    但是看见主人,英俊坚毅的脸庞,呼吸着自己最爱的他所特有的男子气息,千代美子心泛起迷醉,不管了,有生之年尽管去爱吧!

    “美子,年夜饭你和我们起吃。”安若兰在旁怜惜地说道。

    她已经将安沧海和罗姨接到燕京,起过年。

    ……

    今天是年三十,是地球上华夏国人,还有海外华裔年最重要的节日。

    今日燕京,阳光明媚,蓝天白云出奇地没有雾霾。

    清新的空气也给这个普天同庆的新春佳节,更增加了几分喜气洋洋的感觉。

    连带着路上匆匆赶路的路人,脸上都更多了几分喜意。

    位于燕京东五环的赵家大院,近几年来第次这么热闹。

    造型古朴,充满历史厚重感的红漆大门,此刻完全大开。

    来来往往的宾客,穿梭不绝。

    明日是赵家当代族长,赵老太爷赵德的十大寿。

    正赶上正月初,所以提前到年三十的正午,席开十桌,宴请四方亲朋好友。

    由于晚上年夜饭宾客们也要回家团聚,所以正午的寿宴是最隆重的。

    远远地,赵洪胜望着自家热闹十足的大院,突然有种局外人的感觉。

    明明才四十**岁,赵洪胜的身形已经微微佝偻。

    身后的赵君宇,注视着自己的父亲,神识凝线如丝,探查了下他身体内部情况,皱了皱眉。

    今天早上,父亲约他见了面。

    毕竟身体上是血浓于水,在赵洪胜关心地嘘寒问暖下,赵君宇心的疏离隔阂在慢慢消融。

    咳咳,赵洪胜手抚胸口,重重的咳嗽了几下。

    “爸,这里风大,我们进去吧。”赵君宇怕了拍赵洪胜的后心,淡淡地说道。

    出奇的,这声爸叫的没有任何心理不适感。

    赵洪胜突然感觉到,种温热地暖流,从后心处向全身散,整个身子暖洋洋的,脏腑里的寒气痛楚好像下子减轻了不少。

    这是错觉吧,赵洪自嘲地笑。

    回头看了看赵君宇。

    早上短短个小时的见面,他已经完全看不透才几个月不见的儿子了。

    以前的赵君宇,腰杆没有这么直,总是驼着个背,目光游移不定,唯唯诺诺,没有自己的主意。

    现在么,完全看不透,只看得出变高了,变帅了。

    “儿子,我们走。”赵洪胜挺直腰杆,领着赵君宇朝着赵家大院走去。

    远远地,不少宾客,亲朋开始认出这两个人影。

    “这不是赵老太爷的二儿子,赵洪胜吗?怎么老成这个样子,不是还不到五十吗?”

    “燕京赵家近几年,都是他在打天下,可以说这大半产业都是他打下来的,能不老吗?”

    “但是我听说,赵家正在逐步接手他打下的产业,好像快被架空了。”

    “嘘,他身体不好估计没几年活头了。”

    “他不是还有个儿子,产业传给儿子啊。”

    “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哎,等于没有。臭名卓著,别人口的笑柄。”

    “生了这么个废物,惹下不少祸,赵洪胜也是够惨的,等于是无后啊。”

    ……

    感官,远处众人的窃窃私语,字不漏地传入赵君宇的耳朵。

    赵君宇的目光渐渐冰冷下来。

    赵洪停下脚步,虽然他听不到众人说什么,但是看着远方众人的表情,指指点点,用脚趾头也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回头看到赵君宇冷肃的表情,拍了拍赵君宇的肩膀,“儿子,如果他们说什么别往心里去,咱们爷俩不久以后搬出燕京,眼不见心不烦。”赵洪勉强笑道。

    呵呵,赵君宇轻轻摇了摇头。

    “进去吧。”

    “洪胜,好多年没看到你了。”临近大门,众宾客亲朋,大部分默契地选择无视赵洪父子,或者装没看见,最多只是点点头。

    只有个宏亮的妇女声音响起,个身板高大的五十多岁的妇女热情的迎了上来。

    哦?这次寿宴,很多赵家的宗亲也来了,这个妇女就是老家的亲戚,对赵洪胜从小就很好。

    “嫂子?你也来了。”赵洪胜愣,很是高兴。

    “君宇,叫婶子。”

    赵君宇也只好恭敬地喊了声婶子。

    “这孩子,看得还不错啊,挺好的啊。”

    “根本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差劲哦。”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妇女心直口快,上来拉住赵君宇的手,上下打量。

    “挺好的伢儿。”

    “不过,洪胜我和你说,君宇这个名字不太好,有点犯冲。”

    “起名字不能太冲,太压人对自身的命不好,君宇-宇宙的君王,得多高出身的孩子才能压得住这个名字啊。”

    “年后改个名字,转转运。”妇女大嗓门说道。

    旁边的众人闻言也开始低声议论。

    “是啊,他以为他是谁,当初起这么叼的名字,笑死人。”

    “君临宇内吗?笑尿。”

    “谁能撑得住这样的名字?估计他儿子就是被这名字压的,连带着他也受累。”

    赵洪胜不禁也有些意动,曾经不少人跟他说过这个问题,但他都拒绝了,因为这是妻子婉云给儿子起的,他不愿意改。

    现在随着儿子越来越废,自己身体也开始变差,他也逐渐有点相信这个东西。

    赵洪胜询问似地看向儿子。

    赵君宇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君临宇内吗?

    本帝确实是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