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人贩子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由于离得已经很远,

    邮轮上的人只见到直升机坠落,但已经看不清海面上具体生了什么。? ? ≤.=1ZW.

    机舱里电线火花四溅,已经起火,里面不断的出惨叫声。

    赵君宇降落海面,将已经半死不活的丹尼尔提溜出来。

    “你,你这个华夏猴子……。”丹尼尔自知绝无幸免,惨笑道。

    “神罚家族后裔,不会饶了你。”丹尼尔吐出口鲜血。

    赵君宇皱了皱眉,这种黄皮白心的杂毛居然称自己母国人为猴子,呵呵。

    神罚家族又是什么鬼?

    懒得听他叽歪,赵君宇先扇了这龟孙巴掌。

    然后开始搜魂。

    丹尼尔身形如筛糖般颤抖,两眼泛白,阵阵信息片段传入赵君宇的感官。

    嗯,果然如此,伊诺克集团数年内全球崛起,背后果然有神秘势力支持。

    这次将东亚东南亚几个国家的,有相当影响力的富豪集起来,不是要谋夺他们的财富,而是要控制他们的思想。

    以达到逐渐掌控这几个国家的经济命脉甚至操控政坛?呵呵,这玩的有点大啊。

    别的国家或许有可能,但是赵君宇知道,想控制华夏国根本不可能。

    王现霖父子等等,只是明面上的富豪而已,控制着国内市场经济的部分。

    但是华夏国与别国不同,经济命脉是国有经济,主动脉是央直属企业。

    背后基本是些低调的红色家族在掌控。

    与他们相比,王现霖父子其实算不上什么。

    所以,伊诺克集团的背后人物,是太相信资本的力量了。

    教廷,圣徒,神罚?这又是什么意思?赵君宇有点懵。

    嗯?下面的记忆居然被下了禁制?股无形的力量,就像道鸿沟,阻止了赵君宇继续抽取记忆的努力。

    赵君宇惊,正要强力破除禁制。

    蓬地声,丹尼尔的脑袋就像西瓜样,爆裂开来。

    鲜血脑浆几乎溅了赵君宇身。

    哼,赵君宇面色凛然,管你什么教廷,圣什么的,只要敢惹到本帝,就杀你个满门飘红!

    数千公里之外,意大利某处,个世纪的古老殿堂地下。

    灯火幽暗,群全身罩在黑袍里的神秘人正在开会。

    突然,当前的个身形瘦削的黑袍人,枯瘦的手抖,霍然站起转身,盯着东方。

    “去查查丹尼尔出了什么事?”黑袍人嘶哑着声音,向手下人吩咐道。

    ……

    邮轮停靠天海港口,在公海上时,赵君宇犹如天神般的表现,深深震撼了众亚洲富豪的心。

    赵君宇路上不知道听了多少恭维,被塞了多少名片,送了多少贵重礼物。

    见他不收,众富豪转而又去纠缠孙嘉良,弄得两人不胜其烦。

    王现霖父子现在对赵君宇是百个恭敬,跟他说话是大气不敢出。

    “如果赵大师去燕京,定请告知王某,王某父子为赵大师接风洗尘。”

    看到王思重就像个小女生样,脸花痴星星眼地望着自己。

    赵君宇不仅阵恶寒。

    回到天海没几天,伊诺克集团在公海上,意图劫持东亚东南亚富豪的罪行被披露。

    虽然集团高层将这推给丹尼尔的个人行为,但是然并卵。

    不久以后,他在亚洲各地的些非法经营的细节也逐渐浮出水面。

    当时邮轮上都是些东亚东南亚些颇有实力的富豪,很多人背后还有盘根错节的家族实力,自然不会这么算了。

    所以伊诺克集团在亚洲的势力几乎被连根拔起,分公司的高层,都被各国以各种名义逮捕或者驱逐出境。

    不过这切都跟赵君宇无关了。

    “公海上那件事,是你做的?”咖啡馆内,方雨琴拿着张直升机海面上起火的卫星照片,对着赵君宇问道。

    靠,这警花把本帝约出来,就是问这事?老子还以为会生些故事。

    赵君宇有些兴味索然,翻了翻白眼,“是又怎样,招惹老子,不全杀了留着过年啊?”

    “你知不知道,这伊诺克集团背后的恐怖力量,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还嫌麻烦不够多的?”

    “另外你居然还收了个RB女异能者做侍女。”方雨琴似乎提起这事就有点不淡定。

    “你的私生活我无权过问,你知不知道她的身份可是……。”

    “行了行了,你今天如果把老子约出来,就是啰里啰嗦个没完,老子可不伺候。”

    “管她是什么身份,我只知道她现在是老子的女人,谁都别想动,别的爱咋咋地。”赵君宇双手抱胸,不耐烦地说道。

    你……方雨琴气急之下,心里也有种别样的情愫升起。

    这个臭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还挺霸气的。

    看着赵君宇刀削般英俊的侧脸,剑眉星目,脸上带着丝满不在乎的神情。

    方雨琴双颊泛起丝微红,头微微低下撇到边。

    嗯?对本帝有意思?赵君宇微有所感,似笑非笑地朝她看来。

    方雨琴脸色更红,头扭到边,看着窗外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

    突然,街边商场门口,阵嘈杂。

    名年青妇女,哭叫着从门口跑出来。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见了!”年青女子瘫在地上,放声大哭,声声泣血。

    顿时,她的周围围上了大群人。

    “怎么回事,孩子不见了?”

    “她刚刚在逛商场,只是转头挑衣服的工夫,孩子就不见了。”

    “她已经在商场找了好会,保安也帮她找,都没用。”

    “估计是被人贩子抱走了,赶紧报警啊!”

    方雨琴立刻站了起来,冲出咖啡厅。

    “我就是警察,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方雨琴边听着年青女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哭诉,边问着其他在场群众情况。

    “先去查看商场监控!”方雨琴当即立断,并且呼叫总部支援。

    回头看见赵君宇还悠然自得地坐在咖啡馆里,不禁心很是失望。

    这个人长得帅,本事大有什么用,点同情心都没有。

    咖啡馆内,赵君宇的神识如潮水般四面方的延伸开去。

    据此地三四里之外的条偏僻街道上,对年男女正抱着个两岁左右的男孩,慌张地步履匆忙地赶路。

    年女人边抱着男孩,边用糖果逗弄着他。

    前面就是长途汽车站。

    赵君宇冷哼声,身影闪而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