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赌石大会(二)

作品:《都市极品仙帝

    原来如此,赵君宇面带赞许点了点头。  .

    他这具身体是华夏人,为华夏做点事也是应该。

    “这次赌石,跟我起的其他华夏老板还请了别的玉石专家,赵大师最后用不着出手也说不定。”孙嘉良说道。

    公海上,豪华游艇里灯火辉煌,衣饰华贵的客人三三两两聚在起谈笑。

    侍者手捧装满美酒,美食的托盘,来往穿梭不绝。

    赵君宇来到这样的场合,当然是当仁不让,亮出标志性动作。

    各种自助珍馐美食,胡吃海塞,截住侍者不停地夺过酒杯,喝红酒如喝水。

    “孙老板,这就是你请的专家?”华夏有名的富豪,王现霖望着赵君宇的背影,皱着眉头对孙嘉良说道。

    “哈哈,孙老板你不会请了个混吃混喝的骗子来吧。”王现霖的儿子王思重,向是个纨绔大少,跟着父亲出来见世面,见到赵君宇的做派,不由出声嘲笑。

    而他们父子两请来的专家,正是华夏赫赫有名的鉴玉大师,吴老。

    鉴定玉器,翡翠,包括解石,在行业内是等的专家。

    吴老正闭目养神,似乎懒得看赵君宇眼,只是嘴角露出丝不屑。

    此时其他几位华夏富豪纷纷围拢过来。

    “孙老板,不是我怀疑你,所有大师都到场了,他们都是世界赌石界的泰斗级人物,你请的这个人,貌似不太靠谱。”王现霖皱着眉头。

    心暗自有些不爽,孙嘉良的资本跟他比不算雄厚,只是在收集古董玉器颇有建树,才把他起叫来,也不知是对是错。

    这赌石大会是他的公司和国际上重磅跨国集团,伊诺克集团共同举办。

    挑出来的原石如果解出玉料就属于个人,他们只收取解石费。

    但同时也是有相互对赌的意思,看哪方的人挑的料更好,王现霖在众富豪直至在华夏全国,都很有威信,不能在这上面损了面子,其实在他心相对来说,他的面子比那几件国宝反而重要多了。

    至于其他富豪,其实大多是抱着玩玩的态度来的。

    众人听了王现霖的话,再看看赵君宇的做派,不由纷纷点头。

    “王总,各位老板,赵大师绝对有神奇的地方,诸位放心好了。”孙嘉良对赵君宇自是很有信心。

    “好吧,既然孙老板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

    众富商也是面露不信,不过他们这边自有专家,多个滥竽充数的也无所谓。

    “吧啦个鸡毛,打扰到老子吃东西,个个排队扇耳光。”这边的切都落入赵君宇的感官,很是不耐烦。

    到了晚上点,用餐完毕,众人被请到底层大厅。

    伊诺克集团的执行董事,米籍华人丹尼尔和王见霖起上去分别致辞。

    宣布赌石大会开始。

    国际公证心官员,作为这次赌石大会的公证员。

    “伊诺克集团,……那个什么史密斯不就是伊诺克的副总裁?”赵君宇皱了皱眉。

    往台上看了过去,那个丹尼尔这时正往这边看来,碰到赵君宇的目光又不着痕迹的迅移开。

    哼……,赵君宇微微冷笑。

    “等会赌石开始,各位老板请来的专家有4o分钟时间挑原石,然后我们现场解石。”丹尼尔用流利清晰的华夏语说道。

    这里出席的人很多是华人华侨,东南亚人,欧美的经常赌石的也懂点华夏语,再说还有翻译,倒是可以通用华夏语。

    此时大厅地面的大布掀开,露出大堆原石,足有二百多块,保证是从缅甸以及东南亚几个国家各大矿坑里运过来的。

    众人纷纷坐在个巨大的圆桌旁。

    王现霖和吴老落座,顿时不少目光投送了过来。

    众人议论纷纷。

    “这位不是华夏著名鉴玉专家,吴非吴老爷子吗?”

    “听说已经隐退多年了。”

    “王总能把他请来,不容易啊。”

    “哇,今天来了不少大师啊。”

    “就连在海外华人,鼎鼎大名的谢贤谢老也来了,他当年可是和吴老爷子齐名啊。”

    众人眼看见,坐在另侧坐在丹尼尔身边的名闭目养神的黑衣老者,议论声更大。

    此时吴老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而谢老此时也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空气似乎都擦出火花。

    “谢老是被伊诺克集团请来的。”

    “吴非和谢贤两位老爷子可是明争暗斗了数十年,有好戏看了。”

    “没想到对方把国外隐居多年的谢贤也请来了,这下胜负未定喽。”

    “这里怎么还有个毛头小子?”有人现坐在孙嘉良身旁的赵君宇,纷纷疑惑道。

    “是孙老板请来的,无语,赌石这玩意儿靠的是眼力阅历和知识底蕴,请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用。”

    “今天都是没开窗的闷头货,比拼的就是眼力和阅历知识底蕴,年轻人不行的。”

    赌石行当里把产翡翠的矿洞称之为坑,开采出来的石头称之为料或者货,要知道现在世界上还没有种技术,在不损害原石的前提下透视到石料内部。

    因此块从矿坑开采出来的料子,没有人能断定里面是否含有翡翠,至于品级更是难以确定。

    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赌石的行当存在,其但凡且过刀的统称开窗,这种毛料解起来相对风险较小,有经验的人凭着窗口的表现就能看出里面是否有料。

    而今天这些原石都完全见不到半点开窗的痕迹,被称为闷头货。

    凭借的就是眼力,专业知识和阅历经验了。

    四面方的议论未平,国际公证心的代表宣布,开始挑选原石。

    理论上,再珍贵的翡翠都能解出来。

    大厅里横七竖都是原石,各个老板富豪请来的赌石高手,大师们也纷纷上阵。

    吴老和谢老,则是胸有成竹慢腾腾地走了上去。

    “赵大师,你也上前看看吧。”孙嘉良低声向赵君宇说道。

    赵君宇点点头,其实原石刚抬上来,他就已经用神识扫了遍,现这里面确实有不少好东西。

    不少石头内部,只是粗略扫,已经现了璀璨的绿色。

    (本章完)