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赌石大会(三)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在场国内外,东亚,东南亚的富豪,派出来的师傅约有1o多人。? ??? ?.㈧?1?ZW.

    四十分钟,每人挑块原石。

    对于这些高手来说,基本上见绿不难,但是里面料的大小,成色,品质才是关键。

    赵君宇的神识如潮水般全面散开,顿时将全场覆盖。

    所有原石白棉表皮里的核心情况,览无余。

    嗯?哈哈。

    果然有好东西,赵君宇挑了大块原石,个头在所有原石是最大的那几个之。

    “我就要这块了。”赵君宇做上标记,朗声向公证员说道。

    此言出,全场哗然。

    两分钟,才两分钟就挑完了?近二百块原石啊。

    虽然只给了四十分钟,除了比拼眼力,经验,专业知识也有比拼度的因素。

    但是两分钟,实在是儿戏。

    这年轻人,纯粹是在瞎胡闹。

    不会是看哪个个大就挑哪个吧。

    众人看见赵君宇挑的那大块灰黑色原石,造型怪异,表面斑纹脉络几乎没有,很是普通不起眼的块石头。

    众富豪纷纷摇头,王现霖觉得有点丢人,毕竟这是自己这方的孙嘉良请来的。

    “哼。”他冷哼声,对孙嘉良请来这个毛头小子瞎胡闹大为不满。

    回头看到孙嘉良还脸无所谓,甚至早知如此的表情。

    心更是气愤,暗暗下决心回去取消和嘉胜国际的些合作。

    “我就知道这小子是个骗子。”他儿子王思重副未卜先知的样子,嗤笑道。

    众富豪现在都认定,赵君宇是个笑话,议论了番就不再理会,而是将注意力转向其他高手。

    在场所有师傅最引入瞩目的当然就是吴老和谢老,两位大师摩挲着块又块的原石,左看看右看看,时不时闭目沉吟,莫测高深。

    他俩的每个动向,都引得众富豪时不时屏住呼吸。

    除了他俩,还有的就是些也是比较出名的东南亚赌石高手,他们的动向也很是引人注意。

    而剩下的三四个人就不怎么受人注意了,他们挑什么除了雇主,没人在意。

    这里面有个身着黑衣的西方年人,也是基本不引人注意。

    高耸的颧骨,鹰钩鼻,金黄色的眉毛,棕色的头。

    有着双深陷的眼睛,眼瞳是墨绿色。

    “妈的,这老外的眼睛好奇怪,老子刚才只是无意和他对视了眼,就觉得头直晕乎乎的。”远处,王思重拼命摇了摇头,嘟囔了句,落在赵君宇的感官。

    赵君宇转头看向老外,这个人和其他人不样,他是下子走到小堆三四块原石前面,这摸摸那摩挲,似乎很是专业。

    赵君宇皱了皱眉,这老外其实手上的动作都是有意识地在做掩饰,同时他的双眸圆睁正凝神扫视着面前几块原石。

    有意思……

    赵君宇两分钟挑好原石,在大多数人眼就是个闹剧,除了两个人。

    人是孙嘉良,还有人就是主席台上伊诺克集团的执行董事丹尼尔。

    他皱了皱眉头,暗暗给下面那个西方年人使了个眼色。

    西方年人会意,向赵君宇的原石凝神注视过来。

    想看老子的石头,呵呵,赵君宇不动神色,暗暗捏了个法诀。

    老外年人,深邃的眼神盯着赵君宇的石头许久,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回头朝丹尼尔摇了摇头。

    丹尼尔这才放下心来,不再注意赵君宇。

    而西方年人又抬眼看向赵君宇本人,微微笑。

    墨绿色的双眸,如梦似幻,与其对视,似乎像投进湖水掀起道道波纹,让人深陷其。

    看到对面这个华夏年轻人眼睛出现迷茫神情,西方人这才收回目光转过头去。

    叼毛跟老子玩,呵呵,赵君宇低下头,眼睛瞬间清澈无比。

    四十分钟,眨眼的工夫就过去了。

    “时间到!”公证员摇了摇铃。

    众赌石高手,纷纷将自己挑的石头做上标记,等待解石。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众高手,有的面露欣喜,有的面露迟疑,有的则是面带晦气。

    连带着他们后面的雇主,也是各个表情各异。

    只有吴老和谢老,还是脸色如常,微闭双眼副莫测高深的样子。

    西方年人,朝丹尼尔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丹尼尔顿时面露喜色。

    “开始解石!”

    “诸位可以押注了!”

    “百万美金,押于师傅开出料的等级最高!”

    “百五十万美金,押缅甸索吞师傅,开出的料等级最高。”

    “我押五百万美金,押谢老!”

    “我押七百万美金,押吴老!”

    在场众富豪,此时纷纷叫嚷起来。

    我说呢!这下,赵君宇终于明白了,在场百多位各国富豪,只有十多位雇了赌石师傅,其他人就是特意跑来看热闹?原来好戏在后面的押注啊。

    这帮子土豪,钱多闲的!

    主办方也赚得主要是这里面的抽水。

    不会,众人纷纷下完注了。

    十多位师傅,吴老和谢老,押注人最高,全场几乎有半多都是押他们两人。

    他们俩的赔率也最低。

    其余的师傅也是或多或少,有那么几个押注。

    而赵君宇除了孙嘉良押了三百万美金之外,再无人押注,他的赔率全场最高。

    众人像看sB样,看了看孙嘉良,纷纷摇头。

    嗯?伊诺克集团的丹尼尔居然没有押谢老,而是押了那个西方年人?众人纷纷面露疑惑。

    押这个西方人的人只有两人,赔率全场倒数第二高,仅次于赵君宇。

    这就是有钱任性?

    王现霖觉察到哪里不对,皱起眉头。

    “开,开!”第位师傅的石头,在切石机的切割下,外皮白棉飞起,就像棉絮样纷纷落下,渐渐露出本质。

    “见绿了,见绿了!”雇主惊喜地叫道。

    块青翠绿意盎然的翡翠,渐渐浮现出来,水头也很是不错。

    已经勉强达到冰种程度,很不错!

    这大块差不多价值两百万美金,不过这人的投注也是两百万美金,这帮土豪都不差钱,图的是赌的那份快感。

    第二个第三个,时间在流逝。

    赌石的高手很多同时也是解石高手,他们当不少人不放心主办方的解石师傅,而选择自己上阵解石。

    随着石屑,表皮白棉的不断落下,个个原石的内料也纷纷暴露出来。

    全场不时出阵阵欢呼,或者遗憾的感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